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4:樊世杰的愧疚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顾不了那么多,一转头看到站在墙角的小晴,这才突然想起来,快步朝她走过去,拉住她就连忙询问。

    “你受伤了吗小晴?有没有哪里痛?”

    小晴摇了摇头,我看了她一圈,确认她身上没有伤才放下心来,怕她受到惊吓,连忙拉着她上了二楼,吩咐她好好休息,然后才带着医药箱慌忙地下了楼。

    樊世杰依然站在那里,眉头微微拧在了一起,我伸出手轻轻地拉住他,把他拉到了一旁的椅子旁,让他坐下。

    “我想帮你把伤口处理一下,你别乱动。”

    樊世杰淡淡地笑了笑,什么都没说,只是听从我的话坐了下来。

    玫瑰藤条上的刺划破的伤口,在他的脸颊,额头还有下巴,脖颈处都有,如果不好好处理的话,很有可能会留下疤痕,我怎么都没想到,宋悠然会那么狠心。

    我倒抽了一口冷气,然后拿出镊子,棉球还有酒精轻轻地为他清理伤口,似乎是因为疼痛,他的睫毛轻轻地颤了颤,眉头也拧了拧。

    我把他脸上大大小小的划伤伤口都清理干净,然后贴上了创可贴。

    “对不起…今天的事情怪我,给你添麻烦了……”

    我正在为他清理脖子上的伤口,却没想到他突然开口,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我的手顿了顿,然后又接着刚才的动作。

    “没关系,不怪你。”

    所有的事情,都有它发生的理由,今天发生的事情,我们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责任,不能单纯地把事情推脱到某一个人的身上。

    “只是,你为什么不躲开……刚才你明明是可以躲开的。”

    我顿了顿,又轻声发问。

    樊世杰沉默了几秒之后,才慢慢开口。

    他的喉结上下滑动,似乎是在酝酿,也似乎是想说的话哽咽在嗓子口处,说不出来。

    “其实……我对宋悠萌,真的挺愧疚的……”

    他的声音突然夹带着沧桑和悲恸,似乎抑郁在内心的情感终于说出来了一样。

    我停下手中的动作,看到他的眼睛里已经有闪烁着的泪光。

    宋悠萌跳楼,从事情发生到现在,各种风言风语,我始终都不清楚不明白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又是什么逼迫宋悠萌不得不选择离开这个世界,但是现在看来,不论是谁,宋悠萌也好,樊世杰也罢,他们都是痛苦的。

    我深吸了一口气,沉默了几秒,然后开口。

    “别太过于自责,每一个人都有错,如今事情已经这样了,生死有命,与其愧疚难过,还不如在内心里为她祈福。”

    面前的这个男人,眉头拧在一起又松开,眼睛里的情感和动容变了又变,终于像是忍不住了,他低下头,伸出手捂住了脸,肩头剧烈耸动起来……

    他们两个人,都不是这场爱情纠纷中的赢家,就算是两个人阴阳相隔,可是两人的纠缠却永远被人记住,总有人会像宋悠然这样,再把曾经的事情猝不及防地提起,然后毫不留情地在樊世杰伤口上再撒上一把盐。

    我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东西,转身,看向别处,这个时候,把时间和空间都留给樊世杰就好了。

    我走到门口,把门上挂着的牌子翻了过来,这个时候,一屋子的狼藉,也没有办法营业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和樊世杰都彼此沉默着,终于,他站起身,走到我旁边,轻声开口,声音嘶哑低沉。

    “谢谢你。”

    这三个字,包含了很多,我什么都没说,只是对着他点了点头,然后看着他开门离开。

    那个背影,带着强忍的痛苦,伪装起来的坚强,我一眼就看穿了。

    他走了之后,屋子里只剩下我一个人的时候,我这才觉得长舒了一口气,面对一屋子的狼藉,我叹了口气,觉得身心俱疲。

    这个时候,我只想一个人好好静一静。

    我跨过地上的玻璃碎片和败落的花瓣,走到前台,坐到了椅子上,闭上了眼睛,太阳穴在不停地跳动,我皱着眉,伸出手用力按了按眉心。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突然听到了风铃声响,睁开眼睛,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颀长身影朝我走了过来。

    单彻一脸担忧,快步朝我走了过来,我心里有些发慌,也立刻站了起身。

    “你有事吗?”

    他走到我的面前,伸出双手就握住了我的肩膀。

    看来,他是已经知道了今天发生的事情。

    看着他眼睛里掩饰不住的着急和担忧,我感觉心头一暖,鼻头一酸,眼泪就要掉下来了。

    所有的一切的心酸和委屈,在外人面前我都可以忍住和伪装,唯独在他单彻面前,我的情绪,都愿意毫无保留地显露。

    我抽了抽鼻子,冲着他伸出了双手,他动了动身体,一把就把我抱进了怀里。

    靠在单彻坚实有力的胸膛上,他的心跳,他的温度都是真真切切可以触碰得到的,这些才是我渴望的,才是我可以依靠的。

    他伸出手,轻轻地安抚着我。

    “对不起,怪我没有陪在你的身边,怪我…”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难过,但是哭完之后,心中的难受和忧愁消散了很多,也渐渐地不觉得那么难受了。

    安慰好我之后,看我情绪稳定了很多,单彻就带着我和小晴一起去吃了饭,送小晴回店里的时候,突然看到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一个人站在店门口,似乎是在等人。

    我们慢慢走过去,那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突然朝我走了过来。

    “请问您是陈小姐吗?”

    我点了点头,开口询问。

    “我是,有什么事吗?”

    “我是樊总的人,他让我过来为您道歉,今天的事情很对不住你,改天我们会派人过来清理打扫门店,所有的损失我们都会负责,也会为店里面添置新的物件。”

    我没想到竟然是樊世杰派过来收拾烂摊子的人,他还算细心。

    我点了点头,算是应允下来。

    把小晴安置好之后,单彻就开车带着我回家,一路上,我们都没有说几句话,他的表情有些严肃,似乎不是特别地开心。

    我的兴致也不高,一路上也没有怎么说话,直到到了家里,下了车,我们一前一后走进家里,我才伸出手拉住了单彻。

    他转头,看着我,淡淡地笑了笑。

    “怎么了?”

    “你不高兴吗?我感觉到了。”

    听到我的话,顿时,单彻眼睛里原本的笑意转瞬即逝,消失地无影无踪。

    面对他突然严肃下来的表情,我莫名地有些害怕。

    男人的眉拧了拧,看着我,似乎想说什么,但是欲言又止,始终都没有开口。

    他看着我,突然迈开步子朝我走近了一步,他少有对我这么严肃,我看着他,感觉有些不适应。

    “怎…怎么了?单彻……”

    我小心翼翼地叫着他的名字,身体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可没想到他却又朝我走近了一步,他低着头,高大的身材正好挡住了我的视线,无形之中,我就已经感觉到了压迫感。

    “单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