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8:趁火打劫
    ,精彩小说免费!

    单彻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那医生听他这么说,吓得浑身都抖了抖。

    “单先生,我这也不是第一次为您做事了……”

    “我知道!”单彻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辜负我的信任,辜负我给你的薪酬,这种事情,在我这里,最多一次,我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让你这样不负责任的医生还继续在业界混,那我单彻实在太没有原则了,医生这个职业不适合你,别再浪费时间了。”

    单彻说完,迈开步子就想走,可是那医生却被吓得脸色大变,伸手直接拉住了单彻的手臂。

    “单先生,我可只会医,我不做医生以后该怎么活下去啊,全家老小都指望我啊……”

    单彻的助理立刻过来,把那个医生拉开,单彻一转身,看到了我站在那里,顿了一下,然后朝我走了过来。

    这样的单彻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我明白,在他这里,重要的人对他来说,就是所有,只是我没想到,原来单彻也有这么坚决狠心的一面。

    我看着他走过来,心情有点奇怪,他伸手自然地搂住了我,在我耳边轻语。

    “吓到了吗?”

    我在他的怀里,感觉到丝丝温度,轻轻地摇了摇头。

    “我一定会努力让自己在意的人不受到伤害的。”

    他轻声开口,语气笃定。我点了点头,伸手抱紧了他。

    我明白,单彻承受的东西太多,他在我和爷爷奶奶面前可以做自己,但是对外,他担负太多的责任,就必须要狠心。

    停了一会儿,我轻声开口。

    “单越抽完血在休息室,应该是等奶奶手术之后再离开,我等下过去,好好谢谢他,把奶奶手术成功的结果告诉他。”

    听到我这样说,单彻顿了一下,看着我,半天才开口。

    “嗯,这次,算是单家欠了他一个人情。”

    我看单彻若有所思,也没有再说话。这次单越能过来抽血给奶奶,肯定还是念着旧情的,说不定,这正是一个好机会,我可以好好劝劝单越。

    我和单彻分开,他去观察室看奶奶,我则去休息室找单越。

    等我到了休息室的门口时,还没来得及推门进去,就听到里面传出来女人的声音。

    “照我说,阿姨你和单越是最委屈的了,你看看,和单家解脱关系,跟净身出户一样,什么好处都没捞着,如今都成对手了,这单家的人一出事,单越还被叫过来抽血。这怎么说,都是单家欠你们的吧!”

    是宋悠然的声音,是她一贯的风格,语气不羁,刻薄尖锐。

    “听你这么一说,我还真觉得是这个理儿!单越你说,我们都跟单家脱离关系了,你怎么还过来帮单家人?!叫你过来你就过来了,那他们就更不把我们放进眼里了!”

    阮青梅的声音传了出来,我没想到,宋悠然和阮青梅竟然都过来了。

    “不管怎么说,之前我们也是单家的人,我身上流着单家的血,奶奶是我的亲人,就算闹得再僵,我也不能见死不救。”

    单越的语气风轻云淡,似乎没怎么放在心上。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你还把他们当亲人,可人家当你是什么?!你可别忘了你爸怎么死的,我们跟单家的仇深着呢!我可不管什么亲不亲,这次你抽了这么多的血,救了那老婆子一命,你就打算是无偿做好事了吗?”

    阮青梅依然不依不饶,语气强硬,听到她那样称呼奶奶,我心里有点不舒服,想当初阮青梅在爷爷奶奶面前可是连大气都不敢出,如今有了宋悠然她竟然嚣张了这么多。

    “单越,你不是打算准备扩大公司的吗?如今只主营广告产业怎么行,想要和山水集团对抗,你就必须要延长产业链,扩大经营,如今你缺的是什么,就是资金啊!本来净身出户就够蠢得了,如今你怎么不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为自己讨公道,向单家要点资金要点资源!”

    宋悠然又接着添油加醋,在一旁煽风点火,我听到她说出这么没良心的话,心口实在窝火。

    阮青梅很赞同宋悠然的话,连忙接话表示同意。

    “对啊!单家家底厚着呢,如今你救了老太婆一命,你开口要多少资金都是应该的吧?要是找其他人献血,单家都是会给好处的,怎么说你曾经也是单家的人,如今你又不计前嫌地救了单家的人,不找单家要点钱怎么能对得起你抽的血?而且现在公司正需要钱和资源……”

    “算了,妈。”单越终于忍不住了,他开口,语气里有些不耐烦,“如今我不计前嫌救了单家的人,我要是拿着这个借口趁机讹单家,那不是趁火打劫吗?这传出去人家会怎样说我单越?而且是单家给了我生命,今天这件事,就当是我还了单家的情,从今之后,两不相欠,公平竞争,再也没有什么情分可言。”

    单越的话一字一句地都敲在我的心口,我没想到,他这么坚决,这次他肯过来献血,不过是为了还单家的情。

    “说你傻还真是傻!总之我不管,你高傲,开不了这口,我替你开口!总之和单家断绝关系之后,我就想着终有一天会把自己的东西都拿回去!”

    阮青梅似乎有些生气了,语气强硬,不留余地。

    “阿姨你别生气,单越他就是一时糊涂,我再劝劝他……”

    宋悠然开口劝阮青梅,说话的声音和脚步声都朝门口靠近,我心中一惊,立刻走向一旁的病房,转身就推门进去了。

    我进了病房,关上门靠在门口,面对一屋子病人异样的眼神,也不敢说话,听到旁边的病房房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紧接着是阮青梅和宋悠然细碎的讲话声。

    我轻轻地打开房门,听到逐渐远去的脚步声,探出头看过去,看到了阮青梅和宋悠然并排走着的背影,两个人在不停地说着什么。

    两个人走远,消失在走廊的转弯处后,我才敢从病房里出来,没想到,无意之中,我竟然也能够得知这些。

    我回到休息室门前,深吸了一口气,准备伸手开门,可没想到刚把手放在了门把手上,门就突然打开了,单越站在门口,看到我的时候,脸上掠过了一丝讶异。

    不过那个表情转瞬即逝,很快,他就恢复如常,看着我轻声开口。

    “奶奶手术结束了?”

    我点了点头,心中有些犹豫。

    “你要不要去看看奶奶,她现在在观察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