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5:学着做饭
    ,!

    我心中有些隐隐不安,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看着她。

    “奶奶……”

    “既然决定了做我们家的媳妇,最起码要学会最基础的照顾人。”

    她的情绪变化不大,虽然脸上没有笑,但语气还算缓和。

    “这个我知道的,我一定会好好学的,奶奶您放心。”

    “明天好好照顾他,给他做一些容易消化的粥和清淡的菜,不要让他再受凉了,知道了吗?”

    看到我用力地点了点头,奶奶才朝前走了两步,边走边自顾自地开口。

    “那我就先回去了,司机还在外面等着我。”

    我忙跟上,把她送到了门口,又听她叮嘱了几句,看她上了车,我才关了门回去。

    虽然现在都要和单彻订婚了,可面对单家爷爷和奶奶,我还是有些紧张。

    尤其是每次听到奶奶提起单彻的母亲,我心中就更是难受。

    我有些失落,走到卧室门口,调整了一下心情,然后才推门进去。

    单彻靠着床头半坐在那里,状态似乎比刚才好了很多,他转头看我,脸上带着微笑。

    “要不要再喝点水?”

    我快步走去,边走边说,想拿起床头的空杯子再去为他接点热水,可是却被伸过来的一只手给按住了。

    抬起头,对上单彻的眸子,他微微眯着眼睛。

    “怎么了?”

    “奶奶的话,你别介意,她总是喜欢提一些陈年旧事。”

    我点了点头,“我知道。”

    嘴上虽是这么说,可心头却有些酸楚,一个是单彻的母亲,一个是我的母亲,面对这样的事,我又怎么能不介怀呢?

    “好啦,别多想了,过来,让我好好看看你。”

    他语气中带着笑,俨然是为了安慰我,他一边把我手中的杯子拿开,一边拉了拉我。

    我朝着床边又靠近了一步,就看到他伸开了双手,轻轻地抱住了我。

    也只有这个时候,是我觉得最安心的时候。

    单彻安慰我,我才慢慢觉得心情好了一些,可是新的问题又来了,奶奶让我学着照顾单彻,而且还交代我让我明天为他做饭,可是我之前,并不怎么下厨,这些事情,虽说简单,可对我来说却是有些难度的啊。

    想了很多,最后还是去睡觉了。

    第二天一大早,趁着单彻还没有醒来,我就悄悄地起身,溜出房间,洗漱之后,就开始准备为单彻做早餐。

    我虽然没有做过,但我看别人做过,想了半天,觉得早餐不能过于丰盛,最后还是决定要熬一个小米粥,再炒一个简单可口的小菜。

    决定了之后,我就开始忙碌,一边忙着淘洗小米,另一边又开始切土豆丝,手忙脚乱。

    我终于把小米淘洗干净,然后添了适当的水开始煮,又继续切着土豆丝,可是切出来的和想象的完全不同,粗粗的哪里是丝,分明就是条。

    终于把两三个土豆切了之后,我就架上了锅,放点油进去,等锅变热。

    停了一会儿,我看着锅面开始冒着白色的热气,心中有些慌张,这个时候应该把土豆丝放进去了吧,我把土豆丝全放进碗里,颤颤巍巍地靠近热了的油锅,想要放进去,可看着冒着的热气,又有些恐惧。

    终于鼓起勇气伸手把碗中的土豆丝放进去。

    “滋——”

    我听到一声响,紧接着就感觉到了手腕上突然的灼烫,我手条件反射地缩了回来,手中的碗差点摔掉地上。

    “好烫…”

    我放下碗,看向疼痛的手腕,果然看到了手腕处有几个红色的烫伤点,此时此刻那些地方正如同被火烤一般,又疼又烫,灼烧地痛。

    我正倒抽冷气看着手上的伤口,却突然听到了身后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就有人拉住了我的胳膊。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到单彻已经拉着我迅速走到了水池边,他立刻打开水龙头,把我的手放在水龙头下面,不停地冲,我感觉到水的冰凉,渐渐地疼痛的感觉就缓和了很多。

    “别乱动,继续冲,我去拿药。”

    我抬头,看到他轻轻拧着眉头,似乎有些焦急。

    我不敢再乱动,只好看着他转身,把还在开着的火关掉,然后就立刻出了厨房。

    我看着发红的伤口,心中有些难为情,我不仅没有为单彻做好饭菜,反而又给他添了麻烦。

    正这样想着,单彻已经走了过来,他手里拿着药膏和棉签。

    我正准备把手从水龙头下抽出来,就看到单彻立刻按住了我的手臂。

    “再等一下。”

    听他这样说,我就只好继续冲着,伤口虽然没有最开始痛得那么厉害,但还是有灼热的感觉。

    终于,他握着我的手腕,把水龙头关掉,然后就把我轻轻擦拭掉上面的水,然后就拧开药膏准备为我涂药。

    伤口离开了水,灼热感又开始变得强烈,我看着他用棉签蘸取药膏,轻轻地准备为我擦拭着伤口。

    “会有点疼,忍着点。”

    棉签落到伤口上之前,他突然抬头,一本正经地看着我,我看着他那墨色的眸子,清亮宁静,我的心也跟着慢慢平静下来。

    “好。”

    听到我肯定的答复,他的手才落了下来。

    药膏在伤口上有刺痛冰凉的感觉,我忍不住皱紧了眉头。

    终于等到单彻把伤口都涂上药膏之后,我的眉毛都已经拧在了一起。

    “忍一会儿就好了,你怎么突然想着要做饭了?”

    我低着头,皱着眉头,却突然被他伸出手抬起了下巴。

    我和他对视,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学会做饭,照顾他,这本来就是一个准未婚妻该学会做的。

    我看着他,不知道说什么,只是有些委屈和难受,心中一次又一次谴责自己。

    他似乎看出了我的所有情绪,他伸手,把我抱进怀里。

    “我懂你的意思,但是不管什么时候,有我照顾你就够了,你懂吗?”

    他的声音犹如春风,在我耳边轻轻响起,安慰着我的内心。

    “我……”

    我抬起头,看他,心中五味陈杂。

    “想学做饭,让我教你,别一个人,我会担心的。”

    他嘴角带着淡淡笑意,语气轻柔地让我无法拒绝。

    他这么温柔,也只有对我的时候才这样,我看着他,心中感动又欢喜,一边答应下来,一边抱紧了他。

    到最后,这顿早饭还是单彻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