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6:偶遇樊宋
    ,!

    我低头接着翻看新闻,果然看到关于单宋两家关系的说明。

    “如今单宋两家因为婚约风波闹得很不愉快,有知情人爆料,单宋两家的生意合作也将面临危机,不少投资方已经纷纷准备撤资,为了避免因为两家的私事而影响到自身的利益,有人推论两家的友好关系将走向尽头……”

    我看着这一句句刺眼的文字,心中五味杂陈,虽说单宋两家关系走上恶化这是必然,但我确实在其中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网上的言论由最初的针对我,突然转变成了针对宋家,我自然明白,不论是之前针对我,还是如今针对宋家,舆论的背后,都是单宋两家在操纵着,如今,不管怎么样,他们两家的关系也不会和好如初,恐怕以后,单家在商业界就又多了一个对手。

    我正出神,突然听到了手机响了起来,是单彻,我没有多想,就接了电话。

    “喂?我结束了,你在家里吗,我去找你。”

    “额…我出来了,挑了挑花店的装饰品。”

    “那你结束了吗?我现在去找你,一起吃个饭,下午还约了你哥一起挑选订婚戒指。”

    经他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还有这件事,连忙报了地址,然后挑了一家餐厅等他。

    我刚点好了饭菜,单彻就已经到了,我们两个随意聊了聊,但谁都没有提起单宋两家的事情。

    吃了饭,我和单彻就赶到了和陈亦然约好的商场门口,陈亦然和白小云已经在那里等着了,我们两个匆匆走过去,打了招呼之后就一起往商场里走,这个时候单彻突然走到了陈亦然的身边。

    “大舅哥,之前的事情今天已经都澄清了。”

    “嗯我看到了。”

    我没想到单彻竟然会主动和陈亦然说这件事,但我看得出,他对陈亦然很是敬重,陈亦然虽然回答平淡,也脸上已经是满意的表情,我看着两个同我最亲近的男人如今能够那么和谐地相处,心中竟然也忍不住开心。

    我们一起往前走,可谁知道陈亦然突然转头,看到我正挽着单彻的手臂,脸色竟然沉了沉。

    “咳咳!”

    他故意咳嗽了两声,然后看着我。

    “珝珝,你过来。”

    “啊?干什么?”

    “你这还没订婚,在外面不要和他拉拉扯扯的,你过来,拉着我这个哥哥才对。”

    他微微皱了皱眉,虽然这个借口甚是蹩脚,但他那副模样,还是很可爱的。

    “看来你哥,是吃醋了。”

    单彻微微低头,脸上带着不可掩饰的笑意。

    “快过来!”

    再抬头,就看到陈亦然皱着眉,又一次要求着我,我无奈地笑了笑,和单彻对视了一眼,然后走过去,揽住了他的手臂。

    然后在商场里就出现了两个女人挽着一个男人,旁边还跟着一个孤零零的男人的怪异画面。

    我们一行人正朝珠宝店走去,可没想到迎面就走来了两个熟悉的身影,宋悠萌和樊世杰。

    前两日我同宋悠萌刚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如今我们逛逛商场,还能再次偶遇,还真是应了那句话,冤家路窄。

    他们两个显然也看到了我们,宋悠萌目光灼灼,眼神落在了我和陈亦然的身上,看到我们两个人举止亲密,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她似乎并不想过来,可是樊世杰却已经朝我们走了过来。

    “嗨,亦然c巧,你们一起…来逛商场?”

    樊世杰似乎心情不错,先开口与陈亦然打招呼,陈亦然淡淡地点了点头。

    “过来挑选一下订婚戒指,世杰你似乎心情不错,还陪着女朋友来逛街。”

    陈亦然的目光最终落在了宋悠萌的身上,而她此时此刻正一脸窘相,带着狐疑的眼神不住地打量着我和陈亦然。

    “打个招呼啊,我不是经常同你说起过,公司的合作伙伴,陈亦然。”

    樊世杰扭头看了看愣在那里的宋悠萌,语气里显然已经有些不耐烦。

    “那他……怎么和陈珝在一起?”

    这个疑问显然从一开始就是她最想知道的,终于忍不住低声问着樊世杰,声音虽然刻意压低,但我们也都听到了。

    “看来,你还不知道我和珝珝的关系。”

    开口的人不是樊世杰,而是我身旁的陈亦然,我转头看到他挑了挑眉,语气里带着些许的讽刺。

    “那天你推进泳池的那个人,就是我陈亦然的亲妹妹,怎么前两天刚欺负了她,今日见到她在我身边,就不认识了吗?”

    陈亦然开口,毫不留情,语气讽刺。

    宋悠萌的脸色在那一瞬间,立刻变了,一红一白,眼神里是满满地惊讶和难以置信。

    “她…竟然是你妹妹…?”

    “你把珝珝推进泳池的那一瞬间,也没有想到她会是我的妹妹吧?”

    陈亦然接着开口,语气嘲讽,根本就没有给宋悠萌一点面子,她皱了皱眉,诧异和惊讶褪去,脸上的神情很是不悦,她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想说些什么,可却又突然看了看一旁的樊世杰,只好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亦然,这件事确实是悠萌的不对,我在这里,替她向你还有陈珝道歉,对不起,希望你们能够消消气,事情能过去就让它过去吧。”

    这件事,就连樊世杰都比宋悠萌看得通透,他语气委婉温和,说的话让我和陈亦然都挑不出毛病。

    “陈珝,这件事,真的很对不起。”

    他冲着我微微弯了弯腰,态度很是诚恳,我立刻回复。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这件事我也不愿意再多计较了,只是以后,如果再有人动什么歪心思,我陈珝也一定不会像这次一样那么轻易地放过她的。”

    我声音不大,但却一字一句说得清晰,言语虽然委婉,但却已经带有足够的警告的意味,在场的人也都听得明白,宋悠萌的脸色也一红一白,像是强忍着自己的情绪,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樊世杰又同陈亦然说了几句,随后就与我们告别,宋悠萌一直板着一张脸,似乎情绪很差,又不得不在我们面前极力掩饰着情绪。

    我们告别之后,就同他们两个分开,朝珠宝店走去。

    与宋悠萌他们分开之后,我们四个人谁都没有在提刚才的事情,都像是没事人一样开始挑选珠宝。

    我松开陈亦然的胳膊,然后伸手拉住了单彻的手,开始挑选订婚戒指,而另一边陈亦然和白小云也都情绪高涨,不停地让店员推荐珠宝。

    “先生小姐,你们要不来看看这对戒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