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7:很适合你的气质
    ,!

    “怎么了?”

    单彻的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伸出手顺手揽住了我的肩膀。

    “最近叔叔身体很差,他和婶婶催促单越赶紧去公司熟悉业务,但是单越的态度很坚决,根本就不愿意去,你也知道他的性子,只想做个钢琴老师。之前他在花店帮忙,我跟他一提起这事,他就变脸,我说的话他也不听,问题是现在叔叔的身体实在不容乐观,这事爷爷奶奶也还不知道。”

    我轻声说着,看到单彻的脸色变了又变,眉毛也微微拧了拧。

    “我想,看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看他迟迟没有开口,我犹犹豫豫地问了一句。

    “这件事,你别担心了,我想办法。”

    他看向我,一本正经,但是声音轻柔,还伸出手抚了抚我的头发。

    我看着他,点了点头,心中安心下来,他答应能够做好的事情,我从来都没有怀疑过。

    “不早了,早点休息吧,每天要忙着花店的事情,还要操心这事,肯定很累吧。”

    他把我轻轻地抱进怀里,眼神里多出了宠溺的意味,我抬头对上他的眸子,也忍不住嘴角上扬。

    有他真好,看到他所有的烦恼也都会慢慢消散。

    “好累…好想就像现在这样一直抱着你……”

    我把头埋进他的胸膛,听着他铿锵有力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然后带着些许撒娇的意味轻声呢喃。

    单彻伸出手,揉了揉我的头发,动了动身体。

    “走吧,抱着我一起睡觉。”

    说着他就把我搂的更紧了,我们一起回卧室休息,转眼间就到了第二天,一大早单彻就嘱咐我。

    “这几天如果见到单越,最好不要问他家里的事情,以免他反感,产生更强烈的抗拒心理。”

    “好。”

    我答应下来,然后送单彻出门,把餐具整理了之后才去了花店。

    到了店里,小晴已经在整理花束了,刚订下的一批鲜花会在今天送到,到时候一定会忙的不可开交,可是单越那边又不确定他会不会过来。

    到了下午的时候,单越竟然赶到了,正好在他到了没多久,鲜花送了过来,我们都忙碌着,谁都没有说别的话题。

    他依然是忧心忡忡的模样,我好几次都想开口询问,但是到嘴边的话又被自己强行咽了下去,只好沉默着。

    到了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单越就匆匆地离开了,我不好强留,只好看着他离开。

    接下来的好几天,很少在花店里见到单越的身影了,连小晴都总是问我,为什么大哥哥不过来帮忙了,每次我都是找借口支支吾吾地搪塞她,也不知道这个问题该怎么回答。

    他来店里的次数减少,说不定是因为太忙了,忙着家里的事情,这么些天过去了,不管怎样也都会有个结果吧,兴许是他同家人商量地差不多了,现在已经开始工作了吧?

    在家的时候,也没有听单彻再提起过这件事,我心中的担忧也慢慢地放了下来。

    单越出现在花店的次数越来越少,相反的是,樊世杰自从那日买过花之后,来店里的次数越来越多。

    说曹操曹操到,我听到门上的风铃响声,一抬头就看到了樊世杰。

    他今天打扮得很休闲,不像往日的西装革履,笑着看着我,同我打招呼。

    “早啊陈珝。”

    我也冲着他笑了笑。

    “今天想买什么花啊?上次的百合花她还喜欢吗?”

    前几次樊世杰过来,每次都会选择不同的花,说是要给宋悠萌新鲜感。

    “这次…雏菊吧。”

    他环视了一周,看了看周围的花,然后指了指小小的白色花瓣黄色花蕊的花簇。

    “雏菊过于清淡,你确定她会喜欢吗?”

    我半开玩笑地同他说,因为据我所知,喜欢花的品种和人的性格有关,宋悠萌喜欢热烈和别人的瞩目,而雏菊则更适合性情淡雅的人。

    樊世杰歪着头,想了半天,看了看花,又看了看我,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你说得对……她可能不会喜欢这样的。”

    他又思量了一会儿,径直从花簇中取了一小簇雏菊,然后看了看我,笑了。

    “我倒是觉得,这雏菊很适合你的气质。”

    说着,他就把花递给了我。

    我听他这样说,只是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那还是要玫瑰吧,今天要粉色的,这束雏菊也包起来。”

    我点了点头,应下,然后就开始忙碌,小晴跑来跑去,给我拿需要的东西。

    樊世杰在一旁看着,随口和我聊天,聊的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无非就是和陈亦然有关。

    他付了钱之后,我把花束包好,递给他,却没想到他接了玫瑰,然后又拿起那一小簇雏菊开始端详,看了看,然后抬头看着我笑。

    “这束花,就送给你了。”

    他面带笑意,伸手把花递了过来,我愣了愣,有些犹豫地看着他。

    “这样,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啊,我和你哥是朋友,自然和你也是朋友,送你束花,也没什么吧?”

    我看着他得手没有放下的意思,但心中还是犹豫着接还是不接。

    “拿着吧,以后我还要来找你买花呢,你不接我还怎么好意思再来麻烦你?”

    他不停地说着,我淡淡地笑了笑,看了看身边的小晴。

    “那送给小晴好了,挺适合她的。”

    说着,我就接下了花束,转手就给了小晴。

    樊世杰也笑了笑,没再说什么,同我告别,然后就离开了。

    我看着他的背影,有些无奈。

    忙碌了一天,接到单彻的电话,说让我先回家,他要在公司加班处理工作,我应下来,回了家就放了热水准备泡个热水澡。

    好久没有这么放松过了,我躺在浴缸里,把身子舒展开来,身体的每一处都被暖意包围,闭上眼睛,什么都不想,不知不觉中竟然有些困意。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只觉得自己迷迷糊糊,像是在梦境中,又像是在现实里,总是感觉到脖颈处,肩膀处,酥酥麻麻的感觉延伸至全身,我想要用力,却使不上一点力气。

    “珝珝……”

    我梦见自己被一团如同棉花般的雾气包裹着,我看不清楚周围的一切,但却听到一个异常熟悉的声音,在轻声呼唤着我的名字。

    是单彻吗?

    我看不清楚周围,但却感觉到声音就在我耳边。

    突然,我感觉到胸口处一下真实的刺痛,猛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