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7:一脸克夫相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们在墓碑前等所有的客人都离开之后才离开,吃了饭之后,我去卫生间,刚走进去就看到洗手台前面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宋悠然,她站在镜子前正在补妆,我和镜子中的她对视,两秒之后,我移开目光。

    本来就打算这样直接绕过她走开,就当做不认识一样,可没想到她却先开了口。

    “陈珝,你站住!”

    她用命令的口气说,我的脚步顿了一下,接着我又抬起脚准备往前走,因为我知道,我根本就不需要在宋悠然身上浪费时间。

    可是下一秒,我就感觉到自己的肩膀被人抓住了,我一慌,用力想要挣开。

    “宋悠然,你干什么!”

    我转过头,盯着她的眼睛,有些不耐烦。

    她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招惹我,我早就已经受够了。

    “干什么?陈珝,你有没有发现,你有不一样的超能力。”

    她看着我,唇角勾起一个弧度,我知道,她这话不怀好意。我沉默着,不开口,等她继续说下去。

    “你的超能力就是克人,之前克死了我姐姐,如今又克死了单越的爸爸,下一个是谁?是不是轮到单彻了,你知道吗?其实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觉得你一脸克夫相!”

    她的声音尖锐到刺耳,话语中带刺,我听得难受,不由自主地皱了眉。

    “你说够了吗?”

    我完全转过身,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

    我知道,宋悠然她这纯属就是小孩子心理,她说这些难听话,不过是想招惹我,让我生气,看我动怒,可是,我就偏偏不遂她的意。

    她似乎没有想到我会不还口,反而这样反问她一句,我也学着她的样子,勾起唇角,语气轻柔。

    “其实,我觉得你更克夫,你看你天庭过高,鼻梁也高,人中短,嘴巴小,倒是典型的克夫相。”

    说完,还不等她反应过来,我就直接转身,朝卫生间里面的隔间走去。

    我迅速走进旁边的一个隔间,把门反锁上了,之后就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夹带着敲门声。

    “陈珝你说什么?!你给我出来!”

    她用力地敲打着门,歇斯底里。

    我笑了笑,果然,她还是稚嫩了一些,我只是开口还口了几句,就能把她气成这样。

    “陈珝!你给我等着,早晚我会让你得到报复的!”

    终于,她看我半天都不开门,似乎也没有了敲门的力气和耐心,便撂下狠话,然后就愤愤离开了。

    等到外面平静下来,我在卫生间的隔间里,慢慢发呆,如今,怎样取得单越的原谅,还真是个问题。

    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打开门走出去,洗手的时候,无意抬头看了一眼镜子中的自己,那个人,憔悴了很多,眼下是用粉底都遮不住的青黑色黑眼圈,虽然上了妆,可脸色依然不太好。

    我叹了口气,低下头,突然想到这几天都要在这里守孝,不能去花店了,也没有来得及给刘姨和小晴说一声。

    我拿出电话,给刘姨拨了电话。

    拨通了,可是那边响了好久才接通。

    “喂,刘姨。”

    “丫头啊…你什么时候过来啊?”

    还没等我开口跟她说自己不回去的事,她就先问我了。

    我顿了顿,有些犹豫,还有些担心。

    “怎么了?刘姨,发生什么事情了?”

    “小晴她生病了,状态不太好,我带她去附近的医院输了液,店里太忙了,有些网上订单都来不及做。”

    我没想到店里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顿时,我没了主意,这几天,我都要守在这里,根本就没有时间回去照看生意啊。

    “这几天,我都没办法回去……店里先不要开门了,网上订单也别接了,先照顾好小晴再说吧。”

    “嗯那行,可是小晴…她说她想见什么大哥哥,叫什么越……她写纸条告诉我的,你看…”

    刘姨这样一说,我心中立刻明白了,单越是最开始帮助小晴的人,小晴对他有特殊的依赖,每次生病或是心情不好,都想见见单越,可是如今,这边还进行着葬礼,再加上我和单越如今的关系…我让他去见见小晴,他怎么可能会答应我?

    一时之间,我没了办法。

    停顿了好久,我都没有回答,刘姨在电话那头没有得到回答,便又开口询问。

    “喂?丫头……你看怎么办,这事。”

    “你先哄哄她,说这几天她大哥哥有事情比较忙,过几天就过去看她,让她好好养病。”

    我没有办法,就只能随口拉了这样一个街口搪塞过去。

    刘姨连忙答应下来,之后我又简单吩咐了几句,就挂掉了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我心事重重,有些不知所措。

    我早晚都要向单越开口,寻求和好的,可是如今面对这样的情形,我根本就开不了口。

    想来想去,我都没有好的办法,如今,也只能且行且看了。

    我从卫生间出去,回到前厅的灵堂,单越已经跪在那里了,单彻看到我,朝我走了过来,将我拉到了一边。

    “你去哪了?”

    “卫生间,怎么了?”

    我看单彻欲言又止,似乎有事情要和我说。

    “我等会儿有个局,恐怕要过去一趟,不能陪你了,但是等我结束了,就过来陪你一起。”

    我没多想,轻轻地点了点头,他最近公司的事情忙,我能理解。

    单彻把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下,披在了我的肩膀上。

    “晚上天冷,你自己当心点。”

    “那你呢?”

    我抬头,对上他的眼睛,轻声开口询问。

    “我等下回家取东西,正好拿件衣服,你不用担心我。”

    单彻笑着,抚了抚我的头发。

    我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无意间一转头,竟然看到单越正直勾勾地看着我和单彻,看到我朝他看过去,便立刻移开了目光。

    我深深吸了口气,冲着单彻淡淡地笑了笑,然后说。

    “你走吧,别担心我。”

    看到单彻转身离开之后,我才又重新回到灵堂前,在单越旁边的那个垫子上跪下。

    阮青梅不知道去了哪里,此时此刻,灵堂前就只有我们两个。

    我们谁都没有开口说话,彼此沉默着。

    时光如同看的见的沙漏,一滴一滴地流淌着,所有的东西都恍若静止了一般,除了我和单越的呼吸声,其他没有一点声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