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5:看望单聪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还是选择原谅了刘姨,因为我知道,她其实内心并不坏。

    挂掉电话之后,我长舒了一口气,如释重负,浑身轻松。

    怪不得有一句话是,原谅别人,也是对自己的一种解脱。

    我放下手机,心情竟然不由自主地愉悦起来,看来,有的时候,真的要尝试着多去原谅别人,这样是给别人机会,同时也是给自己机会。

    第二天一早,我很早就醒来了,心情舒畅地去准备了早餐,然后叫醒单彻,陪他一起吃饭。

    “最近公司怎么样了?”

    虽然凭着那天在爷爷奶奶家吃饭的时候他们的对话,我就已经猜到了七七八八,但是我还是想亲口询问一下,图个心安。

    “还好,公司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放心,我会处理好的。”

    单彻把最后一口面包塞进嘴里,然后抬起头看着我,眼睛里已经带着笑意。

    “我知道了。”

    “你要关心的,就是奶奶交给你的任务。”

    他说完,端起牛奶喝了一口,可眼神却依然停留在我身上。

    “奶奶交给我的任务?”

    我有些诧异,一时半会儿没有想起来是什么,可是停顿了几秒之后,我立刻醒悟过来,他指的是生孩子!

    我脸一红,看着单彻便嗔怪道。

    “哎呀,你真是的!”

    “怎么了?害羞了?”

    单彻伸出手,轻轻地刮了一下我的鼻头,我看着他,脸更加烫。

    “快吃完,走,送你上班。”

    他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走到一旁开始穿外套,我也匆匆把早餐吃完,然后跟他一起出门。

    单彻把我送到花店然后就离开了,我照例目送他开车离开,然后转身走进花店。

    推开门,就看到刘姨在里面,她看到我,立刻站起身,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脸上的表情也有些不自然。

    “丫头……”

    她看着我,欲言又止,我深吸了一口气,直接开口。

    “不用说了,我都懂,直接干活吧。”

    她想说什么,我心里已经有答案了,如今,我不需要她的道歉和承诺,只要她从今以后能够好好工作就足够了。

    我走到柜台,把需要准备的花告诉她,她很快也就进入了状态。小晴在旁边,也很开心,笑着忙前忙后,乐不可支。

    只要一直能够这样,我就很满足了。

    有了刘姨,一上午的时间,我们就把所有的装饰花束准备好了,多亏了刘姨,如果没有她,恐怕我和小晴也不会那么快地完成任务。

    忙完之后,吃了午饭,我就联系了可以送花的人,让他等下到店里取花,然后送到祥和大酒店去。

    一切都安顿好之后,已经到了一点了,有刘姨在店里,应该能够忙的过来。那么下午的时候,我就可以趁这个时间去看看单越的爸爸了。

    我交代好刘姨,然后亲手挑了一束鲜花,准备带过去送给叔叔,之后又给单越打了电话,询问了医院和病房号,才出了门。

    医院就在市中心那边,在路上,我买了几盒营养品,还买了水果,才去了医院。

    医院很大,我提着一大堆东西到了住院部,又坐电梯上了八层,才到了单越父亲所在病房的楼层。

    我找到病房号,在门口放下东西,敲了敲门,立刻有人过来开门,门打开,我看到是单越,并不觉得惊奇,因为刚才在电话里,他就说了,他在病房。

    我走过去,把东西放在一边,然后看到单聪躺在病床上,鼻子里还插着呼吸管,紧闭着眼睛。

    我张了张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看来单聪的病情,比我想象地还要严重。

    单越站在我身旁,碰了碰我的胳膊,示意我走到一边。

    我跟着他走到了一边,我看的出他的表情很凝重。

    “爸刚睡着,就先不叫醒他了。”

    我听到他这么说,立刻点了点头。

    “怎么样了?叔叔的病?”

    我看着他,轻声开口,单越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拉着我的胳膊,走出了病房。

    我看着他轻手轻脚地把病房门带上,然后才轻声开口。

    “医生说情况不容乐观,让我和妈随时做好心理准备…”

    单越的声音有些哽咽,我听得出他语气里的悲恸,他的眉毛紧紧拧在一起,我不敢想象,他的心里该承受着多大的压力。

    “别难过,慢慢来,你现在应该做的就是多陪陪他,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时光。”

    我抬头看着这样的单越,心中竟然也不由自主地有些难受,我伸出手,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嗯,我明白。如果你想和爸说说话的话,那就等一会儿,他可能一会儿就醒了。”

    我听着单越这样说,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单越帮过我那么多,如今我既然过来了,就一定要和叔叔打个招呼,说几句话,这样也不失礼貌。

    我和单越重新回去,然后静静地守着床上的那人。

    我看着床上的那个男人,不知何时,他已经变得如此苍老,灰白的发,额头,脸颊上的一深一浅的道道沟壑…各种各样的管子将他包围,让他看起来更加孱弱。

    我轻声叹了口气,心中惆怅。

    看来,无论是谁,都逃不过岁月的手心。

    我和单越沉默了很久,看着床上的男人,谁都没有开口。就连呼吸也都放得很轻,生怕打扰到正在睡觉的他。

    可是突然响起的手机振动声,把我和单越都吓了一跳,我们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单越掏出手机看了一眼,转身就走出了病房。

    他轻轻把门带上,然后我听到他刻意压低的声音,过了几分钟之后,单越才又打开门。

    他把门打开了一半,并没有直接走进来,而是露出了半个身子,冲着我招了招手,示意我出去。

    我立刻会意,放轻脚步走了出去,然后随手把门轻轻带上。

    “怎么了?”

    我抬头看着他,开口询问。

    “公司那边打电话过来,说有急事,需要我过去一趟,爸这里不能没有人看着,你能不能帮我看一下,最多一个多小时,我就回来了。”

    单越看着我,表情认真,我看着他,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你放心过去吧,我就在这里守着,直到你回来。”

    我语气坚定,单越看着我,也点了点头,然后又推开门走进病房,在病床前站定。

    他伸出手又为床上的单聪拉了拉被子,转身看着我。

    “那就拜托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