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6:寻找门面
    ,!

    第二日把单彻送走之后,我就开始谋划自己的花店,首先最重要的当然是选址,我匆匆地收拾了一下,就立刻出门,想要物色一间合适的门面。

    走了半日,看了很多家空着的店面,有的在市中心,虽然人流量大一下,但却更嘈杂一些,想了半天,还是打算在一处稍微僻静的地方找一间门面。

    兜兜转转,询问了不少家,都有这样那样的不合适,不是距离家远了一点,就是太过于偏僻了一些。

    终于,我在一所学校附近的路上看到了一家装修古色古香的门面。

    门口虽然没有张贴租赁转让的字样,但是看着门口进进出出正在往外搬东西的工人,我就知道这家店应该是即将空了出来。

    这是一间两层的小茶楼,原本的装修就已经很精致了,如果接下这家店,还能省下不少装修的费用。

    我心中暗喜,刚才查看位置也觉得不错,旁边距离学校和医院都很近,来来往往的人虽然比不上市中心,但也不少,而且距离家也不远,来回都方便,一切都很合适,我又有什么理由不选择它呢?

    我看着工人将一个老式桌子搬出来,然后朝里面看了看,有一个中年男子正在指挥着工人搬东西。

    看样子,他就是这个店的主人了,我慢慢走进屋子,看到他便扬起一个大大的微笑,礼貌地同他问好。

    “您好,请问您是这家店的主人吗?”

    那个中年男人看了看我,停顿了一下,然后开口。

    “算是吧,有什么事情?”

    他一脸严肃,看上去并不是好说话的样子,我暗暗为自己打气。

    “是这样的,我想询问一下这家门面你们有意向租赁吗?我看你们搬东西……”

    “不好意思,暂时没有意向租赁出去。”

    还不等我说完,他就已经打断了我的话,大手一挥,拒绝的意味很明显了。

    “我看您不是要把东西搬走吗,既然没有人用为何不把房子租出去呢?”

    那个人看了我一眼,似乎有些无奈。

    “姑娘,我和你说句实话,这家茶楼原本是我父亲经营的,开了十几年了,如今他突然走了,我睹物思人,而且我的家不在南城,想着过来把东西处理了之后,房子就闲置一段时间再说。”

    原来是这样,可是这家门面这么好,闲置完全就是一种浪费啊。

    “真不好意思,可是我觉得您应该把房子租出去,如果您父亲还在世的话,肯定也不想看着房子一直闲在这里,存在的价值就是发挥作用,您父亲生前也一定很受人敬重,他也是在发挥自己的作用,如今他走了,房子闲下来了,也应该发挥自己的作用不是吗?”

    我深吸了一口气,希望能够打动他,这间房子对我来说,就是花店的基础,我又怎么可能让自己错失这样的一个机会。

    中年男人听了我的话之后,停顿了半天,都没有说一句话,终于,他转头,认真的盯着我看了几眼。

    “你说的,似乎挺有道理的。”

    他看了看我,然后接着侧头思考,我知道,他应该是动摇了。

    “您放心,我是打算开一间花店,如果您愿意将房子租赁给我,我一定会好好珍惜,不会把房子弄得面目全非的,而且价格您来出。”

    他想了想,然后转头看着我,有些惊异。

    “自从父亲离开,就有不少人想来租房子,不过这么有礼貌,懂道理的,你还是第一个。”

    “那么您这是,愿意把房子租给我了?”

    我笑着看着他,心中暗喜。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道理又讲的那么通透,我还有什么理由拒绝呢?算了算了,你说的都在理,我仔细想想,与其让房子闲着,倒不如租给你用。”

    中年男人又摆了摆手,俨然是答应下来了。

    我心中大喜,接着就和他谈了价格,还有期限,然后又留下了联系方式,定下了时间改天再仔细商讨,一切都做好之后,我才离开。

    回去的路上,我不由得感叹自己的机智,如今把房子搞定了,花店的基础算是定下来了,我似乎能够想象得到那家店里面装修好之后,充满了鲜花的样子。

    在外面忙碌奔波的时候过得总是最快的,不知不觉已经到了该吃晚饭的时间,我随便吃了点东西,然后准备回家,这个时候,单彻应该还没有回来吧?也不知道公司的事情他处理的怎么样了?

    回到家里的时候,刚推开门,就看到了亮着的灯光。

    难道是我今天走的时候忘记关灯了,我换了鞋,这才发现原来单彻已经回来了。

    我匆匆忙忙地转了一圈,都没找到他的身影。

    我今天很开心,巴不得快点找到他告诉他房子的事情。

    终于,我看到书房的门半掩着,他应该是在书房。

    我推门进去,果然看到他坐在桌子前,正在看面前的笔记本电脑。

    “回来了?”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把电脑合上,站了起来。

    “嗯。”

    我过去,正好看到他冲着我张开双臂,我就顺势张开手抱住了他。

    “给我说说,今天都去哪了,做了什么。”

    他低下头,眼睛里带着宠溺。

    我看着他,笑了笑,然后就滔滔不绝地开始给他讲述今天的经历,我看到他认真听着我讲,跟着我笑,似乎心情很好。

    “别累到自己了,有什么事情自己搞不定,告诉我,我帮你搞定。”

    “那多没意思!”

    我自然清楚以他的权势,在南城几乎没有什么他做不了的事情,但是我还是觉得这些事要一点一点来,自己真正做好才最有成就感。

    听到我这样说,单彻伸出手,捏了捏我的小鼻子,开心笑着。

    “后天有一个酒会,你要不要陪我一起去?”

    “酒会啊,可能我要忙着花店的事情…”

    我犹豫了一下,心中并不是特别想去。

    “你不去,我可就没有女伴了,还是你想让我找别人做女伴?”

    单彻偏了偏头,用调侃的语气同我说着。

    “你敢!”

    我笑着伸出手攥成拳头,不轻不重地打在他的胸口,紧接着就被他伸手给握住了手腕。

    “所以你还是不陪我去吗?”

    他接着反问,可如今我哪里还有拒绝的余地,最后只好妥协,笑着应了下来。

    “这次很多人都会参加,我带你去,正好让他们还有媒体都看一看,我身边的女人是你,不是宋悠萌。”

    他正了正脸色,我这才明白他的真正目的,他这样,无非是在对外界证明我在他身边的位置。

    我用力点了点头,答应下来。宋悠萌不断给单家抹黑,也许这个酒会,是一个给单家洗白的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