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6:遇见刘姨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话音刚落,顿时那几个男人的目光都朝我看了过来。

    “呦!你谁啊,有什么资格来管老子?!”

    一个染着黄毛的男人看着我,眼神不断地上下打量着我,语气无法无天。

    “你管我是谁,你们现在做的事情是违法的你们知道吗?!”

    我深吸了一口气,握紧了拳头,面对着这三四个男人,虽然生气,但心中自然有些胆怯。

    “违法?呵呵……”

    那人看着我,嘲讽的笑了笑,然后和旁边的男人对视了几眼。

    “怎么,要不让你瞧瞧更违法的事情?”

    顿时,他的眼睛就眯在了一起,表情也变得下流,还搓了搓手,旁边的其他男人也都纷纷大笑起来。

    我心中恼怒,立刻拿出了手机。

    “你们再不走,我就报警了!”

    说着,我就伸出手去拨号码,那几个男人面面相觑,看我竟然动真格,相互看了看,转头看到了一旁走过来了几个路人,立刻相互使了颜色,迅速离开了。

    直到他们走远,我才放下手机,蹲在地上的那个中年女人看了看我,才缓过来。

    “姑娘啊……真谢谢你啊……”

    她立刻起身,朝我走近了两步,眼睛里也流露出了感激。

    我冲着她笑了笑。

    “没事,阿姨,你怎么会被他们欺负。”

    “我啊…我在这儿街口摆个小摊卖点小东西,想挣点钱补贴家用,没想到遇到他们来找我要管理费,还好遇到了姑娘你,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顺着她的眼神看了看地上的那些工艺品,都是一些装饰品,手机链,小摆件什么的,看得出来是手工做得,但是如今灰扑扑的,上面已经全是灰土。

    “这些……都是你亲手做得?”

    我又多看了两眼,然后开口询问。

    “是啊,辛辛苦苦做得,现在都脏了,也卖不了了……”

    她有些失望,脸色哀愁。

    我看着她,突然心中冒出来一个想法,如今我在花店,确实忙不过来,小晴虽然能够帮忙,但她年龄还小,再加上不能说话,很多事情也做不了,我倒不如把这个阿姨带到店里,这样她不用再在大街上受地痞流氓的欺负,我的店里也多了帮手,而且她做得东西还可以和包装的花束一起捆绑式售卖,这样一举两得。

    “阿姨,我在这条街上有一间花店,你愿不愿意去店里给我帮忙?我给你发工资,而且你做的这些手工还可以用来装饰花束。”

    我把自己的想法给阿姨说明,她看了看我,停了几秒才开口。

    “真的吗?你愿意让我去你店里做事?”

    我点了点头,冲她笑了笑,顿时,她的脸上也露出了喜色。

    看到她答应下来,我也不再耽搁,带着她直接就到了店里,一经了解,我才知道,原来她的儿子曾经因为车祸,不小心撞死了人,进了监狱,她的老伴走得又早,如今就只有她一个人孤苦伶仃守着一间破房子,她没有工作,只能做些小手工出来赚点钱生活。

    她也是一个苦命的人,我听了她的困苦经历,心中也很同情,更加坚定了要留她在店里的想法,她姓刘,我自然就称呼她刘姨。

    单彻本来就说要再招人在花店给我帮忙,如今我找到了,也就不用麻烦他了。

    刘姨很开心,中午就回了家,把自己的手工材料拿到店里,有时间就做出了不少的小摆件,因为手巧,装饰花束还有包装什么的她也很容易上手,更重要的是她和小晴也能说得来,我看到她能这么快适应新的环境,心中也很开心。

    在花店忙碌了一天,我把所有的事情都吩咐好之后,就离开了花店,回了家。

    回到家,单彻不在,这已经是意料之内的事情了。我换下衣服,在浴池里放了热水,准备好好的泡个澡。

    温度刚好,我整个人躺在浴池里,像是被一团温暖包裹住了一样。

    不知不觉的,我就有点发困,就这样,躺在浴池里睡着了。

    像是突然置身于虚幻的梦境,我和单彻正走在路上,我握着他的手,心情很好,可是没走几步,就觉得身旁的人停了下来,我转头,竟然看到一个身材苗条的年轻女人抱住了单彻,那个女人背对着我,我看不清她的脸……

    那一瞬间,我直接惊醒,却突然发现自己还在浴池里。

    水已经有些冰冷,我慌张起身,赤着脚就从浴池里出来,慌忙裹上了浴巾。

    我立刻出了浴室,走到沙发旁,这才觉得心跳很快,刚才的梦境如同一个炸弹,就这样在我脑海里爆炸了。

    为什么我会梦到单彻和别的女人?是直觉吗?还是因为这几天混乱闹心的事情?

    我的脑海里乱作一团,我顾不了多想,立刻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机,双手颤抖着去找单彻的号码。

    就在这时,楼下传来了门响,我深吸了一口气,放下了手机,径直出了房间,朝楼下走去。

    果然是单彻回来了,他把衣服随手放下,然后就朝二楼走过来,我站在楼梯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心头有些发冷。

    他抬头看到我,微微一愣,立刻加快了步子,上着楼梯朝我走了过来。

    “怎么了?”

    他显然是看到了我赤脚站在楼梯口,表情有些异常,慌忙就搂住了我轻声询问。

    他的身上带着酒味,我皱了皱鼻子,心中不悦。

    “珝珝,你怎么了?”

    他伸出手,碰了碰我湿漉漉的头发,面色紧张。

    “没事,刚才洗澡的时候睡着了,做了个噩梦……”

    我看着他,淡淡开口。

    “别受凉了,你的病刚好一点,鞋子都没穿。”

    单彻的眉头皱紧,似乎带着一些责备的意味,他微微弯腰,直接就抱起了我。

    把我抱进卧室,放在了床上,他又拿了毛巾轻轻地擦了擦我的脚底板,然后才轻声开口。

    “你要多注意身体,你不心疼,我心疼。”

    我看着他,没有立刻回答,停顿了几秒才开口。

    “单彻……”

    听到我很认真的叫着他的名字,他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立刻转头看着我。

    “嗯?怎么了?”

    “国企的那个项目,谈下来了吗?”

    如今,只有公司快快结束这个项目,才能让我真正安下心来。

    他看着我,脸色突然僵住了,我看得出他眼睛里一闪而过的尴尬和无奈,那一刻我似乎已经知道答案了。

    “珝珝,这个单子,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