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4:阮青梅求助
    ,精彩小说免费!

    “你来找我?”

    她朝我走过来,我先开口问道。

    “对,前几日我就来了一次,只是你不在。”

    她倒是坦然,脸上没有丝毫尴尬。

    “有什么事吗?”

    我看着她,并无好感,因为经历过那样的事,我早就看透了她,一想到她之前说的那些话,我心里就有些不舒服。

    “陈珝,我有事跟你说。”

    她一本正经,看着我,又迈开步子,想要往花店里走,我深吸了一口气,没有拦她,就跟着她一起进了花店。

    刘姨很识趣,看到我们两个人有话要谈,便把小晴带到了一边,阮青梅坐在那里,我坐在她的对面,率先开口。

    “有什么事就说吧。”

    她看了看我,倒是不着急,打量了一下花店,然后才开口。

    “陈珝啊,我来找你,是想请你帮个忙。”

    “帮忙?恐怕我帮不上吧,我自己都没什么能力……”

    我这样说着,可还没说完,她就打断了我的话。

    “你听我说,单越现在公司遇到困难了!”

    她表情神秘,我怎么看,都觉得有些不太自然,我盯着她,不知道她到底打着什么算盘。

    “单越的公司遇到了一点状况,财政状况很不好,最近接到了几个订单接二连三都黄了,运营状况也越来越困难,我过来啊,就是想请你帮帮我们单越,这可是他爸生前的心血啊,不能就这么毁了。”

    她在我面前,又是叹气,又是抱怨,我看着她,怎么都觉得她像是在演戏。

    首先,我从来都没有听到过单越公司出现状况的消息。其次,那天在医院,我听到了他们的对话,说是单越打算扩大公司经营,这哪里是公司出现危机的表现?再加上在宋悠然的挑拨下,阮青梅很想从单家捞一笔,如今这才过了几天,她就过来这样说,我自然不会相信她说的话。

    看我没什么反应,阮青梅似乎有些急了。

    “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不打算帮我们单越,虽然我们和单家断绝了关系,但是那老婆子的性命,还是单越救回来的啊!”

    她突然语气变得强硬起来,我看着她,心中更加厌恶,一听到她称呼“奶奶”为老婆子,我就觉得不舒服。

    我盯着她的眼睛,一动不动。她似乎被我看的不舒服,也意识到了自己的称谓问题,转而改口,语气也软了许多。

    “你又不是不知道…要不是单越不计前嫌,奶奶又怎么会脱离生命危险?”

    “单越抽血的事,我感谢他,单家从上到下都很感谢他。但是,他抽血给奶奶,只是为了还情,而非为了要钱。就算是这是我们单家欠他的一份情,公司有什么困难,他自己来寻求帮助,单家也不会见死不救,只是你过来说,似乎不太合适。”

    听到我这么说,阮青梅的脸色一红一白,犹豫了一下,才继续开口。

    “你又不是不知道,单越他性子高傲,又怎么会开口呢?他宁愿公司破产,也不会来求人的,可是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爸的心血化为乌有啊,就只能过来找你说说。”

    “你给我说,也没有什么用,我还没有进单家大门,财政也不可能归我管,这是你应该去找爷爷和单彻。”

    我淡淡地说着,还一边仔细观察她表情的变化。

    “我当然知道这些,我来找你,是因为我知道你心软心善,知道单越有难,肯定不会不帮的,所以你就多替我在单彻面前说说好话,这对你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她谄媚地冲着我笑,我看着她,竟然从心底生出厌恶。

    “我也不会说什么好话,这是单家的事,我管不了,也不想管。”

    我态度坚决,语气直接,听到我这么说,阮青梅的脸色直接沉下来了。

    “陈珝,你怎么这么狠心!你一打电话,单越就直接跑去医院献血,他之前帮过你这么多,甚至是他爸去世最后他都选择原谅你,没想到你反而恩将仇报。一直以来都是你在单越身后动手脚,生怕他抢了单家的财产!你现在说你不是单家的人,怎么之前那么维护单家?那么忠心耿耿?你骗谁呢?!你不想帮我们就直说!何必兜兜转转绕这么一个大圈子?!”

    她终于露出了原本面目,她看着我,指责着我,语气逼人。

    我冲着她淡淡的笑了笑,什么都不愿再多说。

    “行!我算是看清楚你了!单越真是瞎了眼,才会帮你这么多!你就是个扫把星!你一出现,他爸就去世!你一出现,单家就闹决裂!你一出现,公司就出现问题!你就是命中克单家!我倒是要看看,单家会被你克成什么样!”

    她越说越过分,我听她这么说,心中有些发堵发闷,她站起身,很生气地转身,直接摔门而去,我看着她愤愤离去的身影,心头有些委屈。

    原来,我在她眼里,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我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调整自己的情绪,

    不知为何,听了她这一番话,我心情倒变得郁闷起来,明知道她说的话不必在意,可我还是有些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刘姨慌忙过来,大概该听的也都听到了,她走到我身边,急切询问。

    “丫头,你没事吧…”

    我摇了摇头,心中有些烦,一个字都不想再说,可偏偏这个时候,外面响起了车的喇叭声,是送花的车过来了。

    “刘姨,花送过来了,你去处理一下,货款我准备好了,在左边第一个抽屉里,直接给老板就行了。”

    刘姨听到我这样吩咐,也不再说什么,忙着去做事,我没了心情,心中又一遍遍回忆刚才阮青梅说的那些话。

    我对单越,对她,确实心怀愧疚。单聪那件事,自始至终都是我心中的一个结,而且从前单越帮过我那么多,每一件事,我都记在心中,这一次,我哭着打电话央求单越来医院,他没有不理不睬,也算是我欠了他一份情,如果说他的公司真的有难,我也必定会帮忙的,但是,如今我搞不清楚状况,仅听阮青梅一面之词,我确实不能妄下结论。

    我打算今天回去之后,和单彻商量一下这件事,再找人打听一下单越公司的状况,再考虑下一步怎么走。

    那天在医院,单越一本正经同我说的话还历历在目,他说,从今往后,他不会再对我们手软,也不让我对他心软。

    但是我欠他的那份情义,必须要还。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两不相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