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7:手术中的意外
    ,精彩小说免费!

    接下来等待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异常煎熬的,我从来没有觉得时间过得那么漫长,手术室旁边的显示屏上,记录着手术开始的时间,每一秒钟的跳动,我都等的煎熬。

    相比之下,单彻冷静很多,他站在窗边,一动不动,眉头紧皱。

    我们和爷爷都沉默着等待,谁都没有说话,可越是安静的气氛越让人心中焦急。两个多小时之后,突然有护士出来了。

    “怎么了护士?”

    我看着行色匆匆的护士,连忙开口询问,可没想到那护士只是皱眉,什么都没有说,就匆忙走了。

    没过多久,我就看到她匆匆忙忙地拿了两个血袋回来,我看着她,不敢再开口询问,心里更加紧张起来。

    单彻站在我身边,眉头皱的更紧。

    没过多久,刚才那个护士又急匆匆地出来了,她看着我们,连忙说。

    “家属的,谁是rh阴性血?病人肿瘤切除之后,出血不止,血库里的血已经用完了!现在血型相符家属快点来抽血!”

    她这几句话,宛如晴天霹雳,在我们耳边炸开了。

    如果不是护士说,我还不知道奶奶是rh阴性血,可是单彻和爷爷,他们不应该不知道的!

    我转头,和单彻对视了一眼,他眉头拧在一起,太阳穴旁的青筋都显现出来了。

    “去附近医院的血库调血!你们医院是干什么吃的!”

    单彻冲着护士低吼,我看到他的拳头已经攥紧了。

    “原本血袋是够的,没想到病人大出血。rh阴性血每个医院都库存不多,恐怕为了医院的突发状况,不好调血,最好还是让家属来抽血,现在的血还能撑一会儿。”

    单彻突然沉默了,爷爷站在那里,紧抿着嘴唇,脸色很不好看。

    “爷爷,咱们家,只有叔叔和单越是rh阴性血。”

    单彻突然开口,看着爷爷说道。

    “我知道!可是现在怎么办?!”

    爷爷似乎一下子就怒了,他的双眼通红,看上去苍老了很多。

    “单越是阴性血?那快打电话给他让他过来啊!”

    我有些急了,看着单彻说道,可是这个时候,他却犹豫了。

    他犹豫的那两秒,我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如今单越和单家的关系已经闹僵了,让他来抽血,他会来吗?再说,这个敏感时期,单家的服软就代表输赢。

    “我打电话给他!我跟他说,我还不是单家的人,我比较适合出面。”

    我手忙脚乱,看着爷爷和单彻,努力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说着,我就拿起手机,走到了一旁,开始拨单越的号码。

    电话打通了,但是还没有人接,医院走廊上很嘈杂,我快速走到了旁边的卫生间里,心中焦急地等待着。

    单越你快接电话啊!快接电话!

    没有人接,我慌忙地挂断,然后重新拨过去,那头传来“嘟——嘟——”的声音,我咬着下嘴唇,心里更加焦急。

    “喂?陈珝,你干什么?”

    那头终于有人接了电话,可是当宋悠然的声音从那头传过来的时候,我仿佛被人生生泼了一盆冷水。

    “让单越接电话!立刻!马上!”

    我冲着那头命令道,这个时候我真的顾不了那么多了。

    “呵!陈珝,你命令我?我还偏偏……”

    “我告诉你!宋悠然,你今天要是不让单越接电话,下一次见面,我无论用什么手段,都要废了你!我陈珝,说到做到!”

    我咬紧牙关,一字一句说出这些话,我从来都没有想到,我会说出这么狠的话来。

    那头突然沉默,似乎是因为我从来没有这样过,也许是被我突然的反常吓住了,宋悠然没再说话,一段沉默之后,我听到了单越的声音。

    “干什么?”

    他的声音从那头传过来的时候,我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

    “单越……我求你,快来医院,奶奶手术大出血,只有你的血型和她一样,我求你…快来……”

    那一瞬间,眼泪从眼眶中涌出来,像是开了水闸的大坝,止都止不住,这个时候,我不要什么面子,也不要什么倔强,哪怕我在单越面前溃不成军,狼狈无比,只要他愿意过来,我也甘愿。

    那头是沉默,长久的沉默,我却被这沉默吓住了,生怕从他嘴里说出一个不字。

    “单越,算我求你,我陈珝没求过谁……就这一次好不好?”

    我的声音有些嘶哑,可同时却又无能为力。

    “什么医院,几楼?”

    这几个字,让我整个人都有了希望。

    “市中心第一医院,八层手术室!”

    我说完之后,那边“啪”地一声就挂了电话,紧接着,我身体一软,差点跌坐在地上。

    我仍然清楚地记得,当我走出卫生间,回到手术室门口,把单越同意过来的消息告诉爷爷和单彻的时候,他们两个人脸上表情的复杂。

    单越比我想象中来到地更快,再最后一刻,医生抽了血,及时地送血进手术室。看着护士进手术室,我们都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

    单越抽了血之后,就在休息室待着,他不走,我知道,是他想等到奶奶手术结束之后再离开,而他不愿在手术室门口等,是他避免和爷爷,单彻见面。

    等到手术结束,已经又过去了一个小时了,手术成功,奶奶被转入观察室,爷爷跟着过去了。

    我本也想跟着去观察室,可是单彻站在手术室门口,一动不动,似乎根本没有离开的意思。

    我看着他,有些担心,刚走到他身后,就看到医生换下了手术服出来了。

    “单先生…今天的事情,是个意外,我本以为医院的血袋足够,就没有让人提前调血…”

    那个医生自知自己理亏,语气唯唯诺诺,看着单彻的表情也不太自然。

    “所以,这就是你的解释?”

    单彻的声音响起,让人不寒而栗。

    “手术本身是没有问题的,毕竟我是您调过来的医生,不清楚医院的储备情况,病人大出血,是个意外……”

    “所以我花着高价,请你过来,你却差点要了我奶奶的命?!”

    单彻的声音突然提高了好几分贝,那个医生身体一抖,低着头不敢再说话了。

    “我奶奶的命,有一点损失,你就算拿你全家,你赔得起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