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1:为了财产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随着单彻走出医院,外面的天色早就已经黑了,我长长地叹了口气,回想着今天一天发生的事情,竟然如同一场梦境一般。

    “饿了吗?我带你去吃点东西。”

    单彻搂着我,轻声询问着。

    可是我如今哪里有胃口吃饭,又怎么吃的下饭呢?

    我轻轻地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单彻看到我的反应,他停下脚步,看着我,沉默了。

    几秒之后,他握紧我的手,慢慢开口。

    “最可怕的,你知道是什么吗?别人可以怪罪你,埋怨你,但是你要清楚,今天发生的事情,根本就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你无需过度自责。”

    单彻语气很严肃,我抬起头,看着他眼神里的认真,一时之间无言以对。

    他说的对,此时此刻我的内心,无比自责,无比愧疚。

    “你好好想想,叔叔的病很严重,你今天的错误,只是一个意外,没有人知道他会突然病危,这世界上所有事情都包含着未知,不管你怎样愧疚难受,事情已经发生了。”

    我当然明白单彻的意思,他解释,劝导我,都是为了让我不要那么愧疚罢了。

    “可是…我对单越,根本没有办法交待。他今天离开之前,特意嘱咐我,让我好好守着叔叔,我答应了,却没做到……”

    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单彻的脸在我的眼里变得模糊,我闭上眼睛,泪水就直接顺着我的脸颊滑落。

    下一秒,我就被人拥进了怀抱。

    “好了…别难受了,单越他,也一定很难受,我知道他也是一时心急,慢慢地,过段时间,我找他好好说说,他会理解的。”

    我抱紧了单彻,如今,我的所有的寄托都在他的身上,若没有他,我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走下去。

    之后我浑浑噩噩地被单彻带回了家,安顿着睡下。

    再醒来的时候,日上三竿,时间已经不早了。

    单彻已经不在床上,我匆忙起床,心中有些发慌,他不在,我自然会感觉到不安。

    我光着脚踏在地板上,冰冷的感觉从脚底板传入整个身体,可是我顾不了那么多,打开门就往外走去。

    匆忙地走到楼梯口,然后下着台阶,直到听到楼下有动静,心中才稍稍安心。

    “单彻?”

    我跑到一楼,叫着他的名字,几秒之后就看到单彻站在厨房门口,朝我看了过来。

    “醒了?”

    我小跑过去,伸出手就抱住了他。

    昨天单家发生了那么大的一件事,若是连单彻都不肯站在我身后支持我的话,那么,我就真的孤立无援了。

    所以,睁开眼就要看到他,知道他陪在我身边,我才会觉得安心。

    他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发,半天才轻声开口。

    “怎么了?连鞋子都没穿。”

    “我怕睁开眼,你就离开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地吐出这句话。

    “傻瓜,不会的。”他的声音里俨然带着宠溺和笑意,“快去穿上鞋,吃点东西,我带你去单家。”

    听到他这么说,我顿了顿,点了点头,转身走开。

    确实到了该面对的时候,不管怎样,昨天发生的事情,今天也必须有一个解决方法。

    我听从单彻的话,回去穿上了鞋,又下来乖乖地把早餐吃了,然后就跟着他一起上车,准备回单家。

    一路上,我和单彻都没说几句话,我们沉默着,心中都有心事。

    越靠近单家,我越担忧。

    不管怎么说,叔叔都是爷爷奶奶的亲儿子,如今他离开,我确实有责任。会不会因为这件事,爷爷奶奶会对我有什么不好的看法。

    还有,就算他们还能接受我做他们的孙媳妇,可是阮青梅和单越呢?他们也不会接受我了吧?

    阮青梅昨天恨不得杀了我,今后又怎么可能会接受我认可我呢?还有单越…每每想到他,我心里总是充满了愧疚。

    我轻声叹了口气,一路上都怀着这样的担忧,直到车子开进了单家的院子。

    院子里停着一辆车,我知道,那是单越的车,看来他和阮青梅,已经到了。

    我和单彻下了车,然后他带着我,走到门口,在踏进大门的时候,他转头看了看我,握着我的手又紧了一分。

    “别担心,一切都有我。”

    我一路上几乎都在沉默,忧心忡忡,单彻又怎么会不明白我的忧愁,他这样说,不过是为了宽慰我的内心罢了。

    我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跟着他一起走进客厅。

    果不其然,爷爷奶奶,以及阮青梅和单越,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我和单彻一踏进门,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我们了。

    我随着单彻走过去,冲着爷爷奶奶微微鞠了鞠躬,然后坐在了阮青梅他们对面的沙发上。

    从我一进门,阮青梅的目光都停留在我的身上,我坐下后,慢慢地看向她,她的眼睛红肿着,看来昨晚睡得并不好,看着我的眼神也依然带着怨恨。

    我慢慢地别开目光,尽量让自己不太在意她的目光。

    “好了,既然人齐了,那我就开始说了。”

    爷爷开口,声音雄厚,无形中带着威严。

    “昨天的事情,是我们大家都不愿意面对的事情,可是没有办法,事到如今,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只能说,天意如此。单聪他身体不好,在座的人都知道,所以所有的责任不能完全推到陈珝身上。但是昨天陈珝确实有责任,事已至此,再去追究谁的对错都没有任何意义了,所以不管是青梅,还是单越,你们都要以客观的心态看待这件事情,着手准备葬礼,才是眼下最要紧的。陈珝,既然你有责任,就诚心道歉,请求青梅和单越的原谅,再以儿女所行礼节,陪同单越一起守孝三天三夜,也算是诚心送你叔叔一程吧。”

    爷爷一口气说了这些,我一直低着头,静静地听他说,他话音刚落,阮青梅就开口了。

    “所以,爸,这件事就打算这样过去了吗?”

    她的声音有些嘶哑,我抬起头,看到她转头,看着爷爷质问。

    “不然你还打算怎么办?要陈珝一命抵一命吗?!”

    爷爷显然有些不悦,可是阮青梅依然不依不饶地质问。

    “我觉得这件事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单聪他早不发病晚不发病,偏偏在陈珝离开了发病?我怎么会知道陈珝她是不是故意见死不救的!她已经和单彻订了婚,已经算是单家的半个儿媳妇了,谁知道她是不是为了单家的财产才……”

    “闭嘴!”

    没有等她说完,爷爷就气愤地打断了她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