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0章:樊宋订婚
    ,!

    “也许我说这些你可能并不能理解,但我想说的是,很多时候我都是为了家人的期望,而且我已经尽力了,能做到这个地步,成功与否,我都已经拼尽全力了……真羡慕你,不用被什么左右,还可以去追求自己想要的。”

    我深吸了一口气,听着她继续说着这些沉重的话题,可我的心思根本不在那个上面,我现在只想找到单彻。

    “你能尽力就够了,不要太过于在意。”

    我随口回答,扫过她的脸,看到她带着苦涩和无奈的笑。

    “不好意思,我可能要去找单彻了,不能再陪你聊了。”

    我象征性地说了句客套的话,然后就准备离开。

    “好。”

    她的声音悠悠,我说不出里面夹杂的是什么情感,只知道她今日和往常实在太不一样,可我哪有心思放在她身上,看到单彻之后我就匆匆赶到他那边了。

    单彻正在同别人讲话,我走到他的身边,他自然地拉住了我的手,微微低头,在我耳边轻语。

    “你去哪里了,我刚才都没有找到你。”

    我捏了捏他的手指,想让他安心。

    “去和哥哥他们说话了。”

    听我这样回答,单彻也就没有再多问,就接着同身边的人说了几句。

    临近尾声,不少人都已经纷纷告别离开,我和单彻也跟着爷爷奶奶一起,送了几位在南城较有声望的人离开。

    可谁知,偏偏就碰到了秦韵,她今日打扮地隆重,有种喧宾夺主的感觉,似乎生怕自己在单家和媒体面前丢了身份。

    她目光冷冷,身旁并没有宋悠萌和樊世杰陪同。

    “单老爷子,可真是祝贺你了,看来你是对你这未来的孙媳妇很满意啊。”

    她语气里虽然带有嘲讽的意味,但也让人挑不出什么,爷爷看了看她,不紧不慢地说。

    “那是自然,随随便便的女人也不可能和我们单家订婚的。”

    爷爷更加高明,话中隐晦的意思不仅抬高了单家,反而贬低了宋家。

    秦韵听出爷爷话中的意思,脸色一红一白变得难看,但又不好发作,只能脸上陪着尴尬地笑。

    一旁有媒体在拍照,她自然会顾忌一些,我看了看她,心中有些不舒服,身旁的人握着我的手紧了紧,我抬头,就看到了单彻带着安慰意味的微笑着的眸子。

    我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一切都结束之后,陈亦然和白小云过来,一起同爷爷说了说话,之后奶奶因为觉得有些疲惫了,爷爷便带着她先离开了,随后陈亦然他们也离开,我和单彻一起才出了金铭。

    因为很久没有去花店的缘故,我和单彻没有回家,而是去了花店,远远地,我就看到门口一片鲜艳色彩,我一惊,有些诧异。

    “这是怎么回事?”

    我看着门口两旁摆放了两个白色的铁艺架,上面又瓶子插得不同的花,远远看过去,引人注目而又风情十足。

    这个时候单越突然从店里走了出来,身后跟了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眼睛圆溜溜的,看到我,眼神怯生生的。

    “这是她想的主意。”

    单彻一边微笑,一边扬了扬下巴,示意我看那个小女孩。

    “她是?”

    “单越有一次无意中看到她被徐混欺负,救了她之后,才发现她是个可怜的孩子,正好你这里缺帮手,我就让她过来了。”

    那女孩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我,有些胆怯但又十分好奇的样子。

    “快去跟大姐姐打个招呼。”

    单越弯了弯腰,对着那女孩说。

    那女孩朝我走过来,对着我做了几个手势,我有些疑惑,看她又做了一遍,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原来她不会说话!

    “她说你很漂亮,很喜欢你。”

    单越看着我微笑着为我解释,我弯了弯腰,看了看这个女孩,伸出手抚了抚她的头,莫名的有些心疼。

    我们几个人一起进了屋子,这才听单越说起。

    “她无依无靠,一直都是和爷爷相依为命,前段时间爷爷去世,没人照顾她,也没有收入来源,我那天看到她的时候,她正被两三个混混围着打,我赶走了混混,才知道她是个哑巴,心里觉得可怜,就把这件事告诉了哥,哥说看她机敏,倒不如让她过来帮助你照料花店,你不在的这些日子里,都是她帮着我一起打理花店的。”

    我看的出这女孩的聪慧,心中自然也是赞同。

    “她叫什么?”

    “小晴。”

    单彻在一旁开口,转头看我,语气里满是温柔。

    “小晴,很好听的名字。”

    我朝小晴看过去,然后就看到了她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她是可以听懂我说话吗?”

    我看向单越,开口询问。

    “对的,但是她想表达什么只能靠哑语手势还有写字来表示。”

    我点了点头,朝小晴看过去,心中越发喜欢。

    “小晴,以后你就跟着我一起在这里打理花店,你要好好听话哦。”

    她用力点了点头,脸上满是笑意。

    随后我们又聊了聊,之后单彻就带着我回了家。

    忙碌了一天,我早早就休息了,翌日早上醒来,我就发现身旁没有人,看来单彻已经起来了。

    我匆匆洗漱,然后下楼,看到单彻坐在沙发上,手中拿着好几份报纸,正在翻看。

    听到我下楼的声音,他抬起头,看了看我,随手把报纸放到了一旁。

    我感觉到他的表情有些异样,又看了看那几份报纸,心中有些猜疑。

    昨天我和单彻订婚,这无疑是南城最火爆的消息,如今报纸上刊登的想必也是关于我们的新闻。

    我过去,没有说话,只是伸手把那几份报纸拿到手中,一份一份翻看。

    可出乎意料的是,报纸的头条报道并不是单纯的我和单彻的订婚消息,而是和宋悠萌樊世杰有关。

    “单陈订婚现场,樊宋放言好事将近,单宋两家较量升级!”

    “明争暗斗,单宋两家纠缠不断,订婚事件再起风波!”

    各种露骨的标题和词眼落入我的眼中,我怎么都没有想到,宋悠萌和樊世杰在订婚现场说的几句话,就能够被媒体说出这么多花样来。

    我看了看单彻,放下报纸,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们沉默了几秒,终于我忍不住开口。

    “你觉得呢?这件事。”

    “什么?”

    单彻抬了抬眸子,我看不出他的情绪。

    “樊世杰和宋悠萌将要订婚的事情,你觉得他们是真是假,又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