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97:目睹
    ,精彩小说免费!

    我紧抿嘴唇,越发觉得他们的一举一动很是刺眼,纵然我很清楚,异性同事或是合作人之间,有这样的交流不算什么,但是不知为何,看到他们两个站在一起,我都觉得心里不太舒服。

    樊世杰显然察觉到了我的异样,他轻声开口。

    “我们走吧,还要去鲜花市场……”

    “再等等。”

    不等他把话说完,我就直接开口打断了他的话。

    因为之前我并没有看到过他们在一起工作时的场景,今天既然有缘碰到,我为什么不多看一看。

    赵总讲完话之后,就对着台下的人开口。

    “在结束之前,我想请我们的单总再为大家说两句,大家欢迎!”

    伴随着台下的鼓掌声,单彻正了正脸色,眉眼之间带着无形的威严,就算我距离他很远,但是单单他站在那里,我就已经感觉到了他的气场和风度。

    “我想说的话,在刚才的讲话中已经涵盖地差不多了。我就说一下我的看法,之前我们和贵公司的合作一向都有很好的结果,我希望之后,山水集团还会和贵公司长久合作下去。互利共赢,永远是我们心中的理念!谢谢大家。”

    台下立刻又响起了掌声,仪式已经到了尾声,台上的人一起对着台下鞠躬,随着几声礼炮响起,剪彩仪式正式结束。

    我的眼神始终追随着台上的那个身影,台上的人都从两边向下走,吴雨涵和单彻一起,从右边台阶走下,吴雨涵走在前面,单彻跟在后面,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意外突然发生了。

    似乎是因为吴雨涵的高跟鞋太高,她刚下了几节台阶,就脚下一软,整个人都跌坐在台阶上了,顿时,台下的人沸腾了,现场轰然一片…

    我不由自主地皱了皱眉头,心中有些隐隐的不安。

    吴雨涵她这是又在玩什么把戏?又是故意的吗?

    我看着那个跌坐在地上的人儿抬起头,朝单彻看去,那一刻,我一下子就明白了她是什么意思。

    单彻低头看着吴雨涵,微微弯腰轻声询问,我自然听不清楚他们说了什么,只知道他们说了两句之后,单彻就迈开步子,下了台阶,然后弯腰,就直接将地上的吴雨涵抱了起来!

    那一瞬间,我感觉自己的血液都凝固在一起了!

    我只觉得嘴中一咸,才发觉嘴唇已经被自己咬破了…

    “我们该走了。”

    樊世杰显然也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了,他连忙发动车子,准备开车离开。

    “不要!”

    我压着自己胸口的气愤,冷冷地吐出了这两个字。

    我的眼神依然追随着那两个身影,单彻抱着吴雨涵,在众人惊愕的视线中,到了车子旁边,将她送了上车。

    恐怕,我怎么都忘记不了,他们两个亲密的样子,单彻抱着她,就宛如情侣一样亲昵,吴雨涵抬头看着他,眼神从始至终都没有移开过。

    这一幕,就像是一根刺,狠狠地刺入了我的心脏。

    我闭上眼睛,感觉脑袋里都是乱乱的。我没想到,我偶尔遇到他们一次,就会看到这样的场面,那我没遇到他们的时候呢?他们又会有什么更亲密的举动呢?

    “陈珝…”

    樊世杰的声音就在耳边,他有些担忧,可现在,我却没有了任何心情,我低下眼帘,淡淡地说了一句。

    “走吧,回花店。”

    回去的路上,我和樊世杰都没有说话,我的脑海里,就像是播放电影一般,来来回回,始终是那几个画面。

    单彻和吴雨涵耳鬓厮磨,亲密无间得交谈……单彻没有犹豫,就直接将吴雨涵抱了起来……

    今天早上在家里,单彻还怀抱着我狂吻,他给我温暖,给我激情,我以为我得到了他的全部,却没想到,一天还没过,我就又看到他怀抱着别的女人。

    原来,我不是他的唯一,就算是我占据着他未婚妻的位置,得到的却也不是他全部的爱,他能给我拥抱和温暖,同样也能给别的女人……

    我感觉自己的脑袋开始疼,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撕扯着一般,我呼吸越来越急促,整个身体都变得很难受。

    “怎么了?”

    樊世杰减缓车速,有些担忧地询问着。

    我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平息自己的情绪,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

    “我去找单彻说,他这样对你,你觉得我会饶得了他吗!”

    樊世杰愤愤不平地说,我摇了摇头,轻声开口。

    “没事,把我送回花店吧,我想休息一下。”

    我淡淡地说,我知道,这是我和单彻还有吴雨涵之间的事,要解决,也只能我们三个人解决,别人掺和进来,只会让局面变得更乱。

    因为我的拒绝,樊世杰沉默了,之后他接着开车,我们谁都没再说话。

    最终,车子停到了花店门口,我没有犹豫,推开门就准备下去,口中顺便低声说了声。

    “谢谢你送我回来。”

    可是刚迈出去了一只脚,我就感觉到有一股力量猛地抓住了我的手腕。我的身体后倾,又重新跌回到了座位上,也正是因为这股力量,我另一只手抓住的车门,也被我直接顺带关上了。

    那一刻,我有些生气了,转头,忍着怒火,瞪着樊世杰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

    “你干什么!”

    “陈珝,你不要再折磨自己了行吗!”

    他也盯着我的眼睛,没有丝毫地退让。

    我深吸了一口气,冷声开口。

    “我没有折磨自己。”

    “没有?这次的事情你怎么处理?憋在心里?生闷气?等单彻来察觉?如果我是你!只会做两件事,要么现在去找他,和他说清楚!要么就理解,商场上的事情复杂多了,不是说不允许一点点的声色犬马,你要是理解,就不会用让自己成为那个最痛苦的人!”

    他看着我,字句言语中都带着力度。我还从未见过这样生气的樊世杰,如今他一席话,竟让我明白很多。

    你的脑海里飞快地回忆曾经那一件件的事情,果然,每次有了误会,我都选择逃避,选择把自己包裹在自己的世界里,我在等待单彻发现,等待他过来给我解释,哄我开心。

    那样的等待实在太煎熬,每次最伤心的人都是我,遇到这种事情,只有两个可能,误会或是事实。

    “你从来对自己的爱情都不自信,你那么爱单彻,那单彻对你又是百分之几的爱?这些你应该心里有数吧!你若是肯定他也百分百爱你,那你就不需要去误会,因为他抱别的女人可能是出于别的原因。如果你觉得他并不怎么爱你,那你就可以猜测他变心了。所有的事情,你都要在自己心中拿捏好!”

    樊世杰的话让我明白了很多,我听了他的话,不知不觉中,竟然冷静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