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5:碰壁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看着阮青梅,怯生生地开口,然后微微转身指了指身后的花篮。

    她看了一眼,眼神里露出了鄙夷的目光。

    “陈珝,你不要在这里假惺惺了。你送的这些,我们不需要,我们不会原谅你的,不管你怎么白费力气。”

    “婶婶,我知道我有错,但是这些是我亲手做了一整天的,算是我的一点心意,您就收下吧。”

    我看着她,希望她能收下这些,也算是我的一点弥补吧。

    “陈珝,你真的把自己当成单家的一份子了是吗?你害死我丈夫,别人不知道,你觉得我还不明白你的意思吗?你居心叵测,从一开始我提分家,你就不愿意,是因为你根本就不想把单家的财产分给我们,不愿分给单越,所以我当时让你去给老人说分家的事情,你不愿意。如今你害死我丈夫,不就是害怕我们家跟你和单彻争夺单家的财产和继承权吗?我告诉你,你休想得逞,只有我阮青梅在这个世界上一天,我就会力争单家继承权!”

    阮青梅越说越激动,虽然她刻意压低了声音,但是我还是能感受到她语气里带着的力度,她的眼睛逐渐红了,说这些话的时候都是咬牙切齿的。

    我看着她,心中感觉到的是前所未有的陌生。我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件事如今怎么又和单家的继承权混杂在一起了。

    “婶婶,我从来就没有这意思……”

    “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单聪也不会愿意看到你的!单越也不会愿意!你走!带着你的东西走!”

    阮青梅伸出手,用力地推了我一把,我猝不及防地向后面退了几步,差点摔倒。

    阮青梅又走上前来,在台阶上,伸出腿就直接把台下的花篮踢倒。

    “别啊!”

    我声音还没有落下,我就看到她抬脚直接朝花篮踩了下去。

    竹条支撑起来的框架一下子被踩扁,紧接着就是菊花被踩在地上,仅仅几下,一个花篮就这样被毁掉了。

    我心口发痛,连忙快步上前,伸出手试图拉住她。

    “婶婶,别踩了,这是我给叔叔做的……婶婶……”

    可是我根本就拉不住她,她用力一甩,我没注意脚下,一个踉跄,就摔倒在一旁。

    腿上,身上的疼痛让我更加清醒,我皱起眉头,看着阮青梅依然在不停地踩着那些花篮,转眼间,原本好好的花篮就成了一堆破烂。

    我深吸了一口气,眼泪已经不知不觉地涌进眼眶,看着阮青梅不停地毁坏着花篮,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妈,算了。”

    突然响起来了单越的声音,我转过头,看到单越已经站在了门口。

    “单越,事到如今你还为她说话?!她可害死了你爸!”

    阮青梅转身,难以置信地看着单越,歇斯底里地嘶吼着质问他。

    “我不会忘记的。”

    单越冷冰冰地吐出了一句话,眼神朝我看了过来,我泪眼迷蒙地看着他,心中难受又痛苦。

    “她害死我爸,我怎么会忘,今天放她走吧,在爸的灵堂前这样喧哗,爸怎么能安息。”

    他虽然对着阮青梅说,但是眼神却直勾勾地盯着我,他眼睛里面布满了血丝,嘴巴周围也有些没有来得及剃掉的胡渣,看上去很是憔悴。

    阮青梅听到他这样说,才慢慢平静下来,不再说什么。

    “你赶快走,不要再让我看到你!”

    她压低声音,丢下了这么一句,然后转身走进大门。

    单越依然站在那里,眼睛看着我,始终都没有移开。

    我站起身,身上依然有些隐隐作痛,我皱了皱眉,看着他,轻声开口。

    “单越,你听我说,我真的不是故意离开的……”

    “你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你能让我爸起死回生吗?你能吗!”

    他语气强硬,眼睛里面透出来的是凛冽的目光。

    我看着他,一时之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带着你的垃圾,滚!”

    他看着我,眼神里满是言语和讥讽,用极其厌恶的语气丢下这一句话,然后径直转身,朝门口走去。

    我看着他坚决又冰冷的背影,心口发冷。

    我不知道自己站在那里停留了多久,天色慢慢完全黑了,我长长叹了口气,然后把地上那些被踩碎的花篮弄到一起,然后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做完这些,我慢慢地朝墓园的大门口走去,浑身,都跟着心口一起发冷。

    如今,似乎不管我做什么,都是于事无补的。

    单越他说的对,人都不在了,我做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我自嘲地笑了笑,走出墓园,沿着刚才来的那条路走着,时间不早了,路上的车也少了很多。我拿出手机,想给单彻打个电话,可没想到手机已经没电黑屏了。

    我没办法,就只能沿着道路慢慢走,不知道这样走了多久,我感觉自己的脚后跟都开始发痛的时候,才看到从身后来了一辆出租车。

    坐上了车,我直接回了家,到家门口的时候,我看到二楼的灯是亮着的,看来单彻已经回来了。

    我打开房门,刚走进去,就看到单彻坐在沙发上,手里握着一个红酒杯,看到我进来之后,他放下杯子,站起来开口问我。

    “去哪里了?”

    我顿了顿,没有立刻回答,把鞋换了之后,我朝着他慢慢走过去,边走边说。

    “我去南郊的墓园了。”

    “去那干什么了?”

    他的语气有些紧张,朝我走了过来。

    我抬起头,对上他担忧的目光,心里顿时有些心酸。

    “我做了丧事用的花篮,本来想给婶婶送去,但是被她拒绝了,然后我又回来了。”

    我看着他,有气无力地说着。

    顿时,单彻就伸出手握住了我的肩膀。

    “你自己去的?他们有没有为难你?”

    听到单彻这样说,我鼻头一酸,眼泪就要落下来,可是我还是咬了咬牙,忍了下来。

    “没有。”

    我看着单彻,努力挤出了一个笑容,试图假装自己没事。

    可是我的情绪哪里能逃得过单彻的眼睛,他似乎一眼就把我看穿了,可是他犹豫着,并没有再说什么。

    他伸手,把我拉进他的怀里,然后伸手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发。

    “下次,再做什么,告诉我,我陪你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