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6:关于单越
    ,!

    单越低着头,不说话,只是沉默,可我已经感觉到了他抵制的情绪。

    “我不可能去公司的。”

    他抬起头,面色冷峻,紧抿着唇。

    “你都没有尝试过,你为什么就这么厌恶和抵制接手公司呢?所有的事情都要经历之后再去评判。”

    我心中明白这个时候我该去劝导劝导他,可是他看上去很坚决,不肯再接话。

    “你不是一直都很敬佩你哥吗?他不也是接手了公司,现在把公司打理地很好,既然你哥可以,那你也可以学着去尝试和接受啊。”

    “这不一样!”

    单越剑眉紧锁,提高了音调回答,态度坚决而又倔强。

    我看着他,知道现在就算是劝他可能也没有什么用,只好悻悻闭嘴。

    话题不愉快地终止,他可能也感觉到了尴尬,没过多久就找了个借口离开了,我看着他离开的坚决背影,忍不住轻声叹了口气。

    我本以为这事情就要结束,可没想到晚上却接到了阮青梅的电话,我本来有些诧异,不知道为什么她要给我打电话,可一想到单越,我心中也有了底。

    “喂?婶婶。”

    她是单彻的婶婶,我虽还没有过门,但如今已经订了婚,也该叫她一声婶婶。

    “陈珝啊,我想约你见面谈一谈,有些事情,要当面和你说。”

    “好,那我们什么时候见面?”

    “明天上午吧,听说你最近一直在花店忙,我就去花店找你吧。”

    “好。”

    我答应下来,然后把地址发给了她,才放下手机。

    单彻从浴室里走出来,一边擦着头发一边看着我。

    “怎么了?”

    似乎是因为我忧心忡忡的样子,他才开口问我,我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所有的事情,也都得明天见了阮青梅之后,了解了再想解决办法。

    第二天我很早就去了花店,小晴还没有起床,我把带过去的早餐放到了桌子上,然后就下了楼开始随便做点什么。

    清点了花枝,觉得又该去鲜花市场批一批花了,开张这段时间,虽然没有赔钱,但是盈利并不多,还有很多鲜花因为放的时间太久而不能再用,但是我还是把它们做成了干花。

    根据时间和需求,把准备进花的数量和种类统计好,我刚放下笔,门上挂的风铃就响了。

    我站起身,就看到了阮青梅已经走了进来。

    她先扫视了一周,有些疑神疑鬼,眉毛拧在一起。

    “单越不在吧?”

    “他还没有来。”

    听到我这样说,她才放下心来,我起身准备给她倒水,却没想到被她拉住了胳膊。

    “我就和你说几句,一会儿就走了,不用倒水了,免得单越等会过来看到我又不太好。”

    我点了点头,就让她坐下。

    一坐下,她就长叹了一口气。

    “我过来就是为了单越的事情来的,最近我和他爸准备让他去公司熟悉业务,他不听,偏要当什么钢琴老师,我们就和学校那边知会了一声,学校也很配合,开始缩减他的课程,本以为这样他就会妥协,回家和我们好好谈谈,却没想到还是不见他的踪影,后来才知道他经常过来给你的花店帮忙。”

    我听到她这样说,点了点头。

    “多亏了单越的帮忙,不然有时候我一个人也真的忙不过来。”

    “所以啊,我就过来,想着你能够帮我劝导劝导他,说句实话啊,最近他爸的身体不太好,公司是他一个人打理,实在忙不过来,可是总不能放弃公司啊,这可是他爸爸一生的心血,我们也就只有他这一个儿子,让他过来熟悉接手公司的事务那是理所应当,可是他,就只知道玩什么音乐,钢琴,每天不务正业!”

    她的语气变得悲怆,表情也是难掩的悲伤。

    原来是单越的爸爸身体不太好,才这样加紧地催促单越去公司熟悉业务。

    “唉!我们在家里都同他说了很多次了,可他就是不听,我能有什么办法啊,想着他是比较听单彻的话的,如今在你这里帮忙,也许你说话他也能听的进去,我现在只想你好好劝劝他啊,再不去公司……唉……”

    我看着阮青梅的表情,感觉事情似乎比我想象中的严重,那天我回到单家陪爷爷奶奶一起吃饭时,没有见到他们有不高兴的样子,也没有听他们说起单越爸爸的病情,难道,他们都不知道?

    我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阮青梅,认真地询问。

    “单越爸爸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我话音刚落,就看到她的脸色又变得难看了一分,似乎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说句实话吧,他爸最近身体状况不容乐观,实在是没有多余的能力掌管公司了,所以我们才心焦着想让单越回公司。”

    “爷爷奶奶知道这件事吗?”

    我接着询问,顺便把一旁的抽纸递过去给她。

    “还没敢告诉他们,单越也不知道……”

    原来事情竟然比我想象地要严重地多,我叹了口气,心中也不知道该怎样去劝说阮青梅。

    听她说了半天,最终还是安慰着她,然后把她送走。

    临走之前,她还拉着我的手,反复嘱咐。

    “陈珝啊,你可一定要帮我啊!”

    我点头答应下来,把她送走,可心中却因为这件事苦恼了好久。

    原本想等单越过来我再和他好好地谈谈,冷静地分析一下现在的情况,让他知道事情的紧迫性,可是等了一上午,他都没有过来,我在房间里来回踱步,等得心焦,这才突然想起来昨天我们之间不愉快地对话。

    他不过来,可能就是为了避免这个问题吧。

    因为这件事情,一天工作都恍恍惚惚,终于熬到了下班,早早就关了店门,回到家里等着单彻,这事情,还是要和他商量商量才好。

    单越回来的比较晚,我一个人吃了饭,然后就窝在沙发里等他回来,不知道过了多久,只知道我实在没有心情看电视,电视里的画面换了一个又一个,我心中却始终有事情在压着。

    如果照阮青梅说的那样,单聪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那么单越是肯定要去公司接手业务的,但是单越的态度从头到尾都那么坚决,又有谁能够说动他呢?

    开门声终于响了,我一个激灵,直接从沙发上起身,快步朝门口走去。

    单彻走进来,随手把身上的外套脱下,看到我,愣了一下,就开口询问。

    “在等我?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

    还是他懂我,只看我一个表情,就知道我有事情要和他说。

    “最近单越和家里又有点问题了,今天婶婶还过来找了我,我想和你说说,想想办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