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0:小晴心事重重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个男人语气还算客气,可是单越似乎压根就没有想要回应的意思,他脸上面无表情,只有眼神间有细微的变化。

    “兄弟难道不愿意赏个脸吗?不如去我们桌坐着,和大家认识一下?”

    留着胡子的男人嘴角带笑,语气轻松,看到单越没有回应便又接着询问。

    单越依然没有回应,斜对角宋悠然那桌的人都看着他们两个,气氛一时之间有些尴尬。

    我转头看了看单彻,与他对视了一眼,眼神别有深意,但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不好意思,今天身体不舒服,不喝酒,也不愿意麻烦各位了,我在这桌挺好。”

    单越一脸严肃,说话的时候看都不看那个男人,显然就是故意驳了他的面子。

    “一大男人,哪有身体不舒服到一杯酒都不能喝的说法!不愿意过来就别过来,不给面儿就直说啊!真是扫兴!”

    斜对角那桌一个坐在宋悠然旁边的梳着满头脏辫的女孩突然开口,显然是对单越的做法表示不满。

    “就是!”

    “真扫兴!”

    “………”

    经她这么一说,桌上其他的男男女女也纷纷应和,唯独宋悠然,脸色不佳,眼神里分明就是强忍的气愤。

    胡子男人也意识到了尴尬,不再多留,转身就走回那张桌子,那杯酒满满的,一口没动,就被他直接重重地放在了餐桌上。

    接下来我们两桌虽然各吃各的,没有过多的交流,但是我们还是总能感受到那桌人对我们怪异的眼神。

    一顿饭吃的很不愉快,我和单彻也都心知肚明,只是谁都不愿意说透。

    我们吃完准备离开,宋悠萌那桌依然在,我们从他们旁边走过的时候,还能依稀听到他们的唏嘘不屑的声音。

    刚走过那桌,穿过大厅,朝门口走去,这个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我和单彻就看到了走在我们前面的单越被突然过来的人伸出手给拦住了。

    不用想,除了宋悠然,也不会有别人会这样做了。

    “你干什么?”

    我虽看不到单越的表情,但已经听出来他语气里带着的不悦。

    “和我谈谈。”

    宋悠然一脸严肃,眼神里透露出来的是倔强和坚决,我拉着单彻的手紧了紧,转头和他对视了一眼,然后心照不宣地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不等单越和宋悠然再说什么,单彻已经拉着我绕开了他们,这个时候,也确实应该把时间留给他们自己。

    自从那天葬礼一别,我的生活算是逐渐平静了下来,每天都是在花店和家里徘徊,花店一直都是我和小晴在打理,单越过来帮忙的时间也越来越少,生活突然变得过于平静,我反而觉得有些不适应。

    自从上次小晴发烧之后,她的身体一直都很不好,我也带着她去了好几趟医院,也没有检查出什么,就只好平日里尽量照顾好她,多给她带来煲好的补汤。

    情况并不太好,可能是交流上的不便,也可能是她有心事不愿意对我敞开心扉,我总觉得她最近都郁郁寡欢的,情绪不高。

    我坐在花店的吧台,看着小晴正在整理花的小小身影,莫名地觉得有些心酸。脑子里想着到底怎样才能和小晴敞开心扉聊一聊,看她到底有什么心事。

    “啪——”

    一声刺耳的声音直接穿过我的耳膜,我的身体随着抖了抖,循声望去,就看到小晴愣在原地,而地上,是一个打碎的花瓶。

    我深吸了一口气,一惊,立刻起身,朝她快步走去,伸出手就拉住了她的手开始查看。

    “有伤到你吗?”

    我上下看了看,直到她有些木讷地摇了摇头,确认她没有受伤,我才长舒了一口气。

    我把她拉到了一边,轻声开口询问。

    “到底怎么了?是没有休息好吗?”

    小晴看了看我,眼睛里流露出来的是愧疚和难过,摇了摇头,眼泪就已经快掉下来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有些不知所措,对于她的内心和想法,我实在了解的太少,看不懂哑语手势,这自然也成了我们之间交流了障碍。

    我伸出手为她擦去眼泪,轻声安慰她。

    “好了别哭了,我不怪你的。”

    安慰了她好一会儿,她才止了眼泪,我让她上楼休息,自己把那些碎瓷片清理干净,然后就在花店里踱来踱去,有些苦恼。

    一直这样也不是办法,小晴有心事,但我却捉摸不透。

    思来想去,倒不如打电话给单越,他是最初接触小晴的人,肯定和她更亲近一些,再加上他又懂哑语,而且他做过老师懂得怎么跟孩子沟通,我让他过来和小晴聊一聊,也许会有什么收获。

    思来想去,我还是拿起手机给单越打了电话。

    “喂?单越,最近有空吗?”

    “有什么事吗?”

    “最近小晴有些不开心,我也不清楚她是为什么,我想你有空的过来一下和她聊聊,可能会好一点……”

    “好,那我抽空过去。”

    随后我们就挂了电话,虽然仅仅是一通电话,但我已经能感觉到单越同往常的不同,曾经他爱笑乐观,积极阳光。如今虽然许久未见,但是我却听得出来,他语气里都带着冰冷,和往常的他,实在相差太大。

    可能现在的他,在公司管理事务,太过于繁重和复杂,人自然而然也就会比以前成熟,严肃一些。

    我没再多想,到了晚上就带着小晴和单彻一起去吃了饭,把小晴送回花店之后,就和单彻回了家。

    回到家里,握拖着疲惫的身体,直接倒在了床上,刚闭上眼睛休息了一会儿,就突然感觉有一只手覆上了我的肩头。

    “最近很累吗?”

    单彻的声音很轻柔,单单只是听着声音,就已经觉得舒服了。

    “是啊,最近新增了鲜花外送的业务,我打算以后开展线上鲜花订购,自然会忙一些。”

    “真是辛苦你了,我帮你按摩一下。”

    说着,他就已经捏住了我的肩头,带着合适的力度替我捏着我的肩膀。

    他的手仿佛带着魔力,没几下我就已经感觉原本酸痛的肩膀慢慢地放松下来,我闭上眼睛,轻声开口。

    “最近,单越在公司怎么样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