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9:再见樊世杰
    ,精彩无弹窗免费!

    响起来的哀乐让我和单越都静了下来,过了一会儿,单越突然开口。

    “我已经决定回公司学习管理了。”

    他突然这样说,我没反应过来,停顿了两秒之后,我才明白,这时我才想起来,上次和他见面还是劝导他回公司的时候,如今他能够做下这个决定,也是好的,毕竟单聪的身体状况越来越不好,他也应该担任起做儿女的责任。

    “这样最好,其实你父母很不容易,你现在也到了为他们分担的年龄了。”

    听了我的话,单越淡淡地笑了笑,低了低头,然后又抬起来,轻声开口。

    “也很感谢你上次劝导我,我现在已经想明白了,我也该成长了,做事不能够太孩子气。”

    我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你能够这样想是最好的。那你就加油,决定要做的事情就好好做。”

    “好。”

    我们吃了饭之后,接着就要去宋悠萌的墓碑前,今天来参加宋悠萌的葬礼的人不少,大多都是宋家生意上的合作伙伴,而她真正的朋友,并没有来几个,甚至是樊世杰,也没有出面。

    我看着黑压压的人,每个人都沉默着,在她的墓碑前驻足,祝愿祈福,献上花,然后离开。

    如同形式一般,每个人都表情虽然都庄重严肃,但我看不出一点点悲情的流露,可能有的过来参加葬礼的人,可能根本就每和宋悠萌见过面吧,如今怀着悲伤之情的人,在她墓前真正感怀的人,又能有几个呢?

    我轻声叹了口气,突然感觉到身后有一只手轻轻地抓住了我的胳膊,我猛的转头,就看到了单彻。

    我看到他,笑了笑,压低声音询问。

    “事情处理好了吗?”

    他点了点头,拉住了我的手,走到了我的旁边。

    我们一起去给宋悠萌献了花,所有的流程都过了一遍之后,天色已经慢慢发暗了。

    单彻同单越说好了,今晚带上叔叔一起吃个饭,可没想到等了一会儿,也没等到单越爸爸出来,直到单越接到了他爸爸的电话。

    单越挂了电话,转头对着我和单彻说。

    “爸今天遇到老朋友了,说他们一会儿要一起吃饭聚一聚,让我们不要等他了。”

    “那好,那我们一起去吃点东西吧。”

    单彻建议着,单越也答应下来,我们三个人最后又去了礼堂,然后才打算离开,这个时候天色已经很暗了,来参加葬礼的人也都走了,整个场地都显得有些清冷。

    离开陵园前我们会经过宋悠萌的陵墓,每靠近一些,我就感觉自己的脚步更沉重一些。

    也许,这样一别,以后就不会再到这里来了,世界上再也没有一个叫做宋悠萌的人,所有曾经的岁月和回忆也将随着我们的离开而慢慢消逝。

    我们三个人一起,谁都没有说话,可能心中都有些怪异的情感,即使宋悠萌曾经做过很多错事,但今天在她的陵墓前,我们也都心照不宣地选择原谅她。

    视线逐渐开阔起来,远远地我就看到了一个身影,直直地站在宋悠萌的墓前,如同一个雕塑,一动不动。

    我心中本来有些诧异,奇怪谁这么晚了还在宋悠萌的墓前,可是当走近了我才越发觉得,那个身影,很像樊世杰。

    单彻单越也都看到了,我们谁都没有说话,也没有过去,只是默默地在外面的小道往门口的方向走。

    樊世杰站在那里,我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但我却能够感受到他身体周遭散发出来的阴霾和悲伤的气息。

    从宋悠萌出事到现在,樊家对外没有任何声明,就连樊世杰,也像是从媒体大众眼皮下消失了一样,媒体报道就连平常他常去的高级会所和酒吧都不见他的身影。我上次见他还是宋悠萌生日那天他去店里买玫瑰花的时候,没想到如今,会在这里以这样的场景再见到他。

    我悄无声息地吸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他和宋悠萌生前有多少的感情纠缠,但这次宋悠萌跳楼自杀,对他的触动也是很大的的。

    直到走出陵园,我才感觉心情不再那么严肃压抑。

    因为我们几个人对这附近都不太熟悉,考虑着去哪里吃饭,远远地就看到了有一排像是饭店模样的门面,过去之后,挑了一家看上去最干净的主打烧烤和烤鱼的饭店,就走了进去。

    里面已经差不多坐满了人,服务员告诉我们里面还有位置,让我们里面请,单越让我们两个先过去,然后他随着另外一个服务员过去挑一只新鲜的活鱼。

    我和单彻应了下来,随着服务员一起往里面走,在仅剩的一张空桌坐下,可是才刚坐下,我就发现了在斜对面的那张桌子上,坐着一群打扮潮流的年轻男女,可是真正让我注意到的,是宋悠然也在其中。

    她已经换下了今天参加葬礼时穿的那一身黑色套装,现在身上是紧身皮衣和超短裙,今天是她姐姐的葬礼,可她晚上就穿成这样和朋友一起喝酒作乐,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了,但是一想到她一直在国外上学,思想难免会和国内有些不同,也就不再多想了。

    她显然已经看到了我和单彻,眼神里带着满满的不屑,看了我一眼,嘴角带着讥讽的笑,然后就举起杯子喝酒。

    我移开目光,看了看单彻,他也看到了这些,但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随口跟我聊着要吃什么。

    单越过来的时候,脸色还算正常,他正朝我们这边走过来,就在路过宋悠然那桌的时候,宋悠然突然冲着他吹起了口哨,单越转头,看到她的时候,脸色都变了。

    宋悠然的朋友也察觉到了什么端倪,立刻跟着宋悠然一起对单越吹口哨喝彩,而单越并没有高兴的样子,反而变得更加冰冷,他视若无睹地走过来,压根就不愿再扭头看第二眼。

    气氛有些尴尬,但还好没多久菜就上来了,我和单彻也心知肚明,故意岔开话题,同单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我无意中瞥了斜对角的那张桌子,看到男男女女正凑在一起小声商量着什么,还时不时地朝我们这边看过来。

    本想着尽快吃完饭然后离开这里,少些是非,却没想到宋悠然那桌有一个男人突然站了起来,手里端着酒杯,朝我们这边走来,似乎是要敬酒。

    那人身材好大,嘴巴周围还留了一些胡子,他走过来,冲着单越举杯。

    “你是单越对吧?我是悠然的朋友,初次见面,敬你杯酒,我们也认识一下,做个朋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