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6:单聪的葬礼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抱着单彻的手不由自主地收紧了一些,停顿了一会儿才轻声开口。

    “好。”

    如今所有的委屈我可以都咽进肚子里,因为我知道,就算我什么都不说,单彻心里应该也清清楚楚,他能够明白我受了委屈,能明白我的不容易,所以我就根本没有必要说出来了。

    漫漫长夜,我根本就睡不着,我就这样,带着伤感和心酸,从前一天醒着到了单聪葬礼的那一天。

    单彻很早就醒来了,我翻了个身,正巧看到他坐起身来。

    他看到我的时候动作顿了顿。

    “醒的这么早?”

    我什么都没说,就那样静静地看着他。

    他将身上的衬衣穿好,然后低下身,轻轻地把我额头的头发别到耳边。

    “睡不着就起床吧,我们早点过去。”

    我点了点头,坐起身。

    早晨的空气有点冰冷,我浑身不由自主地起了鸡皮疙瘩,可是不止是身上的冰冷,内心也是寒冷一片。

    早晨根本就没什么胃口,草草吃了几口之后,我和单彻就开车前往南郊的墓园,一路上我们都沉默着,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到了墓园,通过车窗我往外看,视线被一片白色占据,我心中一惊,这里,和我昨天晚上来的时候不太一样。

    墓园的前厅是举办葬礼的地方,昨天我一个人来来回回几趟搬了十个白菊花篮在前厅的台阶下方,后来被婶婶踩坏之后就扔掉了,可如今,前厅台阶上,以及两旁,摆满了白菊花篮,看过去,就是白茫茫的一片。

    两片花篮,远远不止十个,我心中突然黯淡下来,有些难受。

    昨天我来的时候还没有这些,今天早上一来就发现这里摆满了,这分明就是对我的不满,我的那十个花篮他们都不愿意接受,如今两旁却摆满了,这分明就是在宣誓他们根本就不需要我的花,看来他们是打定主意不愿意原谅我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调整好心情,然后下车。

    我随着单彻一起走进大厅的礼堂,单越和阮青梅已经到了。

    我们还没走到单聪的灵堂前,阮青梅就已经看到了我们,她看着我们,眼神有些逼人。

    我看着她的眼神,心里有些畏惧,脚步也不由自主地慢了下来,可是单彻拉着我的手却没有一点点地退却,我们就这样,在阮青梅凛冽的目光下,走到了单聪的灵堂前。

    地上放着好几个垫子,是专门行跪拜礼的时候用的,单彻转头,认真地看着我的眼睛。

    “给叔叔行礼吧。”

    我点了点头,然后我们两个人一起跪下,对着单聪的灵堂行了三个叩拜礼。

    之后我们站起来,对着照片深深鞠了一躬,然后就退却到一旁。

    阮青梅站在一旁,脸色不佳,但是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什么。

    单越低着头,似乎从头到尾都没有正眼看我们一眼,我们几个人站在灵堂旁,都沉默着。

    没过了多久,爷爷奶奶就过来了。

    奶奶的状态不怎么好,看到单聪的照片就忍不住开始用手帕擦眼泪,爷爷到还算镇定,一直都没说什么。

    奶奶看着照片越来越伤心,嘴上也不停地轻声说。

    “让白发人送黑发人,你不孝啊!”

    眼看着她越哭越伤心,爷爷转头看了看单彻,示意他过去劝劝奶奶,单彻立刻会意,过去把奶奶扶到一边休息的地方,劝说着她。

    单彻和奶奶走了之后,我站在原地,显得有些局促不安,爷爷的目光在我身上停留了两秒之后,又看了看单越。

    他清了清嗓子,脸色严肃,对着我和单越开口。

    “今天举行葬礼,就按照我之前说的,陈珝跟着守孝三天,都做好自己本分的事情,有什么不满意都找我说,别私下里闹不愉快,扰了灵堂的宁静。听到了没有?”

    我自然明白爷爷的意思,他是害怕阮青梅和单越私下里刁难我,所以才这样说,他虽是对着我和单越说得,但声音也能让阮青梅听到。

    我连忙应了下来。

    单越面色冰冷,始终都没有吐出一个字来,爷爷也很无奈,看到单越不肯说话,也就只好作罢。

    来参加葬礼的客人开始陆陆续续地到来,单彻回来,跟着我一起站在单越的身旁,我知道,等到一会儿葬礼正式开始,身为晚辈的我们都要跪在一旁,以表对逝世之人的敬重。

    葬礼的安排是,上午众人祭拜之后,下午骨灰下葬,一天的葬礼算是结束,而我和单越,也要一直在灵堂前守上三天,日日到墓碑前祭拜。

    虽说三天时间并不算长,可是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度过这三天,面对着婶婶的白眼,单越的冷漠,我甚至可以想象得到接下来的分分秒秒有多难以度过。

    可如今,我却根本就没有别的选择。

    葬礼正式开始,客人们排着队过来在单聪的灵堂前送菊花,鞠躬,我和单彻,单越都在一旁跪着。

    整个仪式是充满了枯燥和乏味的,可同时也是沉重的,没有谁多说几句话,也没有人大声喧哗,伴随着阮青梅隐隐的抽噎声,一切,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进行着。

    仪式进行的期间,我看到了宋悠然,她前来行礼送花的时候,眼神总是落在我的身上,带着不满和恨意。我不想在葬礼上牵扯那么多是非,就移开目光,假装没有看到她。

    很快,一上午就过去了,到了吃饭的时间,我们都简单地吃了几口饭,然后又重新回来守着,跪了一上午,我的膝盖都有些发麻。

    再次准备下跪的时候,我的小腿不由自主地抖动了一下,紧接着整个人就这样猝不及防地向前面栽了过去。

    单彻立刻伸出手拉我,眼睛里满是心疼。

    “要不休息一下再跪吧?”

    他用力把我拉了起来,我皱紧眉头,看着他轻轻地摇了摇头。

    “没事,我可以的。”

    我再次跪在垫子上,膝盖处又传来木木的感觉,一抬起头,我就看到对面阮青梅正冷冰冰地看着我。

    我把目光移开到一边,不愿意这样和她对视。

    单彻拗不过我,只能任由我这样跪下去。

    下午到了下葬的时候,我们都一起去了后面的墓地,单聪准备下葬的位置是墓园里很好的位置,看得出来,这个葬礼单越花了不少心思,虽然时间仓促,但他却努力做到最好。

    所有的礼节都行了之后,到了傍晚,整个仪式都差不多结束了,客人们都慢慢地离开了。

    一个人生前无论有多辉煌,多伟大,当他去世之后,所有的一切都会随着风,越来越淡,属于他的时间也不过是一个葬礼的时间,之后,除了真正在意他的人,他会在其他人的记忆里越来越浅。

    可是,我知道,单聪会永远停留在我的记忆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