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2:回家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长舒了一口气,抬头看着阳光,微微眯起了眼睛,不远处的大片草坪上有很多人在放风筝,情侣,一家三口,还有老人,似乎每个人都很开心,我拉着单彻,慢慢地朝那边走,看着那些人欢笑着把风筝放飞到天空上。

    果然笑容是很有感染力的,快乐也是会传染的,一时之间,看着别人快乐,我也不由自主地笑了出来。

    “你想不想放风筝?”

    我和单彻手拉着手,走在草坪上,却没想到他突然转头轻声问我。

    我看着不远处的一对情侣,男生从后面环抱着女生,轻轻地扯着女孩手中的风筝线,教她掌握力度。

    很美好。

    “算了。”

    我淡淡地笑了笑,想想今日发生的那些事情,心里也没有了兴致,低下头,就拒绝了。

    “你想的话我们就放。”

    我转头,就对上了单彻那双带着笑意的双眼。

    我看着他,只是笑,什么都没有说。

    “你在这里等我,我过去买风筝。”

    我的喜怒悲欢自然逃不开他的眼睛,我看着他吩咐我之后,快步朝着远处的风筝摊跑去,看着他的背影,我的心情莫名地好了很多。

    等了一会儿,远远地我就看到他拿着一个大大的风筝朝我走了过来。

    我笑着看着那个朝我走过来的男人,他能为了护我而冰冷到不易亲近,但也能为了让我开心天真地如同孩提一般。

    “她……不就是今天早上在新闻上看到的那个女人?”

    “哎——好像是啊,就是那个总是破坏别人感情,还逼得宋家千金跳楼的那个女人吧?”

    “人家人都死了,她怎么还有心情跑到这里散心呢?”

    “恬不知耻啊你懂吗?”

    突然传过来的刺耳言语仿佛一下子戳中了我的软肋,我猛的转头,看到站在几步之外,有两个年轻女人正凑在一起说话,虽然声音不大,但却已经足够我听得清楚了。

    她们两个看到我朝她们看过去,立刻变了表情,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朝一边走去,一边走还不忘回头再看看我。

    我怎么都没想到,如今在这里都能够碰到认识我的人,我成了别人口中那个恬不知耻的女人,成了人人唾弃的对象。

    我的心情本来刚好了一些,可是听到这些刺耳伤人的言语,整颗心却突然又被冷水浇透,毫无兴致了。

    转头再看向单彻,他依然带着笑容朝我这边走过来,手里那个彩色的风筝很晃眼,可是此时此刻我却根本没有一点心情再放风筝了。

    我苦笑着,看着他一点点走近,似乎是看到了我的脸色不对,他的表情也僵住了。

    “怎么了?”

    “没事。”

    我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单彻欲言又止,看着我还想要询问什么,可是手机铃声突然就响了起来。

    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脸色变了变,随即就接下了电话。

    “喂?爷爷。”

    原来是爷爷打过来的,虽然听不到声音,但是我的心中已经大概猜到了会是什么。

    “好,那我们现在就过去。”

    单彻挂了电话,然后低头看着我。

    “爷爷让我们现在回家一趟,有事情要谈。”

    我点了点头,心中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

    似乎是因为事情很急,单彻也不敢耽误,立刻就带着我回车回家,一路上我们两个人都没怎么说话,心中都有着自己的想法。

    匆匆赶到家里的时候,我紧随在单彻身后,刚踏入大厅,就看到了坐在屋子里的人。

    一屋子的人,我和单彻进去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朝我们看了过来,莫名的压抑感袭来,让我有些不安。

    令我没有想到的是,除了爷爷奶奶,秦韵竟然也在,而坐在她旁边的,是一个中年男人,看上去脸色并不太好。

    我越发觉得那个男人眼熟,仔细回忆,才想到原来在订婚现场见过他,他一直都是和秦韵在一起,眉眼之间和宋悠萌有几分相像,看样子,一定是宋悠萌的父亲了。

    在秦韵的另一边,坐着一个一身潮酷打扮的年轻女子,她带着棒球帽,但依然掩饰不住她那双细长迷人的眼睛,穿着露脐装,高腰牛仔裤,简单的一身衬出她好甜火辣的身材,脸上的表情肆意不羁,很是随性。

    打我进门,她的眼神就始终停留在我的身上,没有离开过。

    “爷爷奶奶好。”

    我跟着单彻走到爷爷奶奶面前,微微弯腰问好。

    两位老人表情都很严肃,只是轻微地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坐吧。”

    爷爷看了看我们,示意我们坐下,我随着单彻,在宋家人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咳!人都齐了,是不是也该谈一谈正事了?”

    在一旁一直没有开口的秦韵突然开口,脸上明显是不悦的表情。

    “今天在电话里已经说的那么清楚了,没想到阿姨您又找到家里来了。”

    单彻的脸色冰冷,语气更加冰冷,似乎还是因为今天秦韵打电话时说的话而不高兴,说话时分明就没有给她留面子。

    “话不能那么说吧,该说清楚的还是要说清楚,不是吗?”

    在秦韵一旁的那个女孩突然开口,眼神冷冷地扫了扫我和单彻。

    她距离秦韵很近,看上去关系很亲密,但她们到底是什么关系,我真的猜不清楚。

    单彻没有再说什么,我握了握他的手,轻轻地凑到他的耳边。

    “她是谁?”

    单彻转头,看了看我,轻声回答。

    “是宋悠萌的妹妹,宋悠然。之前一直在国外上学。”

    我再看向那个女孩的时候,她正打量着我,我虽说不清楚她怀的是怎样的感情,但是从头至尾,她都无所畏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