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0:偿还一条命
    ,精彩无弹窗免费!

    如今的我,心中早已被自责和悲痛充满,我怎么都没有想到,仅仅因为我离开了几十分钟,就会发生这样一件大事,把如今所有的一切都打乱了。

    我握紧了手,抬起头,看着单越的眼睛,一字一句地开口。

    “对不起,单越,我也不想叔叔离开,但是我所做的真的是无心之举,如果我要是知道因为我的离开会发生这么严重的后果,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离开病房半步的……”

    “虚伪!陈珝,你知道你现在惺惺作态的样子有多恶心吗!事到如今一切都晚了!人都没了你说这么多有什么用!你把单聪的命还回来!”

    阮青梅突然开口,直接就打断了我的话,她越说越激动,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突然她向前几步,冲着我过来。

    我条件反射地后退,单彻也匆忙伸出手把我护在身后。

    阮青梅扑了个空,被单彻伸出手拦住了,她看着单彻,又看了看被单彻护在身后的我,眼睛里的恨意明显又多了几分。

    “单彻,你还算是单家人吗?!吃里扒外,如今还护着外人,你对你叔叔就没有一点愧疚吗!你的良心呢!”

    她越说越悲痛,声音也变得尖锐起来。

    “婶婶,这事情不能一味地怪在陈珝身上,我们都冷静一下,然后再商量着解决行吗?”

    我听得出单彻语气里的为难,一边是他的亲叔叔,一边是我,他左右为难,这件事情我确实有错,纵然他想要袒护我,也不能过分地偏袒。

    “冷静?单彻你真是没良心!你叔叔他都死了!他站在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你竟然让我冷静?我就不信了,我今天就是要好好地问问陈珝,今天的事情,她是不是处心积虑别有目的的!”

    说着,阮青梅就想绕过单彻,朝我扑过来,单彻伸出手一把抓住她的胳膊,阻止着她进一步的动作。

    “婶婶!”

    单彻提高声音,伸手挡着阮青梅,阮青梅看没有办法推开单彻,两腿一软,直接跪坐在地上。

    “你说我造了什么孽啊!你们单家就是和我们过不去!你们就是见不得我们好!你说……我造了什么孽!”

    如今的阮青梅,就如同一个乡野村妇,抱怨着天地,仿佛所有人都亏欠她,她扯着嗓子,抱怨着,哀嚎着,我看着她,心里不停地抽痛。

    不管怎么说,今天的事情确实怪我。

    我心里怀着满满的愧疚,看着阮青梅坐在地上歇斯底里,耳膜也快被震破了,心里乱作一团。

    我伸出手,轻轻地拉开单彻挡在我前面的手,朝着阮青梅迈进了一步,单彻突然拉住了我的手腕,我抬头,就看到了他质疑和担忧的目光。

    我努力扬起了一个微笑,试图安慰他,又朝着他轻轻地摇了摇头,然后再次推开他的手。

    我在阮青梅面前站定,然后慢慢蹲下身子,看着那个蓬头垢面,满脸泪痕的女人,轻声开口。

    “婶婶,对不起,您说,我要怎样弥补,只要您提出来,我都答应。”

    我的喉咙发紧,这些话有些颤抖地从嗓子口吐出来,我无奈,心痛。我这样,是因为我如今已经没有办法了。

    “弥补?”

    她慢慢抬起头,我看着她充满泪水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更加强烈地感觉到了她心中对我的恨意。

    “那你就偿还一条命!”

    也就是在那一瞬间,她猛地伸出手,双手猝不及防地握紧了我的脖子,我立刻就感觉到了压迫感。

    这是我从来没有想到过的事情,阮青梅她对我是这么地仇恨,我感觉越来越难受,她的表情也随着用力狰狞。耳边响起了单彻的惊呼和叫声,他过来,伸出手就去扯阮青梅的手,可是她的手却没有丝毫要松开的意思。

    我感觉自己想要干呕,嗓子口被紧紧握住,根本就喘不过气来,我看着阮青梅脸上的表情,越发恐惧。

    “够了!”

    突然一声熟悉的声音传来,紧接着没几秒,我脖子上的束缚就松开了,我眼前发黑,大口地喘着气,倒在了一个怀抱里。

    “青梅!你这样过分了!”

    我闭紧眼睛,大口地喘着气,随后才慢慢地睁开眼睛,然后就看到了站在病房门口的爷爷奶奶。

    爷爷奶奶的脸色都很难看,他们铁青着脸,看着坐在地上的阮青梅。

    我被单彻搂着走到了一边,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单彻的手握着我,握得很紧,我惊魂未定地看向婶婶,她依然坐在地上,目光呆滞无神。

    爷爷慢慢地走过来,脸上已经透露出自己的愤怒。

    “怎么?今天再死一个才算了结吗?!”

    他站在床尾,看着阮青梅,怒声呵斥,语气里夹杂着满满的威严。

    地上的女人垂着头,自始至终都没再说什么。

    站在墙角的单越突然动了动,他走到了阮青梅身边,伸出手就将她拉了起来,然后扶着她走到了一边。

    一时之间,病房中静得连掉下一根针都能听的清楚。

    奶奶慢慢地走到了床边,轻轻地掀起白色床单的一角,随后脸上的表情就变了,她的眉毛皱在一起,似乎在强忍着悲痛的情绪,可是停顿了一会儿之后,她还是没有声息地把白布盖上,然后慢慢地转过身去。

    一切,所有的悲痛情绪,愤怒和伤感都在慢慢酝酿,虽然没有声息,但却能够让人感觉到前所未有地沉重。

    爷爷一脸严肃,停留了很久才开口。

    “单越,着手准备丧事吧,单彻,帮着一起准备。”

    “不需要!我爸的事情不需要别人插手!”

    爷爷的声音刚刚落下,单越就直接开口,语气坚决,不留余地。

    顿时,气氛更加尴尬。

    爷爷没有立即开口,停顿了几秒之后,他才说。

    “罢了,那你自己准备,今天都早点回去休息,明天去单家,我有事情要说。”

    爷爷慢慢地转过身去,谁都没看,迈开步子往外走去,他走得很慢,在叔叔的床边明显地停留了一下,可他却没有驻足停下看床上那人的最后一面,他叹了口气,走到一边,看了看奶奶,奶奶立刻会意,跟着他慢慢地走了出去。

    爷爷奶奶离开之后,单彻就握紧了我的手,我看着他,站起身来,他把我搂在怀里,然后带着我慢慢朝外走。

    走到门口的那一小段距离,我仿佛走了一年,每一步都是艰难无比的,我的余光,始终能看到床上的那一抹白色,直到走出病房,才消失。

    可是我知道,那一抹白色会永远存在,因为,那是一份愧疚,会永远停留在我的心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