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6:摔倒
    ,!

    单彻的感冒好了很多,这一天说好了我照顾他,可到头来,却是他照顾我。

    我们两个在家里,一起商量了花店开业,也讨论了订婚时要穿的衣服,走的流程。然后中午和晚上的时候,他又教了我做饭。很快,一天就过去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又在花店忙碌了几天,花店开业,生意出奇地好,单彻要去公司,就让单越过来帮我打理。

    虽然表面上我和单越依然保持着该有的距离,但单独面对他的时候我能感觉到他有时刻意的躲避,我理解处理感情需要时间,但还是会觉得别扭。

    下午的时候,我在花店,为那些预定花的客人装饰花束,单越过来帮我,捆绑花束的时候,他的手不经意之间碰到了我的手,那一瞬间,他突然抽回了自己的手,手中的彩色丝带在慌忙中掉到了地上,我们两个相互对视了一眼,气氛瞬间变得冰冷而又尴尬。

    “不好意思…我有点心不在焉……”

    “没关系,我自己来吧,你不如先回去休息休息?”

    单越眼睛躲闪,忙点了点头,然后就匆忙出了花店。

    看着他的背影,我轻声叹气,我还是怀念曾经的那个爱笑,阳光的单越,而如今,我们之间却变了,变得尴尬,变得刻意疏远。

    我一个人把所有的花束打包装饰好,就已经到了四点,今天说好了要回家给单彻做饭练练手,本来打算花店生意不好的话,就早早地关门回去,可没想到,临近节日,下午竟然不少人过来买花订花,我又要忙着打包,挑选,又要忙着登记,收钱,一个人实在有些忙不过来。

    转眼就到了五点多,这个时候,单彻应该快回家了吧?

    我心中有些慌乱,我不希望单彻回到家看不到我,也不希望自己答应他的却做不到。

    收拾好之后,我立刻上了二楼,换了衣服,关了灯,就准备离开,可走到门口又突然想到总电闸没有关,立刻又返回二楼,随手拉了一个小凳子,踩到上面伸手去关电闸。

    本来穿着平底鞋踩到凳子上倒是没什么,只是我已经换上了小跟鞋,我在慌忙中来不及换,就只好直接踩上去。

    因为我的身高不够,每次电闸都是单越帮忙关,我不熟悉,站在板凳上摸了半天,都没有摸到,脚下不由自主地移动着,突然感觉重心朝一边栽了过去,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到了脚踝处剧烈的疼痛,我整个人重重的摔倒了地上,膝盖,脚踝甚至整个身体都痛了起来。

    疼痛感传遍四肢百骸,我皱着眉,一时半会儿缓不过来…

    我整个身体都使不上力气,疼痛让我站不起来,似乎每呼吸一下,疼痛就会跟着强烈一分,静止着不动,疼痛倒是会缓解一些。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了手机响,可是提包在我摔倒的时候被我甩到了一边,我听到铃声是我为单彻设置的专属铃声,可如今,我伸手却碰不到包……

    我费力地伸手试着去拿包,却感觉到牵连到的是全身的痛,最后我只好放弃,听着手机铃声响起又变得无声,心里是说不出的酸楚。

    我竟然这么愚蠢,什么都做不好,离开了单彻,离开了陈亦然,当一切都需要我自己来的时候,我才发现,我的能力是多么欠缺。

    内心不停地声讨自己,停了好一会儿,才感觉身上的疼痛缓解了一些,我慢慢地想要起身,可一用力,脚踝的疼痛又加剧了。

    过了半天,终于伸手拿到了包,我拿出手机,看到上面单彻给我打过来的好几个未接来电,立刻回了过去。

    那边的人瞬间接了电话。

    “珝珝,你在哪?”

    他的语气里是难掩的紧张,那一刻,我感觉自己所有的难受都在听到他声音的那一刻爆发出来。

    我的眼泪涌了出来,嗓子口像是有什么东西堵在那里,喉咙发紧,却说不出一个字来。

    “珝珝?”

    他的声音又一次传来,我深吸了一口气,才颤抖着开口。

    “我在……”

    “你在哪里?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我在花店,不小心摔倒了…”

    我语气有些轻轻地颤抖,可还是努力装作平静。

    “你别动,等着我过去!”

    他语气紧张,又带着命令,说完话之后就立刻挂了电话。

    我放下手机,试着活动脚踝,之前崴脚崴到的就是左脚,还没有完全好,如今又崴到了,看来会更加重了。

    四肢还是痛,但都比不上脚踝处的疼痛,我试图站起来,试了半天,刚扶着旁边的东西站起身,就听到了楼下开门的声音。

    “珝珝?你在哪?”

    单彻叫着我的名字,我深吸了一口气,想要回应。

    “单彻……”

    “珝珝?”

    脚步声在楼梯口,越来越近,看到单彻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鼻头一酸,所有的酸楚都涌上心头。

    “单彻……”

    他快步上前,到了我面前,我伸出手,轻轻地抱住了他,眼泪却已经掉了下来。

    他没有说话,只是任由我这样抱着他哭,轻轻地抚着我的背。

    “好了,先让我看看你有没有伤到哪里?”

    他轻轻松开我,我看得出他眼睛里的担忧和心疼。

    他扶着我,让我轻轻地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然后开始拉着我的手,从上到下的检查。

    “是脚踝又扭到了吗?”

    他蹲下身,看着我已经肿起很高的脚踝,然后抬头问我。

    我点了点头,单彻已经站起身。

    “我先带你去医院,处理一下擦伤。”

    说着,他就已经把我抱起来,朝楼下走去,离开花店,他把我放在车上,然后带我去了最近的医院。

    到了医院,医生为我检查了全身,确定了身上只有轻微的擦伤,还有脚踝处的扭伤,然后就开始让护士为我清理伤口。

    清理伤口之前,单彻突然拉住了我的手。

    “别怕,我在外面等你。”

    我点了点头,能够看到他,心中已经足够安心了。

    护士为我查看了全身,然后把身上的伤口,膝盖手肘的擦伤都处理好,冷敷了脚踝处的伤口,上了固定式足托,一切差不多完成之后,就扶着我往外走。

    走到门口,门才刚打开一条缝,我就听到了单彻的声音。

    “我怎么交代你的?你还记得我让你在花店帮忙的目的吗?我是让你在我抽不开身的时候照顾她,保证她的安全!你呢?做到了吗?!”

    他刻意压低着声音,但我还是听得出他语气里的气愤。

    “对不起,哥…”

    是单越的声音,我站在门口,没有打开门。

    “对不起有用吗?如今她摔伤了你我能替她痛吗?这就是你喜欢一个人的态度吗?”

    “哥……你知道?”

    单越的声音突然变得惊讶和难以置信,原来他还不知道单彻知道他喜欢我。

    我深吸了一口气,身体靠在墙上,把重心放在另一只没有扭伤的脚上。

    单彻沉默了很久,才开口。

    “我让你在花店帮她,一是因为相信你,相信你能确保她的安全,二是想要让你认清自己的感情,也勇于面对得不到的情感。”

    又是良久的沉默,我手握紧,心中却是温暖的,单彻对自己在意的人,向来都是用心良苦地指引。

    “哥…对不起,是我没有理解你的意思。我这才意识到,我对她只是好感,你对她的情感才是爱,这些是我从一开始都比不上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