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53:舆论兴起
    ,精彩无弹窗免费!

    听到我这么说,樊世杰笑了,他看了看时间,然后开口。

    “今天恐怕不行了,我公司里还有点事情,我还要赶回去。”

    “这样啊,那好,那你快去吧,真不好意思,耽误你这么多时间。”

    我连忙开口,向他道歉。

    他笑着,看着我说。

    “别这么说,朋友之间,这点小忙,还是应该帮的。好了,不多说了,我真该走了。”

    “好。”

    我站起来,目送他离开,等他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之内之后,我又重新坐了下来。

    我看着眼前桌子上已经放凉的茶水,心里有点失望。

    如今走到这一步,我真的想不出别的方法了,难道我真的要眼睁睁地看着单家对外宣布和单越母子断绝关系吗?

    在咖啡厅待了一会儿,我才离开,也没有吃饭,就直接回家了。

    出乎意料地是单彻竟然已经回家了,我回到家,看到他正在客厅喝红酒,我什么都没说,换了鞋就准备上楼,可路过沙发旁,就被他叫住了。

    “见过樊世杰了?”

    “嗯。”

    “怎么样?”

    他淡淡地开口问我,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回答了。

    “单越他不听解释。”

    单彻似乎已经料到我会这样回答,他站起身,走到我身边,看着我轻声说。

    “我都跟你说过了,单越他们已经下定决心了,不会轻易改变的。”

    我什么都没说,接着迈开脚步准备上楼,心里乱糟糟的,打算直接回去冲个澡。

    我刚回到卧室,就听到了手机的震动声,接连着震动了好几下,听起来并不像谁打来电话的声音。

    是单彻的手机,他的手机放在桌子上一闪一闪的,我心中好奇,路过的时候就看了一眼手机屏幕,可是也正是这么一眼,屏幕上的字牢牢地抓住了我的视线。

    “吴雨涵新信息”

    我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我停下脚步,又认真地看了一眼屏幕,果然是吴雨涵发过来的信息,一共三条。

    不知为何,我的浑身上下开始发热,连同耳朵,也开始发烫,可当我有一种想要打开信息的冲动时,我突然听到了门口响起的脚步声。

    我深吸了一口气,连忙走开,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到了床边,慢慢坐了下来。

    等到单彻进来,我看着他走过来,拿起了桌子上的手机,开始翻看,我假装随意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拿起放在一旁的浴袍,转身里进了浴室。

    我把浴室的门反锁上,水开到最大,想要掩饰自己的心慌,可是我的心跳依然没有慢下来,我深吸了一口气,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

    这个时间,吴雨涵怎么还会给单彻发短信?短信的内容又是什么?两个人是不是平时都是这样经常联系?

    我长吸了一口气,站在花洒下面,让水把我整个人都淋湿。

    单彻最近对我的态度和之前变化很大,他对我的反应,对我说的话,都冷淡了很多,之前无论我做什么他都会支持我,可是今天我说想要找单越谈一谈,他就直接否决了我的想法,这样的单彻,我又陌生又害怕。

    到底是因为他在生我的气才这样对我,还是因为他和吴雨涵有了什么进展,才会对我冷淡?

    我越想脑海里越混乱,越恐慌。可到最后,这所有的情感都变成了无奈。

    最近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这样的生活让我感觉到的是心累,我似乎开始缺失自己的时光,也开始缺失自我了。

    也许吴雨涵给单彻发短信,是因为工作需要呢?是自己想的太多了,可能他们只是单纯的工作上的关系。

    我不断的安慰自己,草草地冲了一个澡就出去了,单彻听到声音,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放下手机,从床上起身,对我轻声说。

    “早点休息吧。”

    “嗯。”

    我淡淡地回应了一句,然后坐到床边,开始擦头发,看他走进盥洗室,里面传出水声之后,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不由自主地拿起了他放在床头桌上的手机。

    我紧张的点开信息,开始翻看记录,可是奇怪的是,我却没有看到吴雨涵的信息,我从头翻到尾,都没有看到她的名字,最近收到的信息是昨天林助理发过来的,也就是说,单彻把短信删掉了?

    我的呼吸一窒,感觉脑袋嗡地响了一下,各种想法萦绕在我的脑海里,让我忍不住有些慌张。过了一会儿,我冷静下来,又重新翻了一遍信息,可是依然没有找到吴雨涵发过来的,我又打开通话记录,看了一遍也没觉得有什么异常。

    盥洗室的水声突然停了下来,我连忙手忙脚乱的关掉手机上的页面,重新放回了刚才的地方。

    坐在一边,我惊魂未定。明明吴雨涵给他发来了短信,可是他却删掉了,为什么?是害怕我看到吗?是什么内容,就这么见不得人吗?

    我咬着下嘴唇,心里越发难受,感觉心头委屈,鼻子一酸,眼泪就要掉下来了。

    我听到单彻打开门的声音,紧接着就是他走过来的脚步声。

    “怎么还没有睡?”

    他的声音突然响起,我顿了顿,极力掩饰自己的情绪,然后才轻声开口。

    “没什么,想了点事情。”

    我只好随便找个借口搪塞他,却没想到他朝我走了过来。

    他站在我面前,我抬起头,对上他的眼睛。

    “别多想了,这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无能为力的。”

    我听得懂他话里的意思,他是在说不让我再多想单越的事情,可他不知道,如今我心中最大的结却是那几条被他删掉的短信。

    我点了点头,移开目光,在床上躺下了。

    他看我没说什么,也就走开了。

    这一夜,又是翻来覆去无眠的一夜。

    翌日。

    我一大早拖着疲惫的身体到了花店,忙碌了好一阵子之后,我打开手机,南城新闻头条就这样跳了出来。

    “今日九点,山水集团单总宣布:从今以后,他的弟弟单越及其母亲与单家脱离关系。”

    当我看到这几行字的时候,太阳穴不由自主地开始胀痛起来,我皱着眉,用力地压了压穴位,可是不适的感觉依然没有减轻。

    我接着翻动新闻,发现关于脱离关系的新闻被转发,分享了好多次,看来,这件事又要掀起南城的一阵风波了。

    这条新闻发出没多久之后,只过了一个中午,下午的时候,各种版本的关于单家断绝关系的猜测和说法全部都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冒了出来,我看着手机上不断跳出来的推送消息,更是头疼。

    随手点进去,我发现不少新闻都在猜测断绝关系的原因,有的说是因为单家两兄弟为了争夺财产,更可笑的是有的说是他们两个人为了争夺女人才决裂的,甚至我的名字都出现在新闻里了。

    我没想到事情会闹得如此纷乱,我看着那些胡乱报道,编造是非,制造噱头的虚假新闻,心中忍不住冒出了火气。

    我拿出手机,给单彻打电话,想要问问他如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可是试着拨了几通,那边都是正在通话中。

    我叹了口气,挂掉电话,无奈又难受。

    事情似乎越来越糟糕,如今,已经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断绝关系的消息一旦放出,最大的受害者就是单家,各种舆论会闹得沸沸扬扬,单越他们和宋家联手,可单家会变得更加势单力薄,到时候,这一切,又该怎么收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