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9:最大的错误
    ,精彩无弹窗免费!

    “到底是怎么回事?珝珝,你冷静一下。别担心,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陪在你身边的。”

    可能是因为单彻的安慰,也可能是因为他的拥抱,总之,我的情绪真的就这样慢慢地平稳下来。

    “我下午过来看叔叔,单越有事情要离开,让我先帮他照看叔叔,叔叔一直在睡觉,我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有一个订单正在运送的花出了问题,就在医院附近,我本以为不会有什么事情,就匆忙赶过去解决问题……可没想到,等我回到医院的时候,叔叔…叔叔他就已经进了抢救室…然后就……”

    说着,我的声音就开始变得哽咽,喉咙发紧,怎么都说不出来。

    单彻把我抱的更紧,我的头贴在他的胸膛上,能够清楚地听到他铿锵有力的心跳声。

    “这不完全怪你…珝珝,别太自责。人各有命,现在我们只能节哀顺变……”

    我听得出单彻声音里满满的无奈,我轻轻地推开他,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一本正经地开口。

    “那…我们该怎么办,单越他恨我,如果我一直守在病床旁边,也许叔叔根本就不会…就不会出事!”

    “可是事情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我们已经根本没有办法挽救了。”

    单彻看着我,眼睛里带着淡淡的无奈和悲伤。

    我深吸了一口气,什么都没有说,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走吧,去看看叔叔最后一面。”

    单彻看出来我理智了很多之后,他拉住我的手,轻声开口。

    我跟着他,询问了好几个护士,才知道叔叔已经被转到八楼的病房了,在那里,他的亲人会再过来见他最后一面。

    单彻拉着我,慢慢走到电梯口,我走的很慢,心中有些畏惧,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单彻,面对阮青梅,以及爷爷奶奶。

    我心中清楚,如果没有单彻陪着我,恐怕我已经逃走了,我的心里没有办法背负这沉重的负罪感,没有办法承受别人的悲恸,更没有办法让自己不愧疚。

    电梯在八楼停下,我和单彻慢慢走出去,我们彼此沉默着,谁都没我说话。

    我的脚步沉重,每朝着病房走近一步,心中就更加悲痛一分。

    果然,还没有走到门口,我们就已经听到了从病房里传出来女人的哭声。

    走到门口,声音更大,单彻伸出手准备推门,可是在他的手碰到门把的那一瞬间,我却不由自主地拉紧了他的手。

    他回头,看着我,眼神复杂。

    “我……”

    我看着他,欲言又止,他伸出手,直接抱住了我。

    “别怕,有我在。不管什么事情,我都会陪在你身边。”

    他似乎直接就看出了我心中所有的情绪,他轻声在我耳边说着,我顿了顿,然后才点了点头。

    然后,单彻松开我,推门,拉着我走了进去。

    一进门,我就看到阮青梅和单越在屋子里,阮青梅坐在床边,整个人的上半身都伏在叔叔身上,放声痛哭着,而单越则站在窗边,只留下一个背影。

    我们走进去,阮青梅抬头看着我们,看到我的时候,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夹杂着愤恨和怒火。而单越,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似乎已经料到了是我们两个。

    “陈珝,你…你怎么有脸过来?!”

    阮青梅伸出手指着我,两只眼睛通红,像是能够喷出来火一般,她质问着我,我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你说啊?你怎么还有脸过来啊!要不是因为你,你说单聪他会死吗?!”

    那个刺耳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让我整个人都难受起来。

    我低下头,根本就不敢去看躺在床上的那个人,也不敢看阮青梅的眼睛,因为似乎真的就像她说的那样,我自己都为自己感到愧疚。

    “婶婶,你冷静些。”

    单彻握紧了我的手,挡在了我的身前,语气镇定地开口。

    “冷静?!单彻,你自己说,你们是不是故意的?!是不是故意这样对待我和单越!在你们心里,是不是早就巴不得我们全死了!这样你们才好继承单家全部的财产?对不对?!”

    我怎么都没有想到,单越曲解我,阮青梅竟然也会这样想我们。说我有错,我承认,今天的事情我也自责地要命,可是我却被他们说成了居心叵测的人,这样我又怎么可能接受?

    我的眼泪又不由自主地涌出来,我走到单彻的旁边,看着阮青梅,轻声开口。

    “婶婶对不起,今天的事情确实是我的不对,但是您这样说,是不是过分了?”

    “过分?过分的人究竟是谁你不知道吗?!”

    阮青梅不依不饶,立刻厉声反驳,我看着她,心中委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陈珝,你摸着自己良心说,你这样做对得起单家吗?单聪他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偏在你离开之后出事,你就没有一点责任吗?!”

    阮青梅不依不饶,她站起来,指着我朝着我和单彻靠近,语气咄咄逼人。

    我抓紧了单彻的手,眼泪簌簌地掉落下来。

    “婶婶,别这样。”

    单彻用自己的身体挡在我的前面,似乎生怕阮青梅会对我做出什么一般。

    “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准备叔叔的后事,婶婶,你这样不冷静,只会把自己的身体弄垮,单越,你也成熟一点,其实你们心里比我们都清楚,叔叔这个病,根本就没有办法确定,所以今天的事情根本就不该完全怪在陈珝身上。”

    单彻说完,阮青梅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而单越的身体也动了动,他猛地转过身来,怒视着我和单彻,两只眼睛通红,像是充了血一般。

    “你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三道四?你能理解吗?走的人是我爸,所以你们都可以在这里轻松地说三道四!”

    “我怎么不能理解!”

    单彻反驳,语气同样强硬。

    “你真的觉得叔叔走了,我很开心吗?你以为陈珝想让叔叔离开吗?你们都冷静一下行吗?!所有的事情都需要大家一起承担,错不在一个人的身上!”

    “不管怎么说,今天的事情到底怪谁,你们心里应该清楚吧!我突然没了父亲,你们又怎么可能理解?说这么多不就是为了逃避自己的责任吗?!要说错,我也有错!我错在不该什么人都信任!把爸托付给你,是我最大的错误!”

    单越一边说,一边上前了一步,我看得出,从他眼睛里透出来的,是对我满满的恨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