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4:查看监控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死老鼠!”

    刘姨的五官皱在一起,立刻退了一步。

    我惊讶地也不由自主地退后了一步,此时此刻的心情,我不知道该怎么描述了。

    到底是谁,一而再再而三地这样捉弄我,恐吓我?

    那个盒子,被刘姨拿着忍到了路对面的垃圾桶里,但最后,我都没办法鼓起勇气看一眼,仅仅从刘姨的表情和反应,我心中就已经猜了个七七八八了。

    我在花店坐立不安,脑海里乱糟糟的,却始终想不到是谁。

    我这样,根本就没有心情工作。

    没过多久,有客人来了,我听到风铃声,抬起头,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颀长身影。

    “陈珝,好久不见。”

    樊世杰冲着我打招呼,然后迈开步子走了过来。

    我看到他,有些诧异,因为我和他,也有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

    本来还想冲着他笑笑,可是刚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我又怎么可能笑的出来?

    樊世杰很敏锐地察觉到了我的异样,他顿了顿,轻声开口。

    “怎么…不愿意看到我还是有什么事情?”

    我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

    我心中很乱,又怀疑又害怕。如今这样接二连三的诡异事件,让我都有些畏惧回家了。

    樊世杰似乎不满意我的反应,他继续刨根问底。

    “你的脸色不是很好啊,是出了什么事吗?”

    我看着他,有些犹豫,但还是把这两天的事情告诉了他。

    “刚才,我们收到了一个奇怪的包裹,打开里面是一只死老鼠,昨天晚上,我也收到了,是一个鬼脸的恶作剧玩具。问题是我现在并不知道是谁做了这样的事情,心中有些害怕……”

    樊世杰听我这样说,他表情严肃,停顿了几秒之后开口。

    “你是说,刚才在我来之前,你们在门口看到的包裹是吗?”

    我点了点头,樊世杰得到我的肯定,立刻转身迈开步子走了出去,我也连忙跟了过去,他在门口站了站,抬头观察着周围,仔仔细细看了一圈之后,然后指着上面对我说。

    “为什么不看看监控呢?”

    他这一句话,让我瞬间清醒了不少。我一慌,竟然把门口安装的监控给忘记了。

    我连忙回到店里,打开电脑,开始调动监控录像。

    根据刚才的那段时间,我们慢慢翻看着,在花店门口来来往往的路人中,终于锁定的一个可疑的人。

    是个女人,穿着一身黑,还带着帽子,她手里拿着盒子,像是从店门口路过一样,只是走到门口的时候,随手把盒子丢在了地上,然后又若无其事地离开。

    那段监控我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越看越觉得那个身影熟悉,虽然她带着口罩和帽子,但我却总觉得似曾相识。

    “知道是谁了吗?”

    樊世杰坐在一旁,微微眯了眯眼睛。

    “很熟悉,但是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

    我轻声开口,看着樊世杰的脸,想要从他那里寻找答案。

    “之前她还在这里,打了我,还砸了你的店,这么快,你就忘了吗?虽然我和她不熟,但是还能记住她走路的姿势。我感觉,监控里的那个女人,就是她。”

    樊世杰并没有说明,我却听出了他的意思,他说的是宋悠然!

    我脑海里一闪,眼神再次看向屏幕中的那个人影中,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樊世杰他说的没错,就是宋悠然!

    我想了那么多个人,却唯独把她给忘了!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的胸口升起一股无名烈火,恨不得现在就打电话质问她。

    上次我和宋悠然见面,还是在单聪的葬礼上,当时我们在洗手间遇见,我损了她之后就躲进了隔间,她当时还一边敲门一边扬言要报复我。当时她吃了瘪,如今这样,就是对我的一种报复!

    可是她这样的行为,还真是幼稚!

    “你打算怎么办?”

    樊世杰开口,轻声询问我。

    我沉默着,没有说话。想来想去,我还是给宋悠然打了电话。

    可是那头,一直都没有人接听,最后,我也只好作罢。

    樊世杰陪着我一起到了关门的时候,我们一起去吃了饭,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对于他,不像从前那般抵制了。

    “上次见面还是在单聪的葬礼上,可能当时你没看到我。你最近发生的事情还挺多的,我也没敢来打扰你。”

    “看来你什么都知道。”

    我轻声回了一句,语气很平淡。

    “是啊,你哥虽然不在南城,但他很担心你,经常打电话让我照顾你,关注你的最近情况。”

    樊世杰轻声回答,语气也理所应当。

    “他怎么不直接打电话给我问候我的情况呢?”

    “因为你哥知道,以你的性子,很多事情你是不会告诉他的,能隐瞒就隐瞒了,所以他才拜托我。”

    不知为何,听了樊世杰这样说,我心中暖暖的,哥虽然不在我身边,可是却时时挂念着我。

    我不知不觉地笑了笑,然后用半开玩笑的语气开口。

    “那我哥给了你多少佣金,让你这么尽职尽责?”

    我转过头,看着他,等着他回答。

    “佣金倒没有,支撑我的就是和他的那份兄弟情,哪天等我耗尽了耐心,再找他要报酬也不迟。”

    樊世杰顺着我的话,开口笑着回答,我看着他,也轻轻地笑了出来。

    虽然他们两个的兄弟情有多深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他们是真的把对方当做是朋友了。这样,比很多有着血缘关系的人还好。

    我脑海里突然闪过了单彻和单越,心中又不由自主地遗憾起来。

    我和樊世杰一起吃晚饭之后,他主动提出来送我回家,可是我却不想接受,毕竟我现在是单彻的未婚妻,如果再和樊世杰传出些什么不好的言论,到时候真的没有办法解释了。

    “别拒绝了,我还是把你送到家门口吧,以免你一个人遇到什么害怕的事。”

    他这样一说,我竟然也不由自主地抖了抖,确实,我现在不知道宋悠然她到底弄得是哪一出,我也不知道会再出现什么,所以,还是让他送我回去吧。

    我点了点头,然后坐上了樊世杰的车。

    一路上,他都在吩咐我,遇到事情该怎么做。

    “如果再看到那样的包裹,就不要拆开了,置之不理,是最好的选择,我把你送回去,记得锁好门窗,明天白天再出来,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他这样吩咐我,似乎是知道我一个人在家,我有些惊讶,开口询问。

    “你怎么知道我一个人在家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