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1:你信我吗?
    ,精彩无弹窗免费!

    因为愤怒,我的胸口上下起伏,心情一时之间没有办法平复下来。

    单彻动了动身体,转过身来,伸出手就将我抱进了怀里,我抽了抽鼻子,莫名地感觉委屈。

    “你信我吗?”

    我把脸埋在他的胸膛间,轻声询问。

    他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停顿了几秒之后才开口。

    “你总是那个被误解的,别人不信你,我怎么能不信你呢?”

    他的声音轻柔,带着冷静,那一刻听着他的声音,我才觉得,心中的燥乱慢慢平静下来。

    “放心吧,这件事我来处理。”

    鼻头发酸,所有的委屈再也忍受不住了,我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涌出来,我伸出手搂紧了他的腰,不肯放开。

    单彻轻轻地拍打着我的后背,轻声安慰我。

    最让我委屈的是,无论什么时候,我都是媒体眼中的那个破坏别人情感的小三,可我从头到尾,压根什么都没有做!

    “好了,别哭了……”

    单彻轻轻地抬起我的头,伸出手为我擦去脸颊的泪水。

    “你这样,我也是会心疼的。”

    他微微皱着眉,顺手帮我把碎发别到耳后。

    我强忍住不再哭,单彻轻轻抱住我。

    “好了,你再休息会儿,我下楼给你做点吃的。”

    我点了点头,然后看着他离开房间。

    他走了之后,屋子里就我一个人,出奇地寂静,静的让我的觉得有些不适应。

    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然后起身去了盥洗室把脸上的泪水洗掉,凉水打在脸上,让我清醒了不少,抬起头,我看着镜子中那个眼圈发红,有些疲惫相的自己,突然觉得身心俱疲。

    上一次被说成是破坏单彻和宋悠萌感情的小三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心情,如今我又成了樊世杰和宋悠萌感情的破坏者,新闻里虽然没有说明,只是说宋悠萌跳楼事件也许是和我们有关,但其实所有的矛头都已经指向了我。

    我叹了口气,把脸上的水擦干净,然后才走出盥洗室。

    在房间里踱来踱去,一个人总是会胡思乱想,实在没有办法,我就只好出了房间,下楼去找单彻。

    走到厨房门口,我就看到了单彻背对着我地身影。

    我走过去,看到锅里是一锅面,刚走近,香味就窜了出来。

    “怎么下来了?饿了吧?”

    单彻看到我凑在一边,笑着开口问我。

    我点了点头,看他随手把食材放进锅里。

    面条出锅,他拿起一旁已经煎好的鸡蛋放上去,一碗香喷喷的面就这样出来了。

    看着单彻亲手为我做的美食,我的心情也不由自主地跟着好了起来。

    我伸出手准备端起那碗面,却没想到被他伸出的手挡到了一边。

    “小心烫,我帮你端出去,你再乘一碗出来。”

    我点了点头,看着他伸出手把面端了出去。

    我乘好一碗之后,单彻又端出厨房,放到了外面餐厅的桌子上。

    我刚准备坐下,就听到了单彻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我愣了一下,看着他,有些不知所措。

    如果是平时的电话铃声我倒不会在意,只是这个时候,这样的声音实在太过于敏感了。

    单彻看了看我,拿出手机,看了一眼然后抬头。

    “秦韵。”

    宋悠萌的妈妈,她这个时候怎么会打电话给单彻?

    “接吧。”

    我犹豫一下,然后示意他接电话。

    他接了电话,而且开了免提,把手机放在了我们两个人面前的桌面上。

    “喂?单彻?”

    “阿姨?怎么了?”

    “呵!你还好意思问怎么了?”

    秦韵的声音冰冷不屑,一副兴师问罪的口吻。

    “之前的事情我都不说什么了,如今你自己的女人你都管不好,你还算是个男人吗?!”

    她的声音变得强硬。

    “阿姨,我没听明白您的意思。”

    单彻仍然尊称她一声阿姨,语气也没有多大的变化。

    “呵,你在跟我装傻吗单彻?你没看新闻吗?你的女人和我女儿的男朋友搞暧昧,你真的当我是傻子吗?”

    “新闻我看了,可是能把那些心怀不轨的记者写出来的东西当真了的恐怕也只有你了吧?我的女人我自然能够管好,不需要阿姨您多费心了。”

    单彻脸色变得不悦,回答的语气也变得冰冷起来。

    “我告诉你单彻!我和你们单家没完,我女儿的死难道和你们没有关系吗?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所有的你们欠悠萌的我都会重新一点一点讨回来!”

    这段话,显然是她咬牙切齿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带着足够的恨意。

    我不由自主地抖了抖,虽然是隔着电话,可是我依然觉得有些脊背发寒。

    一只大手就在这个时候伸了过来,轻轻地覆在了我的手上。

    我抬头看了看单彻,他正用安慰的眼神看着我。

    “不管你是对我,还是对陈珝有任何质疑,我都甘愿奉陪到底,但是我丑话说到前面,你最好自己查清楚那些新闻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要轻举妄动,否则我会让你奉还十倍。”

    他一字一句,语气很平静,可是他的眼睛里已经透露出了逼人的寒意。

    “哼!我会为我女儿讨个公道的!走着瞧!”

    说罢,她就直接挂了电话,听到那头传来的忙音,单彻随手把手机关了,然后抬头看我。

    “别多想,无论发生什么事,你别忘了,你身边都有我。”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吃面吧,都快要凉了。”

    他把碗推到我的面前,接着就把筷子递给了我。

    我接过来,没有说话,安静地吃饭,可是心中却是杂乱无章的,一顿饭吃的索然无味。

    今天我本来还想去花店,可没想到却因为这件事而耽误了时间,再加上如今舆论的纷纷扬扬,我这个时候去花店说不定还会遇到记者,想来想去,我还是打电话给花店的座机,通知了小晴花店不开门,这几日停业休整,让她一个人好好吃饭,之后我才放下心来。

    单彻看出我心情不好,于是提议我们一起去公园散散心,我看到外面的天气不错,想着在家里也是无聊,便答应下来。

    距离家不远,有一个生态植物园,树林草坪假山,还有各种雕塑,听单彻说很不错,我没多想,就跟着他一起去了。

    开车到了植物园,我一下车,就感觉到了迎面而来的新鲜空气,所有糟糕的心情也在这个时候开始慢慢变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