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0:强忍情绪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刚回到花店没多久,单彻就过来了,他今天穿了一身深蓝色的西装,一改往日黑色西装,反而显得没那么严肃了。

    可是不知为何,虽然好看,但我却觉得扎眼,他偏偏今日换了西服,是不是因为今天是吴雨涵的生日?

    我透过玻璃门看着他走了过来,心里有些难受,他推开门,朝我走过来,脸上的笑容灿烂。

    他走到我身边,伸手顺势就揽住了我的肩膀,动作自然娴熟,可是我却往旁边挪了一步,轻轻地推开了他。

    “怎么了?”

    他显然是察觉到了我这个动作,有些诧异地低头看着我,轻声询问着。

    我一时语塞,因为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做出那样的举动,一抬头,我看到在花架旁边坐着的小晴,便轻声开口。

    “小晴还在,让她看到不太好。”

    听到我这样说,单彻也没有再说什么,似乎还真的信了我这个信口拈来的谎话。

    我朝他看过去,刚一抬头,眼睛就被他胸前的一抹蓝色吸引。

    我伸出手,轻轻地碰了碰他的领带。

    “这个是我送给你的那个?”

    “对啊,我看它和这身衣服可以搭配,就戴上了。”

    我的手轻轻地摩擦,还是熟悉的触觉。

    “挺好看的。”

    说完,我就移开目光,可鼻子却有些酸楚。

    我送给单彻的领带,今天是他第一次戴,可是也正是今天,他要戴着我送他的东西去给别的女人庆祝生日,一想到这里,我就莫名委屈。

    “总之,只要是你挑的,我都喜欢。”

    他伸出手,轻轻地揉了揉我的头发,动作语气都充满了宠溺。

    我淡淡地笑了笑,心中并不是特别开心,我轻声开口询问。

    “准备给吴小姐带什么花?”

    “我觉得,都可以吧。”

    单彻语气随意,我扫了一眼花架,最终眼神落在百合上。

    “那就百合吧。”

    我说着,还不等单彻回答,就径直走到了百合花束旁边,挑选了十几株,准备开始包起来。

    单彻也没说什么,我忙的时候,他就在一旁看着。

    “只带束花过去?会不会入不了吴大小姐的眼,她那样的身份,你就没有另外再给她准备什么礼物吗?”

    我随意开口,言语里却话中有话,也不知道单彻能不能听明白。

    “我让林助理去挑礼物了,到时候一起给她就行。”

    单彻语气如常,似乎没有听出来我言语里的讽刺。

    “你这样,是不是对人家有些太不上心了?”

    说着,我就笑着抬头看着单彻,他看着我,一下子就笑了出来。

    “除了对你,对别人也不需要上心吧?”

    我笑了笑,没再说什么,接着手上的动作。

    “今天,不如跟我一起去?反正也就是像平时一样的饭局……”

    “算了,我没什么兴趣。”

    不等单彻说完,我就直接拒绝了,我早就想到了他也许会这样问我,心中早就有了答案,对于吴雨涵,我和她,还是不见面的好。

    我伸手去拿放在一旁的丝带,刚伸手过去,我的手就被人抓住了,我抬起头,看着单彻。有些疑问。

    “怎么了?”

    “你似乎有些不太高兴?”

    他压低声音,轻声询问,我深吸了一口气,心里不知道是开心还是忧愁,之前对我情绪变化那么敏感的单彻,如今过了半天才看出来我不开心。

    我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满怀着一肚子的话,却不敢跟他说,我生怕我跟他说我吃醋了,不开心了,让他不要和吴雨涵太亲近了之后,这些让爷爷知道了,我就又成了不懂事,不理解人,小肚鸡肠,不配做单家孙媳妇的人了。

    “哪有,我只是例假来了,身体不太舒服而已。”

    这个时候,我只能找借口,来掩饰自己的不开心。

    单彻轻轻地搂住了我的腰,在我耳边轻语。

    “别累着了,多休息。”

    我点了点头,轻声答应下来,过了一会儿,我把花束打包好,然后就递给了他。

    单彻接过去,挺满意的,刚看着我,似乎准备说什么,手机就突然响起来了。

    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屏幕,然后就接了电话。

    “喂?……嗯我等下就过去。好,就这样。”

    他三句两句就挂掉了电话,但是我听的出来,应该是有人在催他。

    看着他转过身来,我轻声说。

    “你赶快去吧,别让人家等急了。”

    “好,那我先走了,你自己好好吃饭,晚上不用等我回去了。”

    他拿了花束,轻声吩咐我,我点了点头,然后看着他转身,迈开步子离开。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我脸上的笑慢慢地消失,心中竟然是说不出的落寞。

    如今,面对单彻,我似乎已经做不到坦诚相对了,我和他之间,越来越有距离感了。

    很快就又到了晚上,单彻今天肯定会很晚回来,这样的生活,倒像是我一个人在过,我似乎都有些不敢肯定,我能这样坚持多久,我的耐心和忍耐度,又能坚持多久?

    我心中固然清楚,吴雨涵她对单彻是有意思的,她帮助单彻,帮助山水集团,都是有目的的,可是就算我把这话给单彻说,他也不会相信的吧,再加上如今爷爷都跟我谈话了,我又有什么理由不让他们两个接触呢?

    越想,心口越发沉闷。去洗了澡之后,心情才好了一些。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单彻正准备离开了,似乎现在越来越多的时间,就是我看着他离开。

    把他送走之后,我就打电话给樊世杰,向他询问关于他调查到的单越和宋悠然接触的一些资料。

    我想让自己忙起来,只有这样,想单彻的时间才会少一些,烦恼也会少一些。

    樊世杰告诉我,资料已经准备好了,下午他会让他的助理把资料送到花店,我心中感谢,因为这些对我来说,应该是很有用的。

    “不要总说谢谢,真的感谢我,就抽个时间请我吃饭吧。”

    樊世杰在挂电话之前,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跟我说了这句话,我仔细想想,他帮了我这么多,我确实该抽个时间好好请他吃一顿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