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0:亲眼所见
    ,精彩无弹窗免费!

    直觉告诉我,单彻和吴雨涵就在那个房间里,每靠近一分,我就更紧张一分。

    快到门口的时候,我的步子竟不由自主地慢了下来,我放轻步伐,生怕发出来太大的声音。

    终于,我站在门口,心中却越发紧张起来。我伸出手,想握住门把,可是那一瞬间,我却犹豫了。

    如果一开门,我真的看到了不好的画面,我又该怎么面对?!

    我深吸了一口气,心里有些害怕,停顿了几秒,我还是下定决心准备开门。

    无论如何,所有的决定都要在看到之后再做。

    终于,我再也忍不住,伸出手握住了门把,直接推开了门。

    门开的那一瞬间,我看到了我这辈子都不愿意看到的画面。

    单彻**着上半身,站在那里。而吴雨涵,正从背后环抱着他!

    那一刹那,有一记响雷就这样直接在我头顶炸开,这一切,都如同梦境一般,虚幻而又残忍。

    他们两个人慌张地转身,单彻在看到我的那一瞬间,立刻伸手推开了吴雨涵,脸上的表情也变了。

    这个事实,对我来说,如同晴天霹雳,一下子把我所有疑惑全部解答,原来,这就是事实!

    我的手用力握紧,眼泪直接涌了出来,我咬住了下嘴唇,下一秒,血腥味就在我的嘴巴里溢散开来。

    单彻看着我,随手拿起一旁的衣服披在了身上,连忙上前一步开口说道。

    “珝珝,你听我解释……”

    “啪!”

    不等他说完,我就直接把门重重地摔上,然后奋不顾身地跑了起来。

    眼泪蒙住了我的视线,我所有的希望,憧憬和对未来的美好期许,都在我看到刚才那一幕时,瞬间毁灭,我只想逃离,想快速离开这个地方。

    跑到了大厅,人也多了起来,我的眼泪不由自主地下落,顾不上别人的眼神,我直接跑了出去,跑出大厅,我伸出手把带在脸上的面具摘下,用力地摔在了地上,眼泪下落,像是断了线的珠子,止都止不住。

    我出了别墅的大院,朝大路那边跑着,天已经完全黑了,我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我只想快点逃离,远离吴雨涵,远离单彻!

    我怎么都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会这样亲眼看到单彻和别的女人抱在一起,果然,他还是背叛了我!

    从那最开始的香水味,日夜应酬晚归开始,那个时候,所有的事情就已经不正常了!他对我忽冷忽热,对我不再像以前那么关心疼爱,陪我的时间越来越少,原来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

    从他越来越多地在外应酬,对我的态度的改变,我就应该察觉他变了啊!还有那天,我第一次和吴雨涵见面的时候,他们两个人都敢有那么亲密的动作,还有吴雨涵对我的公开挑衅,而且最近几天单彻日日忙碌,回来竟然还能有意无意地提起吴雨涵,更明显的是今天他竟然帮吴雨涵说话!还有刚才的那一幕,这一切都能说明他已经背叛我了!

    我突然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挫败感,我走在路边,泪水不断落下,此时此刻的我,一定狼狈地要命吧?

    所有最近发生的事情都一件一件在我脑海里浮现,仔细想来,原来已经有那么多事情暗示我单彻变了,可我却还是愿意相信他,直到我今天亲眼看到,才真的信他对我已经变了心!

    我身上的力气越来越少,我走在路边,朝前望过去是一片黑暗,只有很远才有个昏暗的路灯。

    晚上的风还是很冷的,我没穿外套,刚才就直接这样跑了出来,如今蓬头垢面,就像是一个女疯子,我这样去路边拦车,恐怕也拦不到吧?

    我慢慢地走着,眼泪一直流着,直到两只眼睛都肿地发痛,流不出眼泪。我迈着步子,却觉得异常吃力……

    如今,就算我真的能走回去,我还有地方可去吗?

    单彻的家,我是不愿意再回了,他真的已经让我伤透了心了。

    单彻对我说:“跳舞的时候,我带着你,别担心。”

    可是和他跳舞的人却是吴雨涵。

    单彻对我说:“我的眼睛里只有你,容不下别人。”

    可是我却亲眼看到吴雨涵搂着上身**的他。

    单彻对我说:“我不愿意看到你受伤,我会好好保护你。”

    可是伤我最深的人却是他,他对我冷淡,慢慢疏远,背叛了我,他这样的一举一动,都能够判我死刑!

    我感觉自己的心脏就像是被一把钝刀来回划割,每一次痛都不是彻底干脆的,而是持久且刻骨的。

    伤心,绝望的情感涌上心头,我看不清楚前面的路,但是却不停地朝前面走着,突然,我感觉脚下一绊,我整个人就朝前面跌了过去。

    下一秒,就是浑身传来的四肢百骸的疼痛,我整个人跌在地上,灰土进入我的鼻腔和嘴巴里,我想哭,却哭不出来……

    原来,我陈珝也有这么狼狈不堪的一天。

    我动了动身体,感觉到膝盖上强烈的疼痛,一时半会儿竟然站不起来,我把手握成了拳头,伸开嘴巴直接咬住了自己的手指,想让自己清醒过来。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办,该去哪里,该怎么走下去。

    身后突然响起了脚步声,紧接着,我就听到了一个声音。

    “起来吧?”

    是樊世杰的声音,我感觉到一个带着温度的手覆上了我的胳膊,他微微用力,似乎想要把我拉起来。

    我慌张地低下了头,我没曾想到,他竟然会追过来,我这幅样子,一定很吓人吧?

    我借着他的力量坐起身,把头转到一边,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

    “给你。”

    一块叠的整齐的干净手帕突然递了过来,我愣了一下,没有伸手去接。

    “难道你是想让我亲手给你擦吗?”

    他似乎看出了我的犹豫,又接着说了这么一句,我顿了顿,然后才伸出手接了过去。

    我犹豫,是因为我害怕弄脏他的手帕,同时我也害怕自己这样会和他说不清道不明。

    我擦了擦眼泪,然后握紧了手帕,想要从地上起来,身旁的人伸出了手,拉着我站了起来。

    “我送你回去吧?”

    樊世杰继续开口询问,我转头看了看他,有些犹豫,最终,我还是轻声开口。

    “不用了…我一个人可以……”

    我都不知道我哪里来的勇气说出的这样的话,偏偏最不知所措的时候,还故意要装的无所畏惧。

    “你确定,你一个人可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