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8:主动被拒
    ,精彩无弹窗免费!

    回到花店,我特意吩咐刘姨和小晴今天可以早点关门,然后我就带着东西回了家。

    吃了饭之后,我就去洗了澡,站在氤氲而起的热气里,我不由自主地脑补着晚上单彻回来见到我穿上情趣内衣的表情和反应。

    虽说我和单彻已经经历过很多,但是我这样准备还是第一次,如今是奶奶要求我们为怀孕做准备,那么我积极主动一些单彻应该也会配合的吧?

    洗完澡之后,我就试了试那件黑色吊带蕾丝内衣,那件衣服虽说暴露,但是却把该遮的地方都遮住了,黑色的蕾丝和白色的肌肤交相辉映,一切都若隐若现,别有韵味。

    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不由得红了脸,于是连忙套上了浴袍,静静地等待着单彻回来。

    我还特意准备了红酒,并且把奶奶给的中药丸融进了两杯红酒里,等单彻回来,我就给他一个惊喜。

    心中这样想着,竟然还忍不住笑了出来,我还从未如此处心积虑地策划这样的事情,我小心翼翼地将一切都准备好,可是之后等待的过程确实异常焦灼的,每一分每一秒似乎都度日如年,我握着手机,好几次都想打给他,但最后还是忍住了这个冲动。

    我坐在一楼卧室的沙发上,等了很久很久,终于在昏昏欲睡之际,开门声响起。

    我像是打了鸡血一般直接清醒过来,条件反射地站起身,果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

    单彻似乎喝了不少的酒,脸上的表情还挺严肃。

    我没有多想,快步走过去就扶住了他的胳膊,不出意料,酒味很大。

    “你又等我了?我不是让你先睡吗?”

    单彻微微转头,看着我,脸上的表情依然严肃。

    “你不回来…我也睡不着。”

    我扶着他慢慢上楼梯,轻声回答出这么一句话。

    他没有再说什么,我扶着他走进卧室,帮他把外套脱下,然后轻声嘱咐他。

    “先去洗澡吧,用不用我帮你?”

    单彻摇了摇头,站起来就朝浴室里走过去了。

    他喝了不少的酒,但似乎意识还算清醒,我长舒了一口气,还好他没有醉,不然今天的准备都白费了。

    我听着浴室里传来的水声,起身去把事先准备好的红酒端了过来,放到了桌子上。

    没过多久,水声没了,单彻似乎要出来了,我坐在床上,心跳也不由自主地加速。

    单彻走出来,下面只围了一条浴巾,上半身裸露着,露出了健硕的腹肌,我起身,朝他走了过去,拿了一旁的毛巾轻轻地帮他擦拭身上的水珠,另一只手轻轻地环上了他的腰。

    我的动作越来越慢,直到最后完全停了下来,我慢慢抬头,对上了单彻的眼睛。

    单彻看着我,眼睛里有些迟疑,似乎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我伸手把一旁桌子上的红酒端起,其中一杯递向他。

    “今天晚上…好好陪陪我行吗?”

    我的声音很小,还带着难得的羞涩,单彻那么聪明,不会不明白我的意思。

    他看着我,突然笑了出来,但是没有伸手去接那杯酒。

    “珝珝,改天好吗?我今天很累了。”

    他的语气里透着一些无奈,我抬头,看着他的笑,突然有些不知所措了。

    在我事先的预想中,压根就没想到他会拒绝我。

    我看着他似乎想绕开我朝床边走去,我立刻放下了手中的酒杯,一把从后面抱住了他。

    “单彻,我那么用心准备,你难道都不愿意给我一点时间吗?”

    我的声音委屈,鼻头一酸,眼泪就要落下来了。单彻听着我的话,身体突然一僵。

    我立刻伸手把自己身上的浴袍解开,事先穿好的内衣已经全部暴露出来。

    我用自己的身体轻轻地蹭了蹭他的后背,然后围绕着他,慢慢地走到了他的面前。

    单彻低下头,看到我身上时,眼睛里闪过一丝讶异和光亮。

    我伸出手,轻轻地在他的腰间摩挲,慢慢地把他身上的浴巾扯开。

    “单彻……”

    我抬起头,半带哀求地看着他,语气里已经充满了足够的暗示意味。

    “很美…”

    他的手轻轻地握住了我胸前的充盈,微微用力,立刻惹得我喉咙处发出细碎的呻吟。

    他突然弯下腰,唇在我的肩膀处来回徘徊,最终在我肩头落下了一个吻。

    接着他的唇顺着我的脖颈,慢慢上移,所到之处都是温热的呼吸,一直到我的耳畔才停住。

    “今晚真的不行,我太累了,改天吧亲爱的。”

    我本以为他说什么情话,可没想到,他竟然会说出这样的一句话来,我震惊地瞪大了眼睛,直到单彻松开手我才反应过来,他还是拒绝了我!

    我转头,看到他已经走到了床边,我看着他上了床,他的脸色并不太好,而我站在那里,如同受了莫大的羞辱一般,无地自容。

    我这样主动去迎合他,他都不愿意碰我,到底是我失去了魅力还是因为他对我没有兴趣了?

    我拿起一旁的浴袍,裹到了身上,眼泪不知不觉的已经涌了出来,我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哭出来。

    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流了下来,我背对着单彻,随手擦去了脸上的泪水,径直走进了盥洗室。

    我站在洗漱台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那个眼圈红红的人此时此刻就犹如一个小丑,精心准备却得不到对方的回应,这才是最可悲的。

    我解开浴袍,看着里面露出来的黑色蕾丝,此时此刻让我觉得更加讽刺,我拿起一旁的剪刀,从上到下把身上的那件内衣剪破,然后从身上扯了下来,直接丢进了垃圾桶里。

    洗去了脸上的泪水,调整了心情,我才走出去,单彻躺在床上,已经闭上了眼睛。

    我走到另一边,上了床,关了灯,背对着他。

    我知道,他也没有睡着,我和他共眠了多少日夜,我很清楚他睡着了会怎样的呼吸,可如今,他就是在装睡。

    如果累了为什么不睡觉,就算装睡也拒绝我,呵,真是可笑。

    黑暗中,我翻来覆去都睡不着,而身旁的人,也同样没有睡着。

    此时的我和单彻,就犹如躺在一张床上,中间却隔着一片海,我和他,早就和以前不一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