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3:订婚现场
    ,!

    是白宇!这么久不见了,他的发型有些变化,难怪我没有一眼认出他。

    “好久不见,白宇。”

    我伸出手,礼貌性地同他握了握手,然后看着他笑。

    今天白小云订婚,他身为哥哥,自然应该过来参加。我看着他,又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上次同白宇见面时的场景,一切都是巧合,可似乎冥冥之中早就有着联系。

    “看来你这次是找到了一个好的归宿。”

    白宇看了看单彻,又笑着看了看我。

    我看着他,笑着点了点头,手不由自主地握紧了单彻的手。

    “听说二位也快要订婚了?”

    他接着开口问道。

    我一次点头,一边回复。

    “到时候和小云一起来参加吧,大家都是朋友,人多了也热闹。”

    他笑了笑,连忙答应下来,然后我们就又随口聊了几句,就分开了。

    单彻握着我的手,带我走到了席位,没过多久,人都来齐了,也就坐满了两三张桌子,主要是白家的人,主持人已经上台,开始宣读祝福词,陈亦然和白小云站在一旁,时不时凑在一起低语,看上去甚是甜蜜。

    “今天我们要一起见证这对新人许下爱情和未来的承诺,我相信,他们两人早就默默期盼着今天,而在座的所有人,也默默地期盼着为他们送上祝福!现在,就有请我们即将订婚的一对新人上台致词。”

    台下立刻响起了掌声,我松开单彻的手,也不由自主地鼓起掌来。

    陈亦然和白小云拉着手走到舞台正中央,相互辉映地灯光交织在一起,打在他们的身上,为他们自然地渡上了一层柔光,看上去美好而又和谐。

    两个人站在一起,冲着台下微笑,鞠躬,看上去是那么地般配。

    陈亦然拿起话筒,没有立刻开口,只是先扫视了台下的人,酝酿了一下才说话。

    “很感谢,今天来到这里的每一个人,在座的各位,都是我还有小云最亲近的人,你们见证了我们的爱情,如今也将见证我们即将走入婚姻。”

    他深吸了一口气,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

    “有人说订婚只是一个仪式,订婚之后还有万般变数,但是我想说,我陈亦然很认真,我如今能够站在这里和白小云订婚,也会在不久的将来给小云一个完美的婚礼,我希望到时候,在座的各位还能来到我和小云的结婚现场,为我们献上最终的祝福!”

    陈亦然说完,台下就立刻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我清楚他向来不太会用华丽的辞藻,但这一番话,确实说的真挚而又动人。

    我笑着看着台上的两个人,然后自然的伸出手去握身旁单彻的手。

    有些冰冷,异样的冰冷。

    我立刻转头,看到单彻正看着我,脸上带着淡淡的笑。

    “怎么了?”

    他轻声开口询问,我摇了摇头,然后握紧了他的手。

    “你很冷吗?”

    单彻的手向来很温暖,反而我,天生体寒,有时候需要他为我暖手,可今天,我却觉得他的手冰凉。

    “还好,怎么了?”

    我摇了摇头,看他并没有什么异样,便不再多想什么。

    台上的白小云说完之后,就开始进行下一个关节,两个人相视而笑,交换订婚戒指,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不敢想象,过几天我们也要像他们那样在众人的祝福下为对方戴上戒指。”

    我轻声开口,转头看着单彻,他靠近我,在我耳边轻语。

    “我会让你更幸福的。”

    我笑着,看陈亦然和白小云在众人的起哄下接吻,陈亦然的脸竟然也红了起来。

    所有的流程结束,就开始吃饭,陈亦然和白小云一桌挨着一桌敬酒,大家都很开心。

    只是单彻,似乎比平时沉默了很多,难道,是觉得面对这么多不认识的人觉得不太适应吗?

    我刚想开口询问他,陈亦然和白小云就走了过来,手里拿着酒杯,俨然是要过来敬酒。

    他们先是敬了我们这桌所有人一杯,然后就又要单独敬单彻酒。

    “单彻,今天我要敬你三杯,你不会不给面子吧?”

    陈亦然笑着说,我心中却隐隐有些担心了,转头看了看单彻,他已经站起来笑着端起了酒杯。

    “当然不会,我身为你未来的妹夫,一定会陪你喝开心才对!”

    陈亦然和单彻笑着,两个人接二连三喝了好几杯,直到我端起酒杯,要敬他和白小云,才停下来。

    眼看着酒席该结束了,我却越发觉得单彻有些不对,他总是沉默,兴致不高,就连对我的回答也是简洁的。

    “单彻,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我终于鼓起勇气,靠近他,轻声询问。

    他冲着我笑了笑。

    “可能…喝酒喝的有点多了。”

    我心中慌乱,他酒量很好,平时都没有喝醉过,今天这又是怎么了,而且手很冰冷,让我很不安。

    我深吸了一口气,看了看不远处的陈亦然和白小云,然后转头对着他说:

    “我们先走吧,你在这儿等我,我去和哥哥他们说一声。”

    他点了点头,我立刻起身,同陈亦然和白小云说明了情况,然后就回来扶着单彻离开大厅。

    外面的天已经完全黑了,晚上的风有些凉,单彻似乎清醒了一些,他轻轻地抱着我。

    “我没事…”

    “别说话了,我带你回家。”

    我和他在一起那么久了,自然能够感受得到他的反常,他虽说没事,但是我却有些慌张。

    他这个状态自然是不能开车的,而且我刚才又喝了酒,没有办法,只好叫了出租车。

    出租车司机走走停停,经过的是车最多的路,我坐在车里都觉得有些难受了,更别说喝了不少酒的单彻了,他靠在车座的靠背上,闭上眼睛,眉头微微拧在一起,似乎很难受。

    我没有办法,之后伸出手握紧了他的手,心中默念着快点回去。

    终于到了家门口,我付了钱,下车把他扶了下来,心中已经很慌了,他双手冰冷,浑身无力,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单彻。

    我费力扶着他走进卧室,刚准备朝床边走,谁知他就伸手推开我,直接进了洗手间。

    “呕——”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到了他的呕吐声,走进去,看到他正痛苦的吐着胃液,刚刚在酒席上,他没有吃什么东西,倒是喝了不少的酒,这个时候,吐出来的也就只有那些酒和胃液。

    我心疼的看着他,连忙拿了毛巾,轻轻拍着他的后背,直到他洗干净,然后才扶着他走到了床边。

    我让他躺下,轻轻地擦着他的脸,这才突然感觉到,他发烫的额头。

    我心中一慌,又立刻伸出手,放到了他的额头上,手背立刻感觉到了灼热的温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