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4:送花篮
    ,精彩无弹窗免费!

    平日里我虽然擅长插花,打理包装花束,但是做丧事要用的白菊大花篮,我还是第一次,我先是把花篮的竹条框架撑起来,然后就开始搭配和白菊可以相配的绿叶,准备插花。

    刘姨也不擅长,看着我怎么做,也跟着学。虽然这看上去并不难做,但是等我们真正动手的时候,却发现白菊花篮根本就不好做。

    我们就这样忙碌了一个上午,才做出了四个花篮,明天的丧事需要用,那我们最晚今天晚上就要送过去,虽然这些值不了多少钱,但是最重要的是我的心意,我想单越和阮青梅,应该也不会不接受吧?

    我心中越想越乱,手上的动作就越发着急,恨不得立刻就把十个花篮都做出来,可是我越着急,动作就越乱,根本就做不好。

    刘姨似乎也看出来了我心中有事,她放下手中的东西,转身离开,去一旁接了一杯热水,端过来放在我旁边。

    “喝点水吧,这种事是急不来的。”

    我看着那杯冒着热气的热水,心中有些迟疑,最终,我还是放下了手里的花束,擦干净了手,然后喝了一口水。

    “快到下午了,还是先吃点东西吧,只有有了力气,才能做的更快更好。”

    听她这样说,我心中也表示赞同,起身和她们一起,去了旁边的餐馆里吃了饭,紧接着又回来开始工作。

    下午的时候,手上的动作显然是流畅了很多,做花篮的速度也提升了,经过了几个小时的努力,我们三个人终于把十个花篮都准备好了,原本我还想休息一下,可谁知看到墙上的表,已经五点多了,便不敢再耽误了,匆匆忙忙联系了可以拉货的人,准备到南郊的墓园去。

    我顾不上吃晚饭,就跟着运货的人一起,前往城南郊区。

    车子行驶在路上,我有些纠结,心情复杂。

    给单越他们送花篮的事情,我并没有告诉单彻,因为我怕他知道会不同意,但是我更害怕的是阮青梅和单越会不会接受。

    我心中慌张,握着手机犹豫了好久,都不知道该不该事先给单越打个电话。

    直到车子快要行驶到目的地,我才反应过来,我这样直接过去,反倒显得突兀没有礼貌,倒不如先打电话给他说一下。

    我咬了咬牙,拨下了单越的手机号。

    那头持续传过来的拨通的声音,让我更加紧张。

    我握紧了手机,一直在等单越接电话,可是我拨了几通电话,都没有人接。

    看来,他是铁了心不打算原谅我了吗?

    我听着那头传过来的“无人接听”的提示音,心中慢慢平静下来,算了,我还是直接给他发条短信好了。

    “单越,我是陈珝,今天我自己亲手做了几个花篮,准备送过去,不管你原不原谅我,这点东西,希望你都能接受,这只是我的一点心意。”

    短信发送成功,我心中原本有些慌张的心情慢慢地冷静下来。

    转眼,车子就停到了墓园的门口。

    “能把车开到里面吗?这些东西从这里运过去可能会有点远。”

    我轻声开口,对着司机说。

    可没想到,我刚说完,司机脸上就露出了难色。

    “这……我这是刚买的新车,进到墓地里可能会有点晦气…”

    我看着司机的表情,心中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看来他是不愿意开着他的车进到墓园里面了。

    我顿了顿,有些无奈地轻声开口。

    “那好吧。”

    我把钱给了他,然后下车,司机也匆忙跟着我下了车,帮我把车上的那十个花篮从车上运下来。

    十个花篮都运下来之后,司机就开车离开了,我站在墓园门口,看了看那些花篮,又看了看墓园里面,有些无可奈何。

    看来,如今就只能我搬着花篮一步步走到葬礼举行的前厅了,所有的坟墓都在墓园的后方,前方的大厅主要是用于举行葬礼,虽然门口距离前厅并不是特别远,但是十个花篮,我要来来回来跑好几趟,才能把所有的花篮都运过去。

    我拿出手机,看到上面没有收到任何人的消息,也没有收到单越的短信回复。

    莫名的失落感涌上心头,我叹了口气,把手机收好,然后试图同时搬着两个花篮往里面走,还好花篮并不太重,我搬着两个慢慢地往里面走,走走停停,半天才走到前厅的门前,我放下花篮,上了台阶往里面走,果然看到外面的滚动屏幕上面显示着明天要举行的葬礼是单聪的。

    我重新回去,又抱着两个花篮,一点点地搬运,就这样,我来来回回跑了好几趟,才把十个花篮都运到前厅的大门口。

    不知不觉,我已经累了一头汗,我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心情,然后朝前厅走过去,刚迈步进去,我就看到了门口放着的葬礼需要用的装饰,再往里面走,我看到了来来回回在忙碌着正在布置葬礼现场的人,然后就看到了房间的最里面,是单聪的灵堂,他的黑白照片已经摆在了桌台上,祭品已经摆好,旁边是拥簇着的菊花。

    一个熟悉的背影正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看着那张照片。

    我握紧了手,心中有些紧张和担忧。

    我慢慢地朝着单越走过去,如果这个时候我说想要和他好好谈谈,他会答应吗?如果我说要向他道歉,他又会接受吗?

    我慢慢地走过去,心中纠结着,盘算着我该怎么开口。

    可是还没走几步,就有一声尖锐的声音打破寂静。

    “陈珝,你怎么在这里?!”

    我连忙转头,循声望去,看到了从一旁走过来的阮青梅。

    顿时,我的脚步就顿在了原地,不知道是该向前还是该停下来。

    她快速朝我走了过来,眼神尖锐又厌恶,我连忙转头,看到单越已经转身,他站在那里,冷冷地看着我,看着我的眼神就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

    我深吸了一口气,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阮青梅已经走到了我的面前。

    “谁让你过来的?!你怎么还好意思来这里?!出去!”

    我看向她,她的语气不容置喙。

    “婶婶,我……”

    “别叫我婶婶!出去!现在就出去!”

    刚到嘴边的话就被她直接打断,我看得出她态度坚决,不敢再说什么,只好往后退步。

    她赶着我,一直把我赶到门口,正在忙碌着布置现场的人都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我们。

    “婶婶,我过来是送花篮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