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9:这杯酒,我先干了
    ,精彩小说免费!

    一上车,我就看到樊世杰在笑,刚开始我并没有在意,可是车子开出去好远之后,他还在笑,我心中有些奇怪了,开口就问。

    “怎么了?怎么一直在笑,也不说话。”

    樊世杰转头,盯着我的眼睛,停顿了几秒,又笑了。

    “今天化妆了?很漂亮。”

    我这才反应过来他在笑什么,我仔细回忆,似乎自己除了和单彻出去的时候,其他时候都不怎么化妆,包括之前几次拜托樊世杰帮忙,也没怎么打扮,所以今天和他出去,我随便化个妆,倒是破天荒了。

    “你这意思,是我不化妆的时候不漂亮?”

    我转头,看着他问道。

    他听到我这么说,脸色立刻变了变,连忙开口解释。

    “我不是这个意思,都好看,只是是不一样的美。”

    听到他这么说,我没有再说什么,没过多久,就到达了目的地。

    这条街,是南城市中心最有名最热闹的吧街,就算是这条街上的餐厅,连风格都偏向于酒吧。

    我随着樊世杰下车,开门进去,果然,正如樊世杰在电话里说的那样,这分明就是一个可以吃饭的酒吧,里面的摇滚乐震耳欲聋,各种彩灯交织在一起,大多数客人都是年轻活力的穿着暴露的男男女女。

    这还真是我向来都不喜欢的场合,我突然有些后悔了,后悔自己脑子一时冲动竟然想过来体验一把,开心一下。

    我不由自主地皱眉,连脚上的步子都放慢了,樊世杰显然把我的动作表情都看得一清二楚。

    “不喜欢?要不我带你走吧?”

    我摇了摇头,如今我都到了,再离开,和于然孟凡连招呼都不打,似乎太不懂礼貌了。

    “没事。”

    说着,我继续向前走,樊世杰也跟上来。

    “你不是说,现在很少来这种地方了?”

    我接着开口问他,因为我记得他之前说过的,自从宋悠萌去世之后,他就很少来这种地方了。

    “嗯,这次的地点,是于然他们定的。”

    樊世杰的脸色微微一沉,似乎也想到了什么伤心过往,我深吸了一口气,没再说什么。

    我们去的是二楼,想对于一楼更加安静一些,氛围虽然依旧昏暗,但却不让人讨厌,而且能够把一楼的角角落落都看得一清二楚。

    我们过去的时候,于然和孟凡已经到了,他们一看到我,就立刻笑了,尤其是于然,我还没坐下来,他就先开口了。

    “真巧,陈小姐,我们又见了。”

    我看着他,他依旧是一件坏坏的痞相,可不让人讨厌。

    我冲着他们点了点头,微笑着说。

    “好久不见,于然,孟凡。”

    “美女还能够记住我的名字,真是荣幸,但是你迟到了,要自罚一杯……”

    “少贫!”

    于然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樊世杰直接打断了,他坐在我的身边,看着于然,又接着开口。

    “陈珝她喝不了酒,等下点杯饮料。”

    听到樊世杰这么说,于然和孟凡看我的眼神又多了几分暧昧,我淡淡地笑笑,对樊世杰开口。

    “没关系,我今天来就是为了开心,少喝一点没事的。”

    说着,我就打开菜单,看到上面的酒水单都是些我没听说过的酒名,顾不了那么多,我就随便点了一个。

    樊世杰在一旁,也没说什么,大家一起点了吃的之后,就开始聊天了。

    孟凡看着我总笑,过了半天对我说。

    “我以为你不会来这种地方。”

    “往日确实不会。”

    我淡淡地回了一句,不怎么想继续说了,因为今天,我看着单彻在我面前无能为力,从他说出“身不由己”的那一刻,我就感觉到了,对于这个世界,有多少事情我们是无力的。

    心情沉郁,也自然是因为对于单越和单彻之间的“无能为力”。

    很快,东西都上全了,酒也上了,于然他们同樊世杰开玩笑,非要玩游戏,谁输了就去物色个美女搭讪。

    我在一旁笑着看他们,不说话。

    “敢不敢玩,世杰,我连搭讪对象都给你物色好了,你该不会是害怕了吧?”

    于然在一旁,兴致很高地说着,我看着他们,心中有自己的事情,不知不觉地就喝下了不少的酒。

    樊世杰什么都没说,只是摇了摇头,说不玩。

    于然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我,问道。

    “小陈,你笑什么?要不我们一起玩?”

    “无聊。”

    我冷冷地吐出这两个字,视线就转到了一旁。

    于然听我这么说,没生气,反而笑了。

    “孟凡,你看看他们两个,还真的像是一对儿!你说,咱俩的存在,是不是打扰了他们?”

    我听得出他语气里的戏谑,转头假装生气,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他和孟凡一直笑,谁都没说话。

    可这个时候樊世杰却开口了,语气竟然带着不悦。

    “不乱说行吗?我说了多少遍了,她是我朋友。”

    看到樊世杰不开心了,于然孟凡脸色都变了变,谁都没再说话。

    我知道,于然他们只是爱开玩笑,并没有什么恶意,而不知为何,今天樊世杰那么敏感。

    气氛有些尴尬,我深吸了一口气,端起酒杯,冲着他们笑了笑,轻声说。

    “没事的,大家开个玩笑,都是为了开心,这杯酒,我先干了,你们随意。”

    说着,我仰头,就把杯子中的酒灌入肚子里,冰冷而辛辣刺激的液体滑过我的喉咙,似乎一下子麻痹了我的神经,我皱着眉,一口气把杯子里的酒都喝完了,心中却难受地有些想哭。

    喝完最后一滴酒,我放下杯子,冲着他们几个笑,樊世杰愣在那儿,显然没有想到我会直接把酒喝完。

    于然孟凡也惊呆了。

    “可以啊,我没看出来,你这么能喝…你都喝完了,那我也不能不喝啊。”

    说着,于然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孟凡却伸手把水果推到我面前。

    “吃点水果,压一压…”

    樊世杰自始至终都没说完,但是我能够感觉到,他不开心,因为他在我身边,我已经感受到了他的眼神。

    我转头,看到樊世杰表情严肃,眼睛盯着我,一动不动。

    突然,他伸手,紧紧地攥住了我的手腕,一把将我拉了起来,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他拉着往外走。

    这是第一次,樊世杰这样对我,我从来都没有想到过,他的力气竟然这么大,被他攥着的手腕生疼,我忍不住皱住了眉,整个人跟在他后面跌跌撞撞。

    他生气了,却生气的莫名其妙,我想挣脱,却又不敢。

    他将我直接拉到了一条走廊上,那边人很少,走廊的尽头是卫生间,而走廊上有几个房门,似乎是房间。

    他一甩,我整个人就靠在了墙上,而他攥着我的手,没有放开。我就这样,和他对视。

    他盯着我的眼睛看了好几秒,终于开口。

    “陈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