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2:突然发烧
    ,精彩无弹窗免费!

    当我意识到樊世杰坐在对面正看着我,怕他再说些什么,我才伸出手拿起了筷子。

    刚吃了两口,我就觉得嗓子口发痛,我皱了皱眉,拿起一旁的矿泉水喝了一口,再拿起筷子,又不想吃了。

    “怎么?不合胃口?”

    樊世杰意识到我的动作,他看着我,轻声询问。

    我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

    停顿了几秒之后,樊世杰又接着开口。

    “这件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我自然明白他口中的事情指的是什么,我沉默着没有说话,半天才开口。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说完,我就直接起身,站了起来。

    “我先去休息了。”

    我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然后转身就回了房间,我把身上的衣服换了下来,去旁边的盥洗室冲了个澡,换上了干净的衣服,然后就蜷缩在床上。

    我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根本就没有睡意。

    今天我所看到的,就恍若梦境一般,无论我怎么回忆,都觉得格外的虚无。

    是单彻他先对不起我的,我从来都没有做过对不起他的事情,如今都已经订了婚,那么多困难我们都携手走过来了,可现在,他却背叛了我。

    这是个我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的一个事实。

    我想了很多,漫漫长夜,我不知道该如何做决定,终于,看到天色微微有些发亮的时候,我再也抗不过困意的侵袭,然后在不知不觉中睡了过去。

    之后,我就做了一个极其漫长和恐怖的梦,我梦见自己无意中迈进泥潭,接下来的所有时间,我都在和泥泞做挣扎,我拼命呼救,却发不出一丝声音,我用力挣扎,却越陷越深。我明明知道自己身在梦境,可是太过真实的恐怖却占据了我所有情绪。我一点点陷进泥潭里,终于,在最后一刻,淤泥淹没过我的鼻孔和眼睛时,我猛地惊醒过来。

    我蓦然地睁开双眼,发现外面已经完全亮了,我长大嘴巴呼吸,却感觉自己的喉咙像是被人用手紧紧扼住了一般,痛得要命。

    我到底是……怎么了?

    我闭上眼睛,疼痛感依然真实地存在,除了疼痛,还有肿胀和干燥的感觉。我再次睁开眼睛,想要用力坐起身来,却感觉浑身没有一丝力气,双臂无力,我的身体刚被支撑着起来,就又直接无力地倒在床上。

    我张开嘴巴,想要呼唤樊世杰,可是喉咙处的疼痛让我的声音变得又尖又小,根本就没有什么力量。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听到了我的声音,就在我试图发出声音的几分钟之后,门突然响了,有人推门进来,接着,我就看到了樊世杰的脸。

    他看到我痛苦的表情,似乎一下子意识到了什么,迈开大步走到床边,伸出手就将手背放到了我的额头上,下一秒,他脸上的表情就变了变。

    “你发烧了!”

    他慌忙地把手抽走,然后伸出手就直接把我抱了起来,然后我就感觉自己在他的怀里晃啊晃。

    他抱着我出了公寓,下了楼,把我放到他的车上,就直接开往医院了。

    一路上,我的脑袋都昏昏沉沉的,坐在车上,时而清醒,时而昏迷,根本就分不清我看到的想到的到底是幻觉还是现实。

    之后我就被匆匆忙忙送到了医院,等到再次醒来的时候,才发觉自己正躺在病床上。

    而樊世杰,就在一边守着。

    我睁开眼睛,看到一旁正吊着吊瓶,里面的液体一滴一滴地下落,樊世杰站在另一边,看到我醒来,脸上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你醒了?要不要喝点水?”

    我点了点头,然后就看到他拿起一旁的杯子,倒了一杯热水,然后送到了我的嘴边。

    我伸出手,打算自己拿住杯子,可没想到樊世杰却拿着杯子躲了一下,然后轻声开口。

    “还是我喂你吧,你刚醒来,还没什么力气。”

    我看着他,犹豫了,我和他,不应该这么亲密的,可是他说的也对,我确实没什么力气。

    想了想,我看着他送过来的杯子,还是低头喝了一口。

    他喂了我几口水之后,直到我摇头,才放下了杯子,我看着他,轻声开口。

    “我是发烧了吗?”

    他冲着我点了点头。

    “嗯,发了高烧,医生说还好送过来的早,不然地话也许会对身体有很不好的影响。”

    昨晚自己情绪起伏太大,再加上从别墅里跑出来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穿外套,吹了那么久的冷风,晚上也没有睡好,今天发烧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我又开口询问时间,得知已经到了下午的时候,大吃一惊,然后意识到似乎因为我,樊世杰他今天根本就没有去做自己的事情。

    犹豫了半天,我才开口。

    “如果你有事情要忙的话,可以不用陪我,我已经好了很多了。”

    樊世杰摇了摇头,嘴上说着不麻烦,可却又接二连三地接了好几通电话。

    之前我就知道,樊世杰的公司经营地很好,他应该有很多事情要忙才对,如今在这里陪了我这么久,应该耽误了不少事情。

    虽然我心中愧疚,可却也没什么办法。

    外面的天色慢慢地暗了下来,樊世杰去外面买了饭带回来,我不知不觉吃了很多,逐渐才感觉到身上有了力气。

    “医生说你要多住院几天,,你身体有炎症,要连着输液才行。”

    我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之后的时间,是漫长而又孤独的,每当我一个人冷静的时候,我都会想起单彻,也许,这对我来说正是一个机会,让我这几天好好冷静,好好地做决定。

    就这样,我在医院里平静地度过了两天,樊世杰因为要忙工作上的事情,所以请了人照顾我,转眼间,两天过去,我的身体也好了起来。

    虽然身上的病好了,可是心里的伤痛却依然没有痊愈。

    没有和樊世杰商量,我就办理了出院手续。

    我也麻烦了他好几天,不能一直这样下去了。出了院之后,我就直接去了花店。

    到了花店门口,我刚推门进去,刘姨和小晴正在忙碌,转头看到是我,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刘姨率先上前了两步,瞪大了眼睛看着我,急切地询问。

    “丫头,你这几天……”

    “没事,出了点事情。”

    不等她说完,我就故作镇定地回答,关于我的私事,还是越少的人知道越好。

    “单先生这几天天天都会过来,说如果你回来了就让我立刻联系他,你看……”

    我摇了摇头,心中依然有些隐隐作痛,坚决利落地开口。

    “不用联系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