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5:吴雨涵的背景
    ,精彩无弹窗免费!

    樊世杰正开着车,听到我这样问他,轻轻地笑了笑。

    “因为单彻出差我知道啊,原本和国企的这个度假村计划,是我们公司的,但是后来我放弃了,所以有些事情,我也是知道的。”

    “放弃?为什么…我听单彻说这个项目挺大的啊?”

    “没什么,有些合作,不是一定要接受的。樊家放弃,反倒给了山水集团一个机会,对你和单彻来说,这不是好事吗?”

    他轻声说着,眼睛看着前方,手握在方向盘上,语气风轻云淡。

    我虽然有些疑虑,但还是没有再说什么。

    他把我送到大门口,还下了车,陪着我一起看了看周围,还好,这次没有再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

    “好了,我看着你进去。”

    樊世杰站在车旁,看着我轻声说道。

    我点了点头,转身迈开步子走了两步,输入了密码,门就开了。

    可我却不想这样进去,我转过身,樊世杰依然站在那里。

    “对了,我有句话想对你说,谢谢你。”

    我看着他,认真地说出这句话。

    这确实也是我想对他说的,感谢他受哥哥之托而照顾我,感谢他做了这么多。

    他淡淡地笑了笑,挥了挥手,示意我回去。

    我点了点头,然后走了进去。

    我回到家里,突然想到了别墅外面也装了摄像头,我连忙去了书房,打开电脑,调出来录像之后,找出了昨天晚上的录像,果然,昨天晚上的那个盒子也是宋悠然留在这里的。

    我长长舒了口气,虽然得知了幕后之人,可心中有些莫名地恼怒,改天,我一定要见见她,亲口询问她到底想干什么。

    拿出手机,上面有单彻打过来的未接来电,当时应该是我和樊世杰在吃饭,手机静音,没有接到,等我再打回去的时候,那头也没有人接了。

    按照最开始单彻说的,明天下午,他就会回来了,到时候我早点回家,等他回来吃饭。

    第二天上午,在花店里,我接到了宋悠然打过来的电话。

    “我送你的礼物,还喜欢吗?昨天就那么迫不及待地给我打电话了?”

    听到她得意洋洋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我心中更是气愤。

    “宋悠然,你到底在玩什么鬼把戏,有意思吗?”

    “当然有意思。”

    门上的风铃声响起,我抬起头,看到宋悠然正站在门口,笑着把电话挂掉,直勾勾地看着我。

    “你想干什么?”

    我猛地站起来,朝她走了过去。

    “我说过的,你欠我的,我早晚要你还回来,还有,你欠单越的,也是欠我的。”

    她打量着我,语气很随意。

    “你胡说什么,宋悠然,你就这么不要脸吗?”

    “不要脸?不要脸的人是你吧!我是单越的人,他的事自然也就是我的事。”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根本就揣摩不透她到底想要做什么,先是在门口留下快递盒子,然后又是亲自找上门来,我真的不明白,她到底是想干什么。

    “没什么,前两天,那只是给你的一点点小惊喜,我就是看不惯你过得那么轻松肆意,我就是要时时刻刻提醒你!到底有多少人恨你!你害死我姐,这笔账我跟你没完,你害死单越的爸爸,这笔账我早晚也会跟你算,你就提心吊胆地小心着过日子吧!”

    “我早就跟你说过,你姐的事情跟我没有关系!单越爸爸的事情也轮不到你管,我再怎么过分,还都轮不到你这个外人来教育!”

    我看着她,一字一句地说着,这一刻,我压根就不想退缩。

    “呵,你还真把自己当做单家人了是吗?你还真的把单彻当成你的靠山了?可是我告诉你啊,你的单彻,压根就是个靠不住的靠山!我之前就提醒过你,吴雨涵,她的身份,是你这辈子努力拼搏都比不上的,你还真的觉得你和单彻订了婚就是一辈子无忧了吗?哈哈哈,你可真天真!”

    我越听越觉得刺耳,她这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还有,她一次又一次的提吴雨涵,又是什么意思?!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我还是那句话,欠我的,早晚你都要给我还回来!”

    说着,她转身迈开步子就往外走,我深吸了一口气,走了两步,伸手就拉住了她的胳膊。

    “你刚才说的吴雨涵,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一直以为吴雨涵只是国企一个负责合作项目的总经理的助理而已,其实,她是我们南城高官吴江的女儿!”

    吴江…的女儿?

    我就算再不懂政治,不关心南城的官场,那我也知道这个吴江是谁!

    这个吴江,在南城举足轻重,明是官场的人,可却和商场数一数二的人交情颇深,可以说,国企的很多对外合作项目,只要他一句话,就可以更改合作人,没有人敢惹这个财大气粗,拥有显赫地位和权势的人。

    “呵,吓傻了?”

    宋悠然看我愣在那里,立刻笑了出来。

    她直接挣开我的手,白了我一眼,然后就离开了,我站在原地,脑海里一片空白,似乎没办法一下子接受这个事实。

    原来,她竟然还有这样一个身份,怪不得赵总一直将她带在身边,连对她说话的态度,都是很客气的,完全不像是在对待自己的助理。

    她的身份,是我怎么都没想到的,怪不得单彻,对她没有办法拒绝。

    若换做是其他的女人,主动靠近,单彻一定会拒绝,但是吴雨涵靠近他,他却没有主动拒绝,那次我看到吴雨涵敬酒时她的手覆在单彻的手上,还有舞会在房间里吴雨涵抱着他,如果换做其他女人,单彻还有可能为了我拒绝她,但是她是吴雨涵,也许她的一句话,就可能让已经快达成一致的协议又回到起点,所以,就算是单彻有我,就算是单彻对她没什么感觉,但是她的身份摆在那里,她主动,单彻就没办法强硬地拒绝。

    我深深地一口气,心情十分复杂,这时刘姨从花店里出来,走到我身边,轻声询问。

    “丫头,你怎么了?”

    我摇了摇头,有些木然地转身,然后往花店里走。

    怪不得,上一次和吴雨涵见面,她竟然那么自信,就连抢别人的未婚夫,她也能做的理所当然。

    我感觉心口的石头越来越大,堵的我难受,我拿起手机,给单彻拨了电话。

    “喂?单彻,你什么时候到南城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