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2:不做单家的媳妇,能做到吗?
    ,精彩无弹窗免费!

    接下来,气氛变得异常尴尬。

    她虽然没有把话说完,但是在座的每一个人都理解了她的意思,她这样说,就是在指明我是为了单家的财产故意想让叔叔发病出事的。

    我握紧了拳头,心中很是气愤。她可以责怪我,可以打我骂我,可我怎么都没有想到,我在她心里,竟然是一个怀着不轨想法的卑鄙小人。

    我的指甲嵌入掌心,我用力咬着下嘴唇,想要把眼泪逼回去。

    “婶婶,自打我和单彻订婚之后,一直就敬重叔叔和您,对于单家的财产,我压根就没有什么非分之想,昨天的事情,完全就是一个意外,我知道,我确实有责任,可是您不要这样想我可以吗?爷爷说得,我可以接受,别说是守孝三天,就算是十三天,三十天我也愿意,只要您肯原谅我。不管怎么样,我只希望您可以理智一些,也理解一下我。”

    这段话,是我含着眼泪说完的,可是阮青梅压根就不信我的话,她冷冷地看了我一眼,什么都没有说。

    “青梅,你想怎么解决?怎样才能原谅陈珝?”

    一直沉默不语的奶奶突然开口。

    奶奶这样一问,阮青梅反倒不说话了。

    气氛一时之间静谧下来。

    “不做单家的媳妇,能做到吗?”

    单越突然开口,我猛地抬起头,对上他的眼睛,我能清楚地看出他眼睛里的讥讽和厌恶,可是更让我诧异的是,他竟然这样说。

    我咬着下嘴唇,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其他人也都沉默不语。

    终于,单越又开口。

    “做不到吧?呵。我们不需要她做什么,但是…也不会原谅她。爷爷奶奶,我们先离开了,葬礼有很多要准备的。”

    说着,他就移开目光,看向爷爷奶奶,说完之后,拉着阮青梅就朝外面走去。

    爷爷奶奶的脸色都很难看,谁都没有说话。

    他们走了之后,我们四个人坐在那里,没有人愿意开口,几分钟之后,单彻才缓缓开口。

    “爷爷,奶奶,这件事……”

    “陈珝,就按着我说的做吧。”

    爷爷开口,可眼神并没有看向我。

    “好。”

    我轻声应下。

    “单彻,媒体那边,别忘了打点一下,山水集团才刚刚好转了一些,别让一些捕风捉影的言论再影响到生意和股票。”

    “好。”

    单彻也连忙应下,之后爷爷没有再说什么,站起身转身就朝着二楼走去,背影坚决而果断。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我心中竟然不由自主地有些感怀,同时还有些敬佩。

    爷爷之所以能够在生意场上把山水集团经营到如今的程度,恐怕和他的冷静,明睿脱不了关系吧,昨天在自己亲儿子的病床前,都能冷静地不多看一眼,不拖泥带水,不被情感冲昏头脑。今天能在所有人面前掩饰自己的悲痛,客观公正,这就是我敬佩他的原因。

    “陈珝啊,今天青梅说的话,你别放在心上,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去做,知道吗?”

    直到爷爷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奶奶才慢慢开口。

    我看着她,认真地点了点头。

    “奶奶,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之后单彻又和奶奶说了几句话之后,我们就离开了。

    从单家出来,我们上了车,单彻开口问我。

    “送你回家,还是去花店?”

    “去花店吧。”

    我轻声开口,心情依然有些惆怅。

    单彻也没多说什么,沉默着开车送我去花店,没多久,就到了花店,我下车,刚想和单彻说句话,他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喂?什么事。”

    “好我马上过去。”

    他表情严肃,匆匆地说了几句话之后,然后就挂掉电话,转头对着我开口。

    “公司那边有点事情,我现在要赶过去。”

    “好,那你去吧。”

    我不敢耽误单彻的事情,下了车之后,看着他匆匆离开,然后就转身回了花店。

    心头莫名地失落,进了花店,刘姨和小晴正在店里忙碌,看到我之后,刘姨立刻站了起来。

    “回来了啊?”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今天有两个人过来送钱,一个说是祥和大酒店订了花的,过来把尾款送了过来,说是很满意这次的订单,以后还会有合作。还有一个过来说是赔偿损失费的,钱都在前台。”

    刘姨说着,指了指前台。

    我顺着她的手势,看了看放在那里的两个信封。

    我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就算是拿了钱又怎样,又有谁知道我为了这些,付出了更大的代价。

    我呆呆地坐在前台的椅子上,心中依然乱成一团。

    想了很久,我拿起手机,拨给了一直合作的那个鲜花供货商。

    “喂?你们那边,提供办丧事用的白菊花吗?”

    从刚开了花店,我就一直和这个鲜花供货商合作,但是我的花店里从来不出售丧事用的花,可是如今,出于心中的愧疚,我打算亲自准备十个白菊花花篮,给叔叔的丧事做准备。

    “有倒是有,可是你们花店不是向来不售菊花的吗?”

    “有用,订下一批,尽快给我送过来吧。”

    我轻声开口,语气淡淡地,那头立刻答应下来。

    我挂了电话,放下手机,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在花店浑浑噩噩度过了一天,等到快要关门的时候,单彻给我发了一条短信。

    “今天晚上公司加班,你一个人吃好,我晚些回去陪你。”

    看到他这样的消息,我心中自然失落,可是我没有办法,给他回了短信,然后一个人回家。

    回到家里,我并没有什么胃口吃饭,冲了一个澡,然后就躺在沙发上等单彻回来。

    脑海里昏昏沉沉,来来回回播放的画面都是这两天发生的事情。

    “嗡嗡嗡——”

    突然响起的振动声让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个激灵,我动了动身体,从沙发的一角摸出手机。

    手机屏幕上不停跳跃着樊世杰的名字,我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个时候给我打来电话。

    犹豫了一会儿,我还是接下了电话。

    “喂?”

    “陈珝。”

    他轻声叫着我的名字,似乎想说什么,却又犹豫了。

    “怎么了?有什么事?”

    “没什么。”他语气淡然,停顿了几秒又接着开口,“我听说,单聪他去世了。”

    他的语气不是反问句,而是陈述句。

    我顿了顿,半天才说话。

    “嗯。”

    “那你…还好吗?”

    我怎么都没有想到,他会这样说。

    单聪他有着自己的公司,而且经营不错,再加上他是单家的人,在生意场上也认识不少的人,如今他突然去世,这件事自然会传出去,单聪他死于病发,可以说除了单家的人,应该没人知道单聪的死和我有关,但是樊世杰为什么会这样问?

    我有些紧张,喉咙发紧,半天才说出话来。

    “你这话…什么意思?”

    “那天,我在医院看到了你,你哭的很伤心,我就找人调查了一下,然后就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