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8:守孝三天三夜
    ,精彩无弹窗免费!

    面对着长久的沉默,终于,我忍耐不住了,我咽了口唾沫,用力握紧了手。

    “单越…”

    “闭嘴。”

    我叫着他的名字,声音还没有完全落下,就直接被他冷冰冰地打断了。

    我顿了顿,有些尴尬,耳朵也不由自主地红了起来。

    我怎么都没有想到,如今我和单越,竟然会走到这一步,连说句话都变成了不太可能的事情。

    接下来的,又是漫长的沉默,无边无尽。

    果然,时间越晚,温度越低,不知不觉地,墙上的钟表的指针已经不知不觉地指向了九点。

    我的膝盖从刚开始的疼痛难忍,变得发麻发木,然后就慢慢地没什么知觉了。

    我感觉到了寒冷,还好单彻给我留下了一件外套,不然我都不敢想象怎么度过这样的夜晚。

    渐渐的,我感觉自己开始发困了,之前我从来没有想到过,原来守孝竟然如此难受磨人,要忍受疼痛,孤独还有困意。

    就仿佛自己被什么东西束缚住了一般,根本舒展不开,除了身体受得折磨,心灵也同样受着折磨。

    每一次快要睡着的时候,我都会再次因为寒冷而醒过来,跪着的身体摇摇晃晃,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倒下去。

    一旁的单越似乎从始至终都如同铁人一般,和最开始根本就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不知不觉地,已经十一点多了,可是单彻还没有回来,我强打着精神,心里有点难受。

    如果单彻在一旁陪着我,也许我还会好一点,可是如今,我真的没办法控制自己。

    夜越来越深,后来我一直都是在半梦半醒的状态中度过的。

    我就这样,跪在那里,跪了一整夜,完全清醒的时候,是早晨六点,我的全身都像是散架了一般,发痛发麻,尤其是下半身,像是被截肢了一般,感觉腿都不像是自己得了。

    又不知道什么时候,身旁的单越不知道去了哪里,我动了动身体,想去卫生间,可是刚准备抬起腿,整个人都不受控制地向前跌了过去。

    腿部的酸痛和麻木混合在一起,是我从来没有体会过得滋味,我就那样,保持着那个姿势,持续了好久,慢慢地动着腿,过了好久,才缓了过来。

    费了好大力气,我站起来,然后一瘸一拐地朝卫生间的方向走去。

    走出卫生间,我坐在外面走廊上的长椅上,准备休息一会儿,我拿出手机,本以为会收到单彻发过来的短信,可没想到什么都没有,可是他明明说了会过来陪我一起守孝的,却没想到他一走,就是一个晚上。

    心里不知道为何,莫名其妙地升腾起一股委屈。不管是单越还是阮青梅,他们刁难我,为难我,这都没关系,因为我觉得我还有支撑,还好有单彻一直在我身旁默默支持我,维护我,可是当他也不在的时候,我一个人承受着这所有的压力,有多难,有多苦只有我自己知道。

    我长叹了一口气,又休息了一会儿,然后才回到灵堂前。

    阮青梅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那里,我慢慢地走过去,她转头看到我,脸色变了变。

    “口口声声说愿意守孝,没想到偷懒被我抓住了吧!陈珝,你还真是不要脸!”

    她不分青红皂白,看到我就是一阵冷嘲热讽。

    我深吸了一口气,心中明白就算是我开口为自己辩解,也是没什么用的,倒不如干脆不要说话。

    “妈,别说了。”

    身后突然响起单越的声音,我转头,看到他正在朝这边走过来,语气冷淡。

    “你还维护她!”

    阮青梅又诧异又生气,开口责怪道。

    “没有,她跪了一夜,我在一边,我知道。”

    他淡淡地说着,我有些难以置信地看向他。

    我怎么都没有想到,他竟然还会为我说话。

    阮青梅听到单越这样说,白了我一眼,也不再说什么了。

    我再看向单越的时候,他一脸如常,表情平淡,压根就没有往我这里看一眼。

    我轻声叹了口气,眼睛看向一边。

    没过多久,单彻就回来了,他看到我的时候,脸色有些异样,我强压着心中的不悦,努力不让自己的不开心表现出来。

    “珝珝,你休息一会儿了吗?”

    他走到我身旁,伸手就拉住了我。

    我顿了顿,没有立刻回答,我抬起头,看着单彻的眼睛,因为我们距离很近,我能闻到他身上烟酒味。

    “嗯。你去哪了?”

    我看着他,佯装平静地问道。

    “我…我昨晚喝多了。”

    他脸上掠过一丝犹豫,可正是因为他的这细微的变化,我的心狠狠地收紧了一下。

    昨天还口口声声对我说会陪在我身边,说应酬完会回来陪我,可是呢,我一个人经历了一晚上的寒冷和孤独,他却跟我说他喝多了,所以在外面住了一夜?

    我深吸了一口气,心口都在隐隐作痛。

    “对不起,今晚我一定陪着你。”

    单彻似乎看出来我情绪低落,忙开口说道。

    我迟钝地点了点头,脑海中很多事情混在一起,如同一团乱麻,这个时候,我根本就不想再去追究昨天晚上的事情。

    我淡淡地点了点头,然后迈开步子朝外面走。

    “我出去透透气。”

    他跟在我身旁,没说什么,一直陪我走到外面。

    早晨的风有点清凉,风吹在脸上,我顿时清醒了很多,单彻帮我把身上的衣服拉了拉,顺势将我搂在怀里。

    “我打算给爷爷说说,守孝三天三夜实在太为难你了……”

    “别。”

    我直接开口,语气坚决,伸出手就按在了单彻的手背上。

    “这些是我该做的,如果我做不到,恐怕连我内心的愧疚都没有办法平息。”

    我看着远方,心中镇定。早晨的墓园很冷清,让人忍不住想起一些伤心的事情。

    可能是看我坚持自己的想法,单彻也不再多说什么。

    就这样,我就凭着自己内心的愧疚,坚持了整整三天三夜。

    可是在第三天的凌晨,我就晕倒了。

    我做了一个长久的梦,等到我醒来的时候,首先看到的就是在单彻的那张脸。

    浑身的像是被抽空了一般,没有力气,单彻看到我醒过来,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诩,你终于醒了。”

    终于?

    难道我睡了很久?

    我动了动身体,在单彻的搀扶下半坐在床上,喉咙处有些燥痛,我刚张了张嘴巴,他就立刻倒了一杯热水递了过来。

    我轻轻地喝了一小口,唇边立刻变得湿濡,我连着喝了几口,感觉整个人的身体都像是重新活了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