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5:你一定不要离开我,可以吗
    ,精彩无弹窗免费!

    “刚才没有烫到你吧?”

    我本以为他会责怪我,会冲着我发脾气。可他一开口,却是这样一句,语气缓和温柔了很多,我看着他,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啊?”

    “珝珝,这几天是我不对,我陪你的时间太少了,因为和国企的这个合作项目对公司来说很重要,但是你放心,我既然已经和你订了婚,就一定会对你负责到底,也会尽全力好好爱你。我希望你别多想,公司的事情必须要我去努力,给我点时间,过了这段时间我会好好补偿你的。”

    我被他突如其来的温柔和解释弄得一头雾水,但是我看得出他眼神里的真诚,那一瞬间,我的所有火气都被他的一番话给熄灭了。

    “珝珝,我说真的,再给我一点时间。”

    他一下子抱住了我,顾不上一旁清洁阿姨的异样眼神,我有些发愣,被他这样紧紧抱在怀里,有些没反应过来。

    他抱我抱的很紧,甚至是想要把我嵌入他的身体里,我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下来,半天,嗓子眼才说出了一个字。

    “好……”

    我嗅着他身上的淡淡香味,也不由自主地伸手抱住了他,只有这个时候,我才是最安心的。

    “你一定不要离开我,可以吗…”

    我把头埋在他的怀里,恨不得时间就停留在此时此刻,单彻没有犹豫,立刻轻声回答。

    “放心,乖,我不会离开你的。”

    得到他这样的回复,我的心才逐渐定了下来。

    在医院输了液,休息了一整天,才感觉精神好了一些,烧也退了,医生说没什么大事,第二天再输一天液观察一天没什么情况的话就可以出院了。

    单彻忙前忙后,一直都没有停过,我自然把他的一举一动都看进了眼睛里,心中也明白他的用心,之前心中的不愉快也消散了很多。

    到了晚上,病房里只有一个病床,我让单彻回家休息,他执意要陪我,看他一直坚持,我也不好再说什么,就顺着他的意思没有反对。

    他的助理把他的笔记本电脑送来,之后他就一直坐在那里整理文案,一直忙着工作。

    我心中明白,今天我生病住院,本来就是突发事件,他一天没有去公司,自然要多花时间赶工作,我不好多说什么,只好装作早早地睡下了。

    我听着他敲击键盘的声音,虽然很轻,但是还是没有睡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到单彻站起身,走到床边,帮我掖了掖被子,似乎是确认我睡着之后,然后才轻轻地走出病房。

    听到房门关上,我睁开眼,拿起床头的手机一看,九点五十分。

    我不知道他出去干什么,但是莫名地失落已经升上心头。

    我立刻下床,走到窗前朝下看,我躲在窗帘后面,手按在冰冷的窗台上,身上穿着单薄的病服,寒气直接侵入了我的身体。

    我从窗户直接可以看到医院的大门口,果然,没过多久,我看到一个我无比熟悉的身影出现,上了一辆黑色的轿车。

    看来,他的助理压根就没有走,一直都在等他。而他,也在等我睡着,然后准备离开是吗?

    如今,都这个时间了,他应该不是去公司,肯定还是去应酬了吧?

    我感觉到自己的心突然变得冰冷和无力,我慢慢地踱回病床前,木然地看着白色的墙面……

    第二天一早,我醒来的时候,单彻已经买好了早餐,我看着他眼下的黑眼圈,知道了他这一晚上一定没有休息好。

    “昨天晚上是去工作了吗?”

    我一边下床,一边随口询问。

    “嗯,本来约好了昨天开会,我没有去,国企那边的总经理已经很不满意了,昨天晚上去应酬,也算是道歉。”

    单彻轻描淡写地回答,然后随手把湿毛巾递给我。

    “早饭你趁热吃,我一会儿…恐怕不能陪你了,公司那边……”

    “我知道了。”

    还没等他说完,我就直接打断了他的话,我知道他要忙,而且我也没有理由不让他去忙。

    我扬起头,对上他的眼睛,努力让自己挤出了一个笑脸。

    “你去忙吧,不用担心我,我已经好了很多了。”

    单彻看着我,点了点头,冲着我淡淡地笑了笑,伸出手就拉住了我的手。

    “你能理解我,真好。有没有想要的礼物,我让助理买给你。”

    “不用了,你放心去忙吧。”

    我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轻松,仔细想想,我的猜疑说到底也挺可笑,毕竟我和单彻这么久了,我也不能这么任性了,就算是心中犯堵,脸上也不能太过于明显。

    听了我的话,单彻竟然还真的放下心来,没过多久就离开了,我一个人在医院,觉得落寞,匆匆地输完液之后,就办理了出院手续。

    这个时候,单彻忙,那我也让自己忙一些,这样才不会多想。

    出了医院,我回了家,洗了澡,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然后就准备去花店。

    因为心里有事,我从家里出来,没有坐车去花店,而是慢慢地在路上走着。

    今天的阳光不错,这几天事情太多,我本来就想散散心,如今一个人走在路上,也还算惬意。

    刚走到花店在的那条街,街口处围着几个男人,嘈杂着在说什么。

    我本来想要绕过去,却没想到无意看到那几个男人竟然围着一个穿着朴素的中年妇女。

    其中一个又高又壮的男人凶神恶煞,一脚就把中年妇女面前摆着的东西踢到了一边。

    “我上次就告诉过你!如果这次你再不交管理费,就别想在这儿继续摆摊了!”

    那个中年妇女原本站着,看着自己的东西被踢到了一边,脸色立刻变了,颤颤巍巍地伸出手去拦那个男子。

    “别这样啊小伙子!我全靠这点小手工生活啊,你让我交一千,我一个月也挣不了一千块啊……”

    那女人的声音颤抖着,用哀求地近乎可怜的语气去求那几个男人。

    “少废话!交不了钱就给老子滚!”

    旁边一个瘦小的男人冲着女人怒吼,一副面孔凶神恶煞,说着又伸出脚踢了几下地上的那些东西。

    “年轻人啊!你们别这样啊……”

    女人立刻地下身,伸出手去拢地上的那些东西,语气可怜又无助。

    我看着他们,心中的火气一下子窜了上来。

    “你们在干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