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6:手被刺伤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眯起眼睛,看着坐在我对面的宋悠然,有些吃惊。

    最近一段时间,我都没怎么见到她了,如今没想到会在这里和她见面。

    她似乎很开心,脸上带着笑容,可是眼神里透出来的却是尖锐的锋芒,我知道,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恐怕我在她的眼皮下已经死了千万次了吧?

    “你有什么事?”

    我看了她一眼,开口提出疑问,然后又低下头,看了看书页。

    “听说,你最近被甩了?”

    语气里充满了讽刺,在我听来,刺耳又可笑。

    “不说话,看来已经是默认了,我都说了,单彻怎么会看上你?”

    她的语气尖酸刻薄,一句话就将我的怒气给激了起来。

    “呵,我真的不明白有些人,自己的事情还还不好,还这么爱多管闲事,你的心,也真够大的。”

    我停下手上的动作,抬起头,一字一句地看着她说,分明就没有给她半分面子。

    原本这事情本来就够我窝心的了,她还故意这样说,分明就是挑衅,既然她不客气,那我又何必要留情?

    “哼,我就算是再惨,也没你惨吧?婚都订了,不还是被甩了吗?我告诉你,陈珝,你和吴雨涵比,一点优势都没有,你知道吴雨涵的爸爸是谁吗?我劝你啊,还是趁对单彻放手吧,以免耽误了人家的前程!”

    她气冲冲地丢了下了这一段话,然后就直接站起身来,拉开凳子,扭头就走。

    我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她愤愤离去的背影,心中更加气愤。

    没想到我和单彻的事情这么快就传开了,连宋悠然都知道了,恐怕现在,不少人都心知肚明,对我暗中嘲笑了吧?

    还有刚才宋悠然说的,关于吴雨涵的爸爸的事,我半信半疑,心中更是杂乱一团。

    什么叫做现在放手吧?还有什么是我被甩了?

    我端起桌子上的咖啡,猛喝了一口,没想到自己原本想来这里讨个清闲,却没有想到还能遇到宋悠然,我再低下头,书摊开在桌面上,可我已经没有想要再看下去的冲动了。

    我把手合上,放回了刚才的位置,然后就出了咖啡店。

    我沿着路边,慢慢地往花店的方向走,心中却在想着其他的事情。

    看来,也许我真的该和单彻好好谈谈了,一直这样僵持下去,并不是一个好的办法。

    回到花店,洗漱之后,我就躺在床上,思索着该怎么找单彻谈一谈,找什么样的借口和他见面,到底要怎么开口。

    想了很多,我也没有想出什么来,最后,就在辗转反侧中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本来想着要约单彻出来见面谈一谈,可没想到却接到了一个大的订单,附近的一家刚装修好准备开业的饭店订下了六个花篮,需要我们尽早做完,然后送过去。

    接下了这个订单,我们就开始忙碌起来,六个花篮,尽早完成,对我,刘姨和小晴来说,并不是一个简单容易的任务,我们立刻开始着手准备,自然而然,我把要约单彻出来的事情忘记了。

    六个花篮完成之后,立刻就有人把花篮送了过去,一上午就这样过去了,我们都精疲力尽,匆匆吃了些饭,然后就又准备给其他的客人包花束。

    我在柜台前,看着电脑确认订单,然后记录下来一共要准备的花束,这个时候,门上风铃突然响了,我抬头,看到樊世杰走了进来。

    对于他的到来,我已经不足为奇了,他也熟络了很多,很自然地和小晴,刘姨打招呼,然后朝我走过来,把一个纸盒放到旁边。

    “我买了一些刚做好的板栗糕,等下你们休息的时候可以吃一点。”

    我看了他一眼,随口说了声谢谢,然后又低下头开始看电脑屏幕。

    “怎么,今天很忙吗?”

    樊世杰这样问,我顾不上抬头,一边点头一边说。

    “是啊,今天挺忙的,你找个地方做吧,也没时间招待你。”

    “没关系,我就是没事,就过来随便看看。”

    他也不生气,语气里似乎还带着笑意。我也没再说什么,最近他过来也都是这样,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就只是过来看看而已。

    我顾不上其他的,把所有的线上订单确认好之后,然后就开始忙着挑选花束,打包装饰。

    而樊世杰,就自始至终坐在那里,期间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他也会过来搭把手,花束没有了,也会跟着我一起去二楼把新鲜花束给搬到一楼,就这样,不知不觉地就又过了一个多小时。

    地上的被修剪掉的叶子和藤条混杂在一起,还有装饰花束的彩色纸和彩带,没过多久,垃圾就堆在了一起,我看不过去了,把它们扫了扫,想要装进垃圾袋里,可是有的藤条又长又硬,我不得不要用手把它们抓起来然后放进垃圾袋里,可是刚抓住了一把,就感觉到手心猛地刺痛,然后我就立刻松开了手。

    “嘶——”

    我不由自主地倒吸了一口冷气,展开手就看到几根手指上,已经有红色的鲜血流出来。

    一旁的樊世杰突然走了过来,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就已经伸出手拉住了我的胳膊。

    “这么不小心,流血了。”

    这怪我自己太马虎,藤条里混杂又玫瑰藤条,上面带刺,我直接用手,手心被刺破流血也不足为奇。

    “没事…简单包扎一下就好了。”

    说着,我就把自己的手从他的手里抽了出来,和他这样亲密地接触,我是相当不习惯的。

    刘姨过来,看到我手上的伤口,立刻转身拿了放在抽屉里的一些纱布和药水,递给了樊世杰。

    樊世杰又伸出手拉住了我的胳膊,脸色有些严肃。

    “别动,我来给你包扎。”

    虽然心中莫名地有些抵制,但是又没办法拒绝,我只好看着他,任由他这样为我包扎。

    血一直在流,我看着樊世杰低头认真地用棉球擦去流出来的血,竟然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另一个人,单彻。

    我的心突然抽痛了一下,不知道他这个时候在做什么,过得好不好。

    门上的风铃声突然又响了起来,我转头,看到站在门口的人的那一刻,我都在怀疑我的眼睛是不是花了。

    因为门口站着的那个人,正是我刚刚想起的那个人,正是单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