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7:这是惩罚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他就这样看着我,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那一刻,我对他,算是没有了任何办法了。

    “好了,我不生气了。”

    我自然害怕他来这招,所以只好就这样服软了。

    单彻脸上露出了胜利者的微笑,轻轻地刮了刮我的鼻子,然后站起来对我轻声说。

    “你等我一下,我去看看结果出来了没。”

    我点了点头,然后看着他走开。

    检查结果出来,并没有什么大的问题,之后单彻就带着我离开了医院,然后又陪我去了花店。

    到了花店的时候,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一下午都没在店里,刘姨和小晴都很担心,看到我没什么大事,这才放下心来,我吩咐了他们,之后的几天我可能不能经常到花店去,刘姨立刻应下来,说自己会好好照顾小晴和花店。

    一切都吩咐好之后,单彻就带着我离开了,吃了饭之后,我们就回了家。

    单彻心中明白我因为今天的事有些不舒服,好几次他都想说些什么,但还是犹豫着没有开口,直到晚上睡觉之前。

    我刚闭上了眼睛,就感觉到身边的人抱住了我,他的呼吸灼热,喷在我的脸颊上,烫烫的。

    我睁开眼睛转头看向他,轻声开口。

    “怎么了,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

    “今天啊,公司有点事情,很让我心烦,所以我才会在医院对你发脾气…”

    “我都说了,不生气了,你还解释什么。”

    我轻声回答,眼睛却看向一边。

    “我不了解你吗?你还是心里介意,对不对?”

    单彻接着追问,语气肯定,似乎已经看透了我的内心。

    我深吸了一口气,没有说话,他说的没错,我在意,从前的他,和最近的他实在相差太大,所以我胸口像是堵了什么,一直喘不过气来。

    “原谅我,行吗?”

    他在我耳边轻声开口,我感觉自己的耳槽痒痒的,像是被灌进了热风。

    看我没有回答,他的手伸过来,让我的头转向他。

    猝不及防地靠近,他的唇贴了过来,下一秒,我就感觉到了唇上的温度和柔软。

    他的吻越来越用力,像是要把我吃掉,我突然伸出手,环住了他的脖子,用力地咬住了他的唇。

    紧接着,我就感觉血腥味在我的嘴巴里溢散开来。

    我睁开眼睛,看到单彻的眉头皱在一起,眼睛也微微眯了起来。

    “疼吗?”

    我松开,然后轻声开口。

    “嗯…”

    他的喉咙里溢出来一个字,也没有再说其他的。

    “这是惩罚,你记好了。”

    我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语气认真。

    我话音刚落,单彻眉眼间的温柔都溢开了,他对着我宠溺地笑了笑。

    “好,我记住了,睡吧。”

    听到他这么说,我才心满意足地闭上眼睛睡觉。

    我是愿意原谅他,不过也不意味着我会一直不计较。

    转眼就到了第二天,因为我腿上的伤口,并没有太早起床,没想到醒来的时候,单彻也没有走,他在镜子前面打领带,我这才想起来我给他买的那天领带一直都没有送给他。

    “你怎么还没走,今天不用上班吗?”

    我看着他,懒洋洋地问候着。

    他透过镜子看着我,笑着说。

    “因为担心某个人,所以就没走太早。”

    说着,他又对着我眨了眨眼睛。

    我明白他的意思,笑了笑,然后穿衣服起床。

    单彻把我送到花店之后才离开,这几日他似乎没有之前那么忙了,我也没有问他公司的近况,这些,是我就算是想要操心都帮不上忙的事情。

    在花店里,因为我的腿上有伤,行动不便,刘姨干脆让我坐在那边,有什么需要她去做,就连我想喝水,都是她给我倒茶端到面前。

    对于她的举动我心中自然感动,真的不敢想象,如果没有遇到她,如今花店我一个人该怎么撑起来。

    因为伤口初期,最怕化脓感染,所以尽量前几天每天都要换药布,可是因为单彻忙着工作,我不想让他来回折腾,就让刘姨陪我去,但因为花店里只留下小晴一个也不太合适,就只好到了吃了晚饭之后,让刘姨带我去医院换药。

    天色刚一黑,刘姨就带着我去了医院,没用多长时间就换好了,接着我们又原路返回准备回去。

    回去我们准备走回去,因为我也需要活动活动,一路上我们聊了很多,走得也不快。

    刚走过市中心,走到一家装修时尚前卫的主题酒店前的时候,我看到一个高挑的女人搀扶着一个男人走了进去。

    这原本是很常见的事情,可是我却盯着他们两个看了很久,因为我越看越觉得熟悉。

    那个女人的身材和宋悠然很像,而那个男人身上的西服,和那天我看到单越身上穿的一模一样。

    我站在酒店门口,看着他们两个人进去,然后就看不太清了。

    因为看到的是背影,而且男人还是低着脑袋,我也不敢确定就是单越和宋悠然。

    刘姨也看到了我的目光,她也朝着酒店里面看过去,然后轻声开口。

    “丫头,你在看什么啊?”

    我慢慢地收回目光,慢慢地说。

    “没什么,我们快回去吧。”

    回到了花店,刚到了没多久,单彻就打电话过来,问我有没有回家,说准备来接我。

    我在花店等了没多久,单彻就开车过来了,上了车,我心里还是乱乱的,如果刚才看到的真的是单越和宋悠然的话,那么他们两个是已经发生了关系吗?还是已经是男女朋友关系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上次单越到花店来,态度明明很坚决,说不会接受宋悠然的,可没过多久,怎么两个人就一起去酒店了呢?

    我看着窗外面,越想越觉得不对,没过多久,我开口问单彻。

    “最近,单越怎么样了啊,他也没来花店,去公司有没有不适应的?”

    “单越啊……”

    单彻一边开车,一边开口,但似乎有些犹豫,停顿了一下之后才接着说下去。

    “前一段还好,最近状态似乎不怎么样,我本来想着改天见见他和他聊聊,但是最近也没什么时间。”

    “这样啊…”

    我随口回复,心中有些担忧,如果真的像单彻说得这样,那么昨天我看到的人是单越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这些也都是叔叔打电话告诉我的,叔叔现在身体越来越差,单越又不足够用心,他也很担忧发愁。”

    “我还以为,单彻是真的想开了准备接手公司了,之前他也说自己在公司还好。”

    “不如这样吧。”单彻突然提议,“改天你去代我见见他,问他最近是什么情况,好好劝劝他,不然他的事情让爷爷奶奶知道,就会更担忧。”

    单彻既然这样说了,我也没有理由再拒绝,停顿了一下,我才开口。

    “好,那我改天去见见他。”

    我心中自然有自己的想法,今天的事情,我也需要问清楚,以免他做些什么不该做的事情,他既然是单家的一份子,我也即将成为单家的人,和宋家的那些纠缠不清我自然要问清楚,不然可能会给整个单家带来不好的影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