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84:走一步险棋
    ,精彩小说免费!

    其实,我是在赌,赌我在单彻心中的地位,他如果真的在意我,就一定会回来。

    一个小时过去,我没有收到单彻回复的短信,心中隐隐有些不安,但是我一定会等到最后一刻。

    我开始忙碌,可以说,这次做饭,我使出浑身解数,每一道菜,都是根据单彻的喜好做的,我希望,他回来,踏进家门,迎接他的是热腾腾的饭菜,还有我。这样,他才会有家的感觉。

    等我四菜一汤都做好之后,已经六点多了,这个时间,单彻应该下班了的,他如果加班或者有其他事,应该会回复我的,可现在,我没收到短信,说明他会回来。

    我坐在餐桌前,越等越焦灼,终于大约一个小时之后,门响了。

    听到声音,我直接站起来,连忙往门口走,单彻换了鞋,走过来。

    “回来了?”

    我开口询问,他表情淡淡地,没有多大起伏。

    我靠近他,已经闻到了他身上的酒味,我心中有些不开心,但却没有表现出来。

    “我给你发的短信你收到了吗?我做了菜,一直在等你。”

    我伸手拉住了他的手,他顿了顿,轻声回答。

    “收到了,有个应酬推不开,我就先去道歉罚了几杯酒,然后就回来了。”

    听到他这么说,我心中才舒坦了一些。

    “好,我去热菜…”

    我松开他,想要把放凉的菜重新热一热,可单彻的手却突然抓紧了我。

    “没事,不用热了,天不冷,我也吃不了多少。”

    听到他这么说,我也没再说什么,和他一起在餐桌旁坐下之后,我开了红酒。

    “我们两个已经很久没有好好吃过一顿饭了吧?”

    我倒了半杯红酒,然后递给他,他伸手接过,眼睛看着手中的红酒,并没有开口。

    我有些尴尬,但还是努力活跃气氛。

    “尝尝我做的菜吧,看我厨艺进步了没有。”

    我冲着他笑,他动了动筷子,尝了尝,然后点头。

    “很好,进步不少。”

    他说完,就没再说话,我看着他的反应,心中有些犯堵。他这样故意冷漠,分明就是还在生气。

    我实在难受,仰头就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然后拿起酒瓶又倒了一杯。

    单彻显然注意到了我的动作,他看着我,什么都没说,我也自顾自地喝酒,不说话。

    两杯酒就这样下肚,胃里已经满是冰凉,我的心情也糟糕到了极点,我一次又一次努力,却没想到单彻对我这么冷淡,我最怕的,也就是他这样若即若离的态度。

    我伸手去拿酒瓶,可刚握住酒瓶,手就被人按住了。

    我抬头看单彻,他一脸严肃,深邃不见底的眼睛看着我,一动不动。

    “别喝了。”

    “我不!我就要喝!你放手!”

    我心中憋屈的委屈和愤怒在这一刻变得最大化,我瞪着单彻,根本就不愿意妥协。

    我们两个这样对视了足足五秒,他突然看着我开口。

    “你要喝是吧?好,我给你喝!”

    说着,他走过来,到我身边,将酒瓶拿走,没有用杯子,直接就着瓶口,仰头猛喝了一口。

    我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到他放下酒瓶,直接俯下身来,堵上了我的唇!

    我看着眼前被放大的他的五官,怔住了,他的舌熟练地伸进我的嘴里,勾着我的舌,刹时,我就感觉到红酒的醇香充满了口腔,而他的舌,都带着酸酸甜甜辣辣,我一下子懵住了。

    他的大手直接绕到了我的后脑勺,一点点施力,让我更加靠近他,甚至快要嵌入他的身体里。

    我的呼吸越发急促,可是他就是不放开我,反而将我从椅子上拉起来,狠狠地揉在他的胸膛中。

    我能够感觉到他的强大的占有欲,我的身体也变得热烈起来,可是我被他疯狂地吻着,有些喘不过气来了。

    趁着他的舌头在我的嘴里,我直接咬住了他的舌,他一疼,舌头条件反射地缩了缩,可是大手却将我搂的更紧。

    终于,他松开我,看着我的眼神有些生气。

    “陈珝,你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他叫着我的全名,语气相比平日少了一些温柔,多了强硬。我看着他,莫名地感觉委屈,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单彻,你还是不相信我,你如果你不信我,就别要我了!”

    我赌气似的说道,单彻的脸色变了变,直接抱着我后退,将我推到了墙上。

    “你觉得你说的算吗?我要你,偏要要你!”

    他看着我的眼睛,一字一句,颇有宣示主权的意味,我深吸了一口气,又开口。

    “那你为什么不信我?”

    “我说了,我信你,是你不信我说的话!”

    他的眉微微拧了拧,还不等我说话,他又开口。

    “就算你和樊世杰没什么,但是我的女人和别的男人在一起那么亲密,我又怎么可能不在意?”

    我看着他,心里突然有些甜蜜,又有些愧疚。

    “单彻,我跟你保证,樊世杰和我,就像是兄妹一样,他就是我的干哥哥,这事是我亲哥陈亦然都知道的。”

    听到我这么说,单彻的脸色才和缓了一些。

    “不管他是谁,只要他是个男人,都不能对你这样,以哥哥的身份关心照顾你我还能接受,其他的,都不可以。”

    我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说出这些话,有些想笑。我拉紧他的衣服,把头埋在了胸膛上,轻声说。

    “我知道了,放心,不会有下一次的。”

    也只有这个时候,我感觉,他似乎是相信我一些了。

    这一晚,有单彻陪着,我睡的很安稳。但是第二天早上,我心里就有了别的想法,如果真的能够让单彻相信和放心,并且打消各种舆论影响,我可以再向前走一步。

    这一步,是需要我和樊世杰共同完成的。我不愿意失去他这个朋友,更不愿意我们两个之间的关系不清不白,让所有人都歪曲了这份友情。所以,我们只能,就像我说的那样,要么真正地成为兄妹关系,要么从今以后,没有任何关系。

    这是一步险棋,也许不会被人接受,但是,我必须要试一试,还给我和樊世杰一个清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