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59:诉说
    ,精彩小说免费!

    听到我回答地这么干脆,樊世杰笑了,一边伸手拿起杯子倒了半杯酒递给我,然后笑着开口。

    “你今天,是不是心情不好?”

    我看着他推过来的红酒杯,里面的液体猩红地诱人,我拿起酒杯,放在嘴边轻抿了一口,并没有开口回答他。

    醇厚的酒香在口中萦绕,让我忍不住又喝了一口,樊世杰看我不理他,也不恼,也开始品起酒来。

    等到菜上齐之后,我都已经两杯酒下肚了,可能是因为我心中有事,不知不觉地就喝了不少酒,当我准备再倒第三杯就的时候,我的手就被樊世杰给按住了。

    “不能再再这样喝了,先吃点东西。今天我们出来是吃饭的,不是过来喝闷酒的,你要是想喝,等下我们吃完饭再喝个痛快。”

    听到樊世杰这么说,我倒是乐了,我松开握着酒瓶的手,笑着开口。

    “这可是你说的,等下吃完饭你要陪我喝酒。”

    “好。”

    樊世杰看着我,嘴角上扬,微微弯着的眼睛里闪过光亮,竟有几分宠溺的意味?

    我轻轻地揉了揉眼睛,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

    “最近怎么样?这几天似乎没什么风言风语了。”

    樊世杰问我,我拿着筷子的手顿了顿,点了点头,并没有抬起头看他。

    “所有的事情不都是这个样子吗?过段时间,什么样的舆论也都会慢慢停息下来。”

    我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然后抬起头,对上樊世杰的眼睛,又开口说道。

    “只是从今以后,单越真的成了单家的对手了。”

    听我这么说,樊世杰顿了顿,然后轻声说道。

    “其实很多事情,你都把它看得过于重要了,所以你才会这么累。单越和单家的关系走到今天这一步,并不是单单因为你,单家也有自己的责任。有时候,你真的需要看开一点。”

    这几句话他说的认真,我听起来,不仅像是吩咐,倒像是教导。

    其实,他说的没错,我确实在意的太多。在意单越和单家的关系,在意单彻的一举一动,在意爷爷奶奶的任意一个说法,一个动作。

    之所以在意这么多,是因为我从一开始,就把单彻当做自己的丈夫了,所以无论是什么事情,我考虑的出发点都是基于单家整体的利益。

    但现实,我只是单彻的未婚妻而已,只是一个没有过门,没有真正名分的女人而已。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苦涩地笑了笑,我看着樊世杰,一字一句地开口。

    “你说的很对,我似乎,把自己的位置看得太高了。”

    我努力想让自己笑出来,可是不用照镜子,我就能够想象得到,此时此刻我脸上的表情该有多勉强。

    紧接着,眼泪直接冲出眼眶,我就这样,在樊世杰面前,毫无防备地掉了眼泪。

    他似乎被我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

    “怎么了?”

    他有些慌张地拿了纸巾,递到了我的面前。

    我咬了咬下嘴唇,伸手接过纸巾,把脸别到了一边,不愿再让别人看到我这副模样。

    陈珝啊陈珝,你什么时候,脆弱到这个地步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胡乱的拭去脸上的眼泪,然后低头接着动筷子,轻声说。

    “我没事,快吃饭吧。”

    之后我们谁都没有再说什么,匆匆吃了饭,我们就准备离开。

    我们并肩走出餐厅,我把身上的衣服裹紧了一些,樊世杰在我旁边,轻声开口。

    “我送你回家吧?”

    一听到回家,我就想起了单彻,我不知道我现在回去,该怎么面对他,也许他还在生我的气呢?也许他根本不想理我呢?也许他根本就没有回家呢?

    好多个疑问和担忧都萦绕在我的脑海里,我深吸了一口气,转头看向他。

    “不是说好了要陪我喝酒吗?”

    “还真的打算喝啊?”

    听到我这样说,樊世杰显然是吃了一惊,他看着我,有些诧异。

    “你该不会说话不算数吧?”

    我故意反问,话音刚落,他就笑了。

    “那好,走吧,去喝酒。”

    因为心中实在烦闷,所以今晚,我真的想豁达一点,好好地喝一次,以解心头之忧。

    樊世杰带着我去了一个酒吧,是一个很有格调的清吧,里面的氛围很适合喝酒。

    我们挑选在角落的位置,点了酒之后,就不再说话。

    酒吧中间有一个驻唱歌手,长长的头发,昏暗迷离的灯光下我隐约看到他嘴边的一圈胡子,可给我最深印象的是他低沉沙哑同时又富有磁性的嗓音。

    此时此刻他唱的是首老歌,我叫不上名字,却感觉格外好听。

    酒吧的人并不多,可是所有的人都很安静,安静地听歌,安静地低语。我听着动人的情歌旋律,不由地伤感起来。

    不知不觉中,配着情歌,一杯酒已经下肚。

    樊世杰虽然没有说话,但却把我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了,突然,他冷不丁地开口。

    “你是不是和单彻吵架了?”

    我知道,从我们今天刚见面,他就想问我原因了,一直忍在现在。

    我笑着,看着手中的琉璃杯,在不断变换的彩灯下折射的光影,半天才轻声开口。

    “嗯,算是吧。总之我们最近,越来越疏远了。”

    可能是因为酒精的缘故,我竟然想找个人说出自己的委屈,说出自己的不快。

    “你说……”

    我接着说,声音一下子变得哽咽起来。

    “我为了他…付出的还少吗?无论什么事情,我都先为他考虑,一次次去求单越原谅是为了他,放宽心胸接受他和别的女人接触是为了他,把他的家人当做自己的家人,把他的事情当做自己的事情,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们还是走到了今天这步呢?”

    眼眶里充满了泪水,我再也控制不住,眼泪“刷”地就留下来了,我握紧了手中的杯子,想想最近的事情,心口都在发痛。

    “陪我的时间越来越少我可以不抱怨,背着我删了别的女人给他发的短信我可以不追究,不能在我需要他的时候及时出现我可以不在意,不能再照顾我的情绪、不为我考虑我都可以理解,可是为什么,还要对我冷淡?为什么?!”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我低下头,把脸埋在臂弯里开始抽泣。

    单彻啊单彻,所有的事情我都不怕,可我最怕你的冷淡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