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6:分家争执
    ,精彩无弹窗免费!

    突然没有人说话,气氛一时之间竟然有些尴尬。

    我无意间看到爷爷的脸色变了变,他看了几眼阮青梅,但是什么都没说。

    我都能看出来阮青梅欲言又止,有话要说。爷爷阅历丰富,又怎么可能看不出她的异常?

    “青梅,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又平静了几秒,爷爷竟然放下筷子,对着阮青梅轻声说道。

    我和单彻也都不由自主地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所有人的眼神都朝着阮青梅看了过去。

    “也没什么…”她也放下筷子,表情很不自然,语气吞吞吐吐,似乎在犹豫,“我是觉得,现在单彻马上也该成家了,婚都订了,我们单越也开始在公司工作,爸妈,你们看……是不是也该分家了?”

    她这样的一番话,是出乎我的意料的,包括坐在她旁边的单越,也露出了略微惊讶的表情。

    “妈你干嘛啊,好好的分什么家啊!”

    单越开口,脸上已经有些不高兴了。

    “你懂什么!”

    阮青梅听到单越的质问,显然也不高兴了,微微转头压低声音冲着他怒斥。

    “啪!”

    气氛在这一刻极其怪异,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所有的人都朝奶奶的方向看了过去。

    只见她脸色严肃,手中的筷子已经被她重重地拍到了桌面上,顿时,没有一个人再敢开口说话。

    “怎么?青梅,你是觉得单彻把我们单家的公司经营不善,还是觉得,我们两个老人已经老了,管不了单家了!”

    奶奶的声音猛地提高,我对面的阮青梅身子也随着抖了一下,连忙低下头,低声开始解释。

    “妈我不是这个意思……”

    “哼!不是这个意思还能是哪个意思?”

    奶奶似乎气的不轻,手都开始轻微地颤抖,我深吸了一口气,心中的感情既复杂又奇怪。

    “妈……”

    “以后别在我面前提这件事了!到了一定的时候我们自然会有打算!”

    阮青梅求情解释的话还在嘴边,就直接被奶奶坚决打断了,她的脸色一红一白,最终还是把嘴边的话咽了回去,不再说什么。

    爷爷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一直都没有说话,接二连三地喝下了几杯酒,连眼睛都不愿意抬。

    这一顿饭吃的并不愉快,之后再也没有人说话,各自埋头吃饭,有着自己的想法。

    吃完饭之后,我和单彻同爷爷奶奶聊了几句之后,便准备离开。

    “奶奶,今天我给你带来的这束花啊还要像之前那样,先把枝条修整一下,然后插进带水的花瓶里,这样能保存的时间久一点。”

    我指了指放在一旁的花,耐心地跟奶奶讲解。

    奶奶点头应了下来,表情也不像刚才那么严肃了。

    “那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带着珝珝先离开了。”

    单彻笑着对爷爷奶奶说,谁知爷爷脸色变了变,转头看了看单彻,对他轻声开口。

    “等一下,你跟我过来一下,公司有些事情和你说。”

    单彻点头,答应下来,转头又看着我,轻声开口。

    “那你等我一下,我一会儿就过来。”

    我点了点头,看着他随着爷爷上了二楼,奶奶也让佣人扶着回了房间,大厅里就只剩下单越,阮青梅还有我。

    单越和阮青梅从一开始就在说着什么,两个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似乎是遇到了什么分歧,两个人意见不一,最终单越起身,径直离开了。

    阮青梅转头看了看我,看到我正在看着她,脸色变了变,停顿了几秒,然后起身,朝我走了过来。

    “陈珝啊,你跟我过来一下,我有事情跟你说。”

    她的表情有些神秘,我又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只好跟着她往外走。

    一直把我拉到了外面的院子里她才松手,我心中觉得奇怪,有什么事情,是非要到了单家外面才能说的?

    “今天我说分家的事情,你怎么想的?”

    她转头看了看大门,然后低声询问。

    “分家啊,我觉得现在也不着急着分吧……”

    这件事情我之前并没有想过,她突然这样问我,我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

    “哎话可不能这么说!毕竟单越爸爸是自己出来单干,如今眼看着他身体也不行了,单越也该接手公司了,公司里现在正需要钱呢!你和单彻也是啊,马上就该结婚了,总不能一直依仗着单家吧,现在也是时候分家了,两家都分清楚,以后也没那么多纠缠不清了啊!”

    阮青梅语气理所当然,仿佛一字一句都有理有据,我深吸了一口气,心中依然没有什么想法。

    “我跟你说啊陈珝,还是分家之后更好,哪一天你找个机会和单彻说说,然后再跟你爷爷奶奶他们说说,没准儿他们就同意了呢!”

    看我一直不说话,阮青梅又接着说,还尽力地劝说我。

    我顿了顿,看着她轻声回答。

    “婶婶,我觉得分家不分家并没有什么区别,最重要的还是家庭和谐不是吗?大家都和睦相处,在一个大家庭里,有什么事情还可以相互帮衬,为何一定要分家呢?”

    听到我这样说,阮青梅的脸色一下子了冷了下来。

    “那你这是什么意思?”

    她看着我,表情严肃地问我。

    “我想单彻应该也是这样想的,现在分不分家我们都觉得无所谓。”

    “无所谓?你们倒是无所谓,单彻掌管着公司,自然是要把到手的财产握紧了不是吗?原本该有我们单越一份的,如今霸占着不愿意分家还堂而皇之地说为了家庭和谐!”

    阮青梅显然已经是不开心了,语气里也多了嘲讽的意思,她话里有话,让我觉得很是刺耳。

    “婶婶,恐怕你是误会了我的意思吧?”

    我从来都没有想过为了霸占财产而不分家,可没想到她竟然说出这么露骨难听的话,因为敬她是婶婶,再加上她之所以这么着急分家可能是因为叔叔身体不好,这也算是事出有因,所以我不愿与她争辩太多,只好内心里压了火气,佯装平静。

    “哼!我刚才和你说的你好好想想吧!”

    她瞥了我一眼,脸上很是不悦,似乎不愿意再与我多说,转身就离开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心中实在拿捏不准她的真正意思,一转身,透过敞开的门就看到单彻正下楼,朝我这边走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