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5:担心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他的眼神太过于复杂,我看不清楚他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只是因为他的异常,我的心头也升起了隐隐的不安感。

    他突然伸出手,一只手攥紧了我的下巴,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的吻就已经落了下来。

    不是轻柔绵长的吻,而是带着占有欲的霸道的吻,他不由分说地撬开我的唇瓣,舌头猝不及防地伸进我的嘴巴里,用力地勾起了我的舌头,疯狂地攫取着我的每一丝气息。

    我有些惊讶,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单彻的态度突然有了这样的变化,心中慌忙,但却无法抗拒,他身上的薄荷清香,如同迷药一般一个劲儿地往我的鼻腔里钻。

    这个吻,实在太过于冗长,他用力地索取着,像是想要霸道地占据我的所有一般,像是通过这个吻来表达对我的不满一般。

    直到我喘不上气的时候,单彻才松开我,而我的下巴因为他的用力,已经有些微微的痛感。

    我有些惶恐地抬眼看着他,心里满是疑问和疑虑。

    “单彻……”

    我叫着他的名字,可话音刚落,他就伸出手用力握住了我的胳膊,一个用力,我整个人就被他拉进了怀里,下一秒,他就抱紧了我,用力地似乎想把我硬生生地嵌入他的身体内一样。

    “你知道我今天有多担心你吗?你知道我接到单越打过来的电话听说你出事了那一刻我恨不得飞到你的身边,这种感受你懂吗?当初我本就不想让你开花店,但是因为你喜欢我硬生生把自己的担忧给藏起来了你知道吗?听到你出事我真的很后悔当初答应你开花店。还有樊世杰,我早就告诉过你让你离他远一点,如今发生这样的事情你一次次被牵扯进这样无谓的纠纷里你知道我多自责吗?关于宋悠然,我比你了解她的性子,这次她敢砸店下一次说不定就会伤害你,你知道我心里有多担忧有多害怕吗?!”

    单彻的声音就在我的耳边,我听得出他言语里满满的担忧,我第一次听到他一口气说这么多话,与此同时也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他的担忧和不安。

    我闭上了眼睛,鼻头发酸,伸出手抱紧了他。

    “我这不是好好的吗?你放心,我也不会让自己有事的。”

    我抱紧了他,有些想哭,因为我知道单彻他实在太在乎我了,所以他不愿意我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我抱紧了他,然后闭上眼睛,想给他一点点安心和温暖。

    “对不起对不起,今天的事情让你担心了,但是我保证,以后会好好听你的话,努力不让自己牵扯到和自己无关的事情里,你的担心我都知道也都能理解,你放心,宋悠然虽然过分但是无论如何也不会伤害我的,毕竟我活了二十多年了对付一个比我小几岁的女孩还是有一定的能力的,你别担心,我答应你以后不会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我不停地安慰着解释着,直到感觉单彻不再那么担忧了,才松开他。

    在我的劝说之下,单彻去洗了澡,心情也好了一些。

    第二天一大早,我正在吃饭,就已经接到了樊世杰手下打来的电话,匆匆忙忙赶到花店的时候,昨天晚上见到的那个黑西装男人已经带着人在门口等着了。

    一上午时间,他们把屋子里的垃圾都整理出去,下午的时候,订好的新的花瓶和鲜花已经送到,经过一天的修整,花店还像往常一样,整洁崭新。

    我心中犹豫着,要不要给樊世杰打个电话,他的手下突然朝我走了过来。

    “陈小姐,给你添麻烦了,现在差不多已经整理好了,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那我们就先离开了。”

    我冲着他点了点头,微微鞠了鞠躬。

    “麻烦你们了,今天真是谢谢你。”

    告别之后,他们一行人就上车离开了,我转身看着崭新的花店,心中有些许安慰,当然,也有感激。

    之后的几天,过得很平静,单越和宋悠然也没有再出现在花店里,而单彻也越来越忙,最近公司有一个大的和国企的合作项目,这几天总是加班。

    转眼就到了周末,公司里的工作也会相对轻松一些,我和单彻说好了周末一起回家吃饭,也有一段时间没有回单家陪爷爷奶奶一起吃饭了。

    周六上午,我和单彻准备好,就开车回了单家,我特意带了一些和上次不一样的花束,准备送给奶奶。

    车子刚开进单家大院,我就看见院子里停了一辆车,这辆车之前并没有见过,难道今天还有别的客人?

    我没想那么多,随着单彻一起进了大厅,刚走进去就看到了爷爷奶奶坐在沙发上,一旁是单越和阮青梅。

    爷爷看到我和单彻走过来,似乎很开心,我和单彻连忙走过去跟两位老人打招呼,然后又和阮青梅,单越说了几句话。

    阮青梅的气色比上次去花店找我那次好了很多,只是似乎心中有事,脸上不知不觉就带出了情绪,我也没注意,没过多久就准备开饭了。

    “这次叔叔怎么没来?”

    刚上菜,单彻看了看阮青梅和单越,转头就问爷爷。

    爷爷往酒杯里倒了点白酒,头也没抬。

    “他说公司有点事情脱不开身,就没有过来。”

    听到爷爷这么说,单彻也没有再说什么。

    “对了,最近公司的那个和国企合作的那个案子,进行了怎么样了?”

    爷爷放下酒杯,表情有些严肃,抬头询问单彻。

    “没什么大问题,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下周就可以签合同了。”

    “嗯做的不错,能拿下这个项目,对于公司来说也是一个好的机会,这次合作愉快的话,以后这家国企的合作恐怕不会再考虑除了我们公司以外的别家公司了。”

    爷爷很是满意,眯了眯眼睛,眼神里是不加掩藏的对单彻的赞赏之意。

    “看来,家里的公司被单彻经营的不错啊!”

    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阮青梅突然开口,语气和往常有些不太一样。

    “婶婶过奖了,都是之前爷爷打下的基础,我只是对公司进行简单管理罢了。”

    单彻放下筷子,语气谦和地回复。

    阮青梅的脸色变了变,眼神不住地打量着单彻,似乎有话要说,可是又欲言又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