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05:一直好好的
    ,精彩小说免费!

    他这样的一句话,直接戳进了我的心里,在我面前的单彻,他会让着我,会心疼我,会保护我,他对我的爱,对我的在意,从眼神里我都看得出来。

    那么爱我的人,又怎会把自己父亲和自己爱人母亲的私事随随便便就告诉别人呢?

    那一刻,我竟然异常相信单彻,也许这次,还是吴雨涵自导自演的蓄意挑拨离间呢?

    我深吸了一口气,心中顿时轻松了很多,冲他笑着。

    “单彻,你别太孩子气,以我的性格,宋悠然她也欺负不了我,樊世杰就是随口一说,你也别太放在心上。”

    听到我这么说,他没说话,可视线依然停留在我的脸上,似乎在探究我的话是真是假,停顿了几秒,他的脸色才和缓了些。

    “我知道,你也不会被她欺负的。”

    他勾了勾嘴角,说完之后就伸手将我揽入了他的怀里,然后低头看着我。

    “给你的外套呢?”

    他的大手环住我裸露在外的一圈肩膀,顿时,温热的感觉就覆在了皮肤上。

    他这样问我,我有些心虚,因为我把他的外套不小心弄丢了。

    我低下头,努力把脸埋进他的怀里,不去看他。

    “我…我也不知道丢在哪里了…”

    我声音很小,生怕他责怪我,我也知道,今天他穿的西服是销量绝版,只有那么一件。

    我正低着头,突然感觉到有一只大手伸过来,轻轻地探到了我的下巴处,然后抬起了我的下巴,我看着单彻的眼睛,一时之间,无处躲藏。

    “竟然把我的衣服弄丢了,说吧,你打算怎样赔偿我?”

    我清楚他眼神里的情愫,语气虽然强硬但却没有责怪的意味,我看着他笑,什么都不说。

    他放在我腰间的手突然一紧,直接将我整个人的身体都贴近他。

    我伸手打了他一下,轻声开口。

    “别啊,这是公共场合,这么多人…”

    “我抱我未婚妻,天经地义。”

    他口气坚决,上半身反而更加变本加厉地朝我靠近过来,我笑着把头转向一边,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直直地盯着我们的两个人。

    单越和宋悠然!

    我身体一僵,脸上的笑也顿住了,单彻也意识到了什么,他松开我,转头看向他们。

    我们四个人对视,有些尴尬。

    我已经有段时间没有看到单越了,如今的他,看我们的眼神更加冷漠,我看着他,丝毫找不到曾经的一丝熟悉感。

    宋悠然眼神轻蔑,她看着我,朝我走近了几步。

    “陈珝,你别只顾着卿卿我我,走之前,别忘了把你那些垃圾带走。”

    单彻拉着我的手突然紧了紧,他听到宋悠然这么说,突然转头看向我,开口询问。

    “什么意思?”

    他皱着眉,我知道,我如果不告诉他,他肯定会生气。

    “之前花店接到了一个单子,有人订了五十盆插花,让我们送过来,昨天我让人把插花送过来了,今天才知道原来是宋悠然故意订的花,她说她不满意,就…就说要全部退掉……可是花已经被破坏了……”

    “这事轮得到她做主吗?卖出去的东西怎么还能退掉?”

    他眉头紧皱,很是不悦。

    “……因为花店有条规定,是我之前刚开业的时候定下的,如果客人不满意,就可以退掉…”

    听到我这么说,他的脸色更加难看,我再抬头,就看到宋悠然和单越已经走到了一边。

    单彻没犹豫,拉着我的手就朝他们走了过去。我还没反应过来,单彻已经开口叫道。

    “宋悠然。”

    他脸色很冷,眼底都是冷意,没有任何顾及地叫道宋悠然的名字。

    宋悠然顿了顿,站住脚步,转身看到我们,笑了,笑的肆无忌惮。

    “怎么了?”

    “下次有什么不满,不要用这种下三滥的招数,直接冲我来。还有,那些花,这次我们就当做送给你了,我会派人把这些花直接送到你家,路费我承担,你不用谢我。最后,有句话提醒你,既然已经怀孕了,最好是在家里安胎,别天天想着如何陷害别人反而把自己给害了。”

    他语气并没有特别强硬,反而像是劝说,可是句句背后,都带着或多或少的讽刺,宋悠然又怎么会听不出这话中的意思,她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伸手就去拉一旁的单越,似乎是想要单越替他讨公道,可是还没等他开口,单彻就又开口。

    他搂紧了我的腰,低头对我柔声说话,和刚才对宋悠然冷言相对的完全就是两个人。

    “珝珝,我们去那边,等下会放烟花……”

    我笑了笑,心中竟然莫名觉得舒畅,我跟着他,朝一边走去。

    宋悠然这样吃瘪,肯定会气的要死,单彻却丝毫不以为然,拉着我到一旁栏杆旁准备看烟火。

    他将我搂进怀里,这样我能够从他身上汲取一些温暖,我偷偷笑着,想想他刚才的那副样子,我就觉得好笑。

    “你笑什么?”

    单彻的手探到了我的腰间,有意无意地动着。那是我最敏感的地方,我的身体也跟随着颤动了几下。

    “正经点。”

    我伸手捉住他的手,不让他再乱动,他没说什么,只是稍稍低头,嘴唇在我耳边来回摩挲,他的气息在我耳畔萦绕,让我有些情迷意乱。

    船上突然响起了三声钟鸣,站在甲板上的人都开始兴奋起来,我知道,到了放烟火的时候了。

    越来越多的人拥到甲板上,单彻将我紧紧搂在怀里,以免别人碰到我,我心中暖暖的,关于刚才的猜疑更是消减了几分,如今,我更不相信吴雨涵的一面之词,而对于她是怎样知道关于我妈妈的事情,我要自己查清楚。

    在查清楚之前,我没有证据和理由怀疑单彻,所以现在,我还会完全信任他。

    “砰砰砰——”

    随着几声连续的响声,天空中突然爆开了烟花,所有人都循声望去,那一刻,在漆黑的天空中,有如同星耀聚集一般的光亮,一下子绽放开来,流落的碎星下垂,似乎要将我们完全包裹住。

    紧接着,又是几声炮响,接二连三的花朵在天空绽放,绽开的那一瞬间,在我视线之内,似乎开出了满满天空的铁树银花。应接不暇地又是别的花型和色彩,我已经听到了人群中的唏嘘,那一刻,在这么美好的时候,我的心里,也有一些莫名的动容。

    单彻将我搂在怀中搂的更紧,我耳旁有他的呼吸声,还没等我转头看向他,就已经听到他在我耳旁的轻语。

    “珝珝,我们要一直这样,好好的。”

    我心头一颤,也不知不觉握紧了他的手。

    “嗯,要好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