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3:发出讣告
    ,精彩无弹窗免费!

    樊世杰说完,我心中竟然有些莫名地恼火。

    “你调查我?樊世杰?”

    我咬了咬下嘴唇,轻声开口质问。

    “我只是担心,你别多想。”

    他淡淡地开口,语气风轻云淡,我顿了顿,没有再说什么。

    “还有,南城新闻上已经发出了单聪的讣告,你看到了吗?”

    讣告?我怎么不知道?

    “讣告…?”

    我慌忙地翻看着放在一旁的电脑,果然,打开南城新闻的主页,我就看到了关于单家的新闻。

    新闻上公布了单聪死亡的时间,地点,以及死因——因病去世,并且还告知了举行葬礼的时间和地点,葬礼在后天举行,地点是南郊的墓园。

    我轻声叹了口气,心中有些隐隐的惆怅。

    “喂?陈珝,你还好吗?”

    樊世杰的声音从电话那头穿了过来,我反应过来,定了定神,然后开口。

    “嗯。”

    “嗯,那没事的话,我就先挂掉了。”

    樊世杰并没有再说什么,留下了这么一句,就直接挂掉了电话。

    我看着亮起来又暗下去的屏幕,心情复杂。

    如今的樊世杰,和之前很不同。

    相比之前那个爱憎分明,还带着几分风流的樊世杰,他成熟稳定了很多。似乎从宋悠萌去世之后,他就变了,性情,行为都变了很多。

    可是为什么,我总觉得,他特别关心我的事情,不知道是巧合还是错觉,我总觉得他在似有似无地接近我,靠近我。

    我脑子里乱乱的,乱七八糟的想法堆在一起,我的太阳穴不由自主地跳动起来,我深吸了一口气,伸出手用力地按了按眉心。

    花店关了门,我和刘姨小晴告别,然后就离开了,准备回家。

    回到家之后,我先洗了个澡,然后找出了一套纯黑色的套装,为后天参加葬礼做准备。

    衣服有点褶皱,我拿了熨烫机准备把衣服熨展,脑海里却不知不觉地想到了今天上午在单家的时候,单越说的话。

    他竟然说让我不做单家的媳妇,才愿意原谅我。可是他明知道这个要求我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所以他这样,分明就是在故意为难我,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要原谅我。

    想到这里,我的内心不由自主地抽痛着。

    楼下传来了脚步声,我深吸了一口气,回过神来,继续着手上的动作,果然,没有多久,单彻就打开门走了进来。

    他脸上的表情略微严肃,直到走到我的旁边才开口说话。

    “后天,叔叔的葬礼…”

    “我知道,所以我才在准备衣服。”

    不等他说完,我就已经接过他的话,他低下头,看了看桌面上的衣服,慢慢开口。

    “你怎么知道的?”

    我心头一紧,有些犹豫,我总不能告诉他,是樊世杰告诉我的吧?

    “我看到南城新闻上发出来的讣告了。”

    “嗯,到时候,就按照爷爷说得吧,以儿女之礼节,守孝三天三夜,你放心,我会陪着你的。”

    说着,我就感觉到肩头一暖,有一只手轻轻地覆在上面了。

    我转头,看到了那只修长的手,又看向单彻,对上他漆黑如墨的眼睛,我轻声开口。

    “你不用陪我,这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

    我心中明白守孝的痛苦,白天晚上都要跪在灵堂前,膝盖会累酸发麻不说,休息的时间又少之又少,而且几乎整夜跪在灵堂前,面对冷冰冰的灵牌,也会害怕发毛的吧?

    我守孝三天三夜,是为了弥补我对叔叔的愧疚,而单彻,按理说,他并不需要这样。

    “我已经想好了,陪着你,你放心好了。”

    他放在我肩膀上的手稍稍用力,我看着他的眼睛,心中莫名地觉得安心。

    “那好。”

    商量好之后,我们就都早早地休息了。

    我本以为自己可以睡个好觉,可是我却又偏偏做了噩梦。

    噩梦,当然是和叔叔有关的,我梦见阮青梅,梦见单越,他们把我拦住,伸出手指着我质问,非要讨一个说法,我惊慌失措,逃跑着,寻找着,却找不到一个能够帮我的人。

    最终,我被阮青梅用力一推,直接跌进了无穷无尽的深渊之中……

    当我尖叫着从梦中惊醒的时候,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片漆黑,我这才意识到,原来自己刚才做的只是一个梦,身旁立刻有了声响。

    “怎么了?珝珝?”

    紧接着灯被打开,我看到单彻一脸担心的表情,立刻伸出手抱住了他。

    眼泪就这样没有任何征兆地流淌下来,我的心脏砰砰直跳,根本就慢不下来,我抱紧单彻的身体,不愿意松开。

    “珝珝……做噩梦了?好了好了…我在呢……”

    他也反手轻轻地抱住我,然后轻拍着我的后背安慰我。

    “你说…单越和婶婶到底会不会原谅我…?”

    我抽噎着,喉咙发紧,声音从嗓子口挤出来。

    单彻拍打着我的后背,轻声叹了口气,停顿了几秒之后才开口。

    “放心,会的,早晚我会找他们谈谈的,相信我。”

    最终,单彻一点点哄着我,直到我再次睡着。

    之后,就是被他叫醒,该起床了。

    半夜做的那个梦,又真实又虚幻,我总觉得我半夜醒来哭泣也像是一场梦,真真假假,我根本就分不清楚。

    单彻最近几天似乎都很忙,家里的事情一团糟,明天又是叔叔的葬礼,除了这些,公司似乎也有很多事情需要他去处理,我知道他忙,也不多说什么,到了花店的时候,我看到了地上放着刚运过来的那一批白菊花,心中隐隐作痛。

    刚走进花店,刘姨就一脸疑问地走过来,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地上的花。

    “这些花…是怎么回事?店里不是不接丧事办理吗?”

    我深吸了一口气,停顿了一会儿之后才回答。

    “一个亲戚去世了,破一次例,今天我们要准备十个花篮。店里就先不营业了。”

    说完,我就走到门口,把“暂停营业”的牌子挂到了门外,然后又回到店里反锁上了店门,接着就开始把花束拖到正中央,准备开始工作。

    刘姨虽然诧异,但是看到我的动作之后也不敢再犹豫,连忙过来帮着我张罗,连小晴也察觉到气氛的不对,但也不敢多问什么,只是连忙过来帮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