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7:坦白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一刻,我听着单越所有的言语,他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我,我被他说的体无完肤,可是我却不甘心要承认这些我根本就没有想过的事。

    “你不要再说了!陈珝,从今以后,我和你,和单彻,势不两立!他不再是我哥,你也不是我的什么,而单家继承权,我也不会白白让给你们!我本来对继承权无心无意,可是你们一而再再而三地在背后动手脚,是你们逼我,恨不得看我各种失败,就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你们也要破坏!但是,我告诉你,我也不会轻易认输!这单家继承权,我是必争无疑了!”

    那一刻,单越看着我的眼神里全是陌生,怨恨以及厌恶。

    看着他,我开始心慌,我连忙几步上前,拉住了他的手臂。

    “单越你听我解释!这一切都是宋悠然搞鬼!我和你哥从来都没有想过继承权的事,从来都没有……”

    “你闭嘴!”

    他用力甩开我的手,巨大的力量让我整个人向后退了好几步,一个踉跄,就摔倒在地上。

    “没想过?!没想过你为什么私下里和樊世杰接触?为什么私下里调查我?!没想过怎么你和樊世杰见过面之后他就结束了和我公司的合作?!你以为我还会信你的话吗!陈珝,我们就此别过!以后再见,就是以对手的身份!”

    单越红着眼睛,怒视着我,狠狠地丢下这些话,转身打开门就往外走。

    “樊世杰结束合作不是因为我,是因为你自己…”

    我的解释才刚出口,他就走出去,只给我留下了一个坚决的背影。

    我试图站起来,却感觉到脚踝一阵疼痛,努力了几次,疼痛反而越来越强烈,就这样,我坐在地上,挣扎而又无力,看着单越开车离开,一点办法都没有。

    如今,我才明白,宋悠然嘴里说的“礼物”是什么,我才明白,那天她打电话过来,为什么那么信誓旦旦,因为她借助着我调查单越的那份资料,反将了我一军,让单越彻底误会了我,也误会了单彻。

    我深吸了一口气,心中又无助又难受,事到如今,这件事该如何收场,我又该怎样给单越解释呢?他才刚刚原谅我没几天,如今又让他误会了我……

    我动了动脚,强忍着疼痛,扶着旁边的花架站起身,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休息。

    脚踝处还在隐隐作痛,可这并不是我最关心的,我最关心的,是单越。我怎么都没想到,宋悠然会这样,让单越完全误会了我,利用“单家继承权”这个敏感的话题,将单越激怒,然后不论青红皂白就迁怒于我和单彻。

    我和樊世杰见面,确实是为了单越的事情,但是樊世杰终止和他的公司的合作,却是因为他自己和宋悠然走的太近,这怨不得我,更和单彻没关系,可是如今,我们两个却背上了为了削弱单越的势力,不惜接触他公司的合作人而动手脚的罪名。

    我叹了口气,心里更加不知道该怎么向单彻解释这件事。这件事,无论是我和樊世杰私下里的交涉,还是我和单越,他从头到尾都不清楚,而现在,我又不得不告诉他,那他会不会因为我的隐瞒而生气?

    似乎所有的事情都变得一团糟,各种事情混杂在我的脑海里,我根本就不知道先去解决哪件事。

    我坐在那里,停顿了很久,也思考了很久,心里还是拿不定主意,最后,我决定还是先回去,和单彻说下这件事情才行。

    我慢慢活动了一下脚踝,然后才关了店门,离开了花店。

    等到我打车回到家之后,单彻还没有回来,我坐在沙发上,脑海里想的依然是刚才在花店的那一幕。

    不知不觉中,我有些困了,我抬头看了看墙上的表,还是打算等单彻回来之后,把这件事和他说了之后再去休息。

    等到单彻回来的时候,已经十一点了,听到他开门关门声,我连忙从沙发上起身,可是脚踝处还是阵阵疼痛,可是我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迈开步子往外走,单彻看到我一脸紧张,似乎有些诧异。

    “怎么了?珝珝?”

    我还没有开口,单彻就先说话了,我走过去,看着他,犹豫了一下,然后才开口。

    “我…有件事要跟你说说,跟单越有关…”

    “他怎么了?”

    单彻连忙询问,我张了张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犹豫了一会儿,才轻声开口。

    “之前樊世杰跟我说,单越和宋悠然走的很近,传出了一些不好的消息,我就和他见面聊了一下这些事情,因为樊世杰跟单越的公司有合作,所以就找人提前调查了一下他,我就向他要了他调查的资料,想要跟单越好好谈谈,劝他和宋悠然保持距离。当时和樊世杰见面的时候也遇到了单越,被他看到了。之后单越找我说想要忘掉过去,我当时就劝他让他和宋悠然断了关系,他最后也算是答应了,可是今天…今天他来花店找我,说樊世杰终止了和他公司的合作,他以为是我们两个在背后动了手脚,是害怕他强大起来争夺单家继承权,他联想到那天我和樊世杰见面的事情,再加上宋悠然的话,他就认定了是因为我们樊氏才断了和他们的合作,也认定我们两个是对他处心积虑……”

    我越说越难受,眼眶不由自主地湿润起来,我拉着单彻的胳膊,说了半天,越说越语无伦次。

    我深吸了一口气,泪眼迷蒙地看着单彻,他的脸色始终都很严肃,看着我一直都没有说话。

    “单越他完全误会我们了,说以后和我们誓不两立,怎么办啊单彻…怎么办啊?”

    我用力拉着他的手臂,眼泪已经掉了下来。

    “别哭了…先别哭了。”

    单彻伸出手,一把将我揽入了怀里,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发,安慰我。

    我在他的怀里抽噎着,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既然是误会一场,那我改天找他谈谈吧。”

    单彻轻声开口,我松开他,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轻声问道。

    “他能相信吗?”

    “不管他信不信,我们也都要试试…”

    单彻松开我,脸上的情绪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

    他走进厨房里的冰箱前,从里面拿出了一罐啤酒,打开就喝,紧接着,他走到我身边,轻声说。

    “早点休息吧,时间不早了。”

    “你怎么还喝?”

    我看着他,轻声询问。

    “我再看一下文件,迟一些睡,你先休息吧。”

    我听他这么说,也找不到什么理由拒绝,只好一个人回了卧室,洗漱之后,一个人躺在床上准备入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