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7:只发生关系,不确定关系
    ,精彩无弹窗免费!

    刘姨听到我这样说之后,也不敢懈怠,连忙走过去,伸手拦着她。

    “不好意思……”

    “起开!我有事要说,你不出来,陈珝,信不信我再一次把你的店砸了!”

    说着,她一个箭步迈到花架旁边,伸手就抓住了一个花瓶。

    我皱紧眉头,看着她,一旁的客人也被她吓了一跳,神色都不对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我当然明白宋悠然的脾气,什么事情是她不敢做的?她说她敢砸店,那就可能是真的。

    “刘姨,你过来接着包花束。”

    刘姨听到我这样说,连忙应下来,走了过来。

    我迈开步子,冲宋悠然开口。

    “有什么事,出去说,别耽误我做生意。”

    听到我这样说,宋悠然才放下了花瓶,一脸的不羁。

    我跟她一起走到了外面的树下,停下来,我冷冷开口。

    “有什么事情,说吧。”

    “前两天,你给单越打电话干什么?为什么他去见了你之后,对我的态度就变了?你到底跟他说了什么!”

    听到她这么说,我自然而然想到了之前我打给单越的电话,是她接的,看来我还有可能从她嘴里套出来他们两个现在的关系。

    “你这样问我,我还想问,我给他打,为什么是你接的?”

    我并不着急回答她的问题,反而开口反问她。

    她的眉头皱了皱,看着我的眼神变得更加气愤。

    “我和单越的关系,你不知道吗?!你到底跟他说了什么!”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不然我是不会说的。”

    我冷冷地看了宋悠然一眼,迈开步子就准备走。

    对于宋悠然这样的人,我已经总结出经验了,她孩子气,任性,对单越又极为深情,所以她越是着急,我就越不回答。

    “我跟他是男女朋友关系,还能是什么关系!”

    宋悠然冷冷地开口,眼神犀利。

    “你们同居了?”

    我接着反问她,她的脸色变了变,有些不太自然。

    宋悠然她最明显的特点之一,就是直来直去,根本就不会说谎,所以就仅凭她刚刚脸色的变化,我就估摸着猜到,她和单越现在不是男女朋友关系,而且也没有同居。

    这么猜的话,单越跟她……

    我深吸了一口气,盯着宋悠然的脸,没有说话。

    “你先回答我,他找你,到底是为了什么,你和他到底说了什么!”

    那天单越过来是为了和小晴见面,可是她却不知道,看来单越根本就没有把自己的行踪跟她说,所以宋悠然凭借接到的电话,就猜测单越是见了我。

    如果是男女朋友,单越没有理由不把这事情告诉她,这样猜测的话,两个人并没有确定关系,可是那天两个人确实是在一起…那就真的是,只发生关系,但不确定关系…

    我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宋悠然轻声开口。

    “他过来,不是为了见我,是和小晴见面,见了之后就走了,没说什么。”

    对于宋悠然,我又怎么可能全说真话?

    “我不信!他自从那天见了你之后就不找我了!这几天对我都很冷淡,肯定是你说什么了!”

    宋悠然不依不饶,一口咬定,似乎根本就不愿意轻易罢休。

    “如果你不相信的话,用不用我把小晴叫出来,让她跟你说,单越过来到底是来见谁了?!还有,有什么事情你为什么不亲自问单越,他不是你男朋友吗?!难道这点事情还会瞒着你!”

    我也不服软,反而加重了语气开口,听到我这样说,宋悠然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咬着下嘴唇,半天都没说出话来。

    终于,她不再说什么,冷冰冰地看了我一眼之后,然后转身,倔强地离开了。

    我站在那里,看着她一点点走远的身影,不知为何,心里突然升起一丝怜悯之情。

    最后我说的那些话,是真的戳中了她的软肋,所以她才会哑口无言,然后离开的。

    根据她的反应,我心里已经有了数,她和单越,根本就没有确定关系,但是却一直发生关系。想到这里,我心里竟然有些悲哀,因为宋悠然,也因为单越,曾经的那个单越,到底去了哪里,如今的他,变得让人觉得陌生。

    回到花店,我一直都闷闷不乐,就这样,不知不觉中就在花店度过了一天。

    我回到家里的时候,单彻还没回来,我拖着疲惫的身体,躺在床上,脑海里飞快地回忆着这段时间的事情。

    这段时间以来,实在发生了太多的事情,都有些让我接受不过来了,之前的我怎么都没有想到,围绕一个单家,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

    如今看来,我似乎有些应接不暇,招架不过来了。

    这样的日子,过得真的很累。

    我躺在床上,不知不觉中,就这样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等我醒来的时候,是被冻醒的,我动了动有些发麻的身体,这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脱衣服,也没有盖被子,我皱着眉,看了看挂在墙上的表,原来已经十一点半了,可是单彻竟然还没有回来。

    我拿起手机,上面没有未接来电,也没有短信,我拿起手机,拨通单彻的号码,可是刚按下去拨打键,脑海里就突然想到了爷爷说的那些话,我的手抖了抖,匆忙地挂断了电话。

    我叹了口气,自嘲地笑笑,从前,我从来没有想到过,原来在爱情中,自己所处的境地竟然是那么地被动,原来自己也有这么力不从心的时候。

    躺在床上,想让自己尽快地入睡,可是心里,有什么事,总是让我静不下心。

    我拿起手机,有些无聊地翻动微信,一条条地翻看着单彻和我的聊天,上一次的聊天记录时间是三天前,我突然想到最开始的时候,就算我们住在一起,每天见面,他工作之余也会给我发消息,可是现在,似乎习惯在慢慢改变,关系也在慢慢疏远。

    我退出和单彻的聊天页面,突然看到了樊世杰给我发的消息,昨天发来的,我竟然一直都没有看到,因为我一直把单彻的消息置顶在第一条,这两天又没怎么看手机,竟然漏下了樊世杰的消息。

    “最近有空吗?”

    他昨天发来这样的消息,不知道是有什么事。

    我看着,却突然鬼使神差地回复了他。

    “怎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