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06:心头刺
    ,精彩小说免费!

    烟花一阵一阵,总是能给我们带来新的惊喜,四十分钟之后,才接近尾声。

    单彻害怕我着凉,执意带着我回了船舱大厅,大厅的人不多,难得清净。

    单彻带着我准备去休息区休息一下,刚走了几步,就听到身后响起一个雄厚低沉的声音。

    “小单!”

    我和单彻一起回头,看到了一个在我们身后不远处的一个男人,是吴江。

    我抓着单彻的手不由自主地紧了紧,单彻拉住我,转身走向吴江。

    “吴伯伯。”

    单彻笑着开口,行为举止都礼貌地恰到好处。

    “怎么不去看烟花了?是觉得没意思吗?”

    吴江微笑着看着我们,轻声询问。

    “不是,烟花很好看,我是怕珝珝受凉,才回来的。”

    吴江点了点头,眼神在我身上停留了几秒之后就移开了,他看了看单彻,眼神深沉,停顿了一下,又轻声开口。

    “小单啊,听说最近山水集团签了不少合作啊!我就欣赏你这样的年轻人,有理想,还有行动力!”

    单彻笑着回复。

    “吴伯伯,让您见笑了,这些和您的能力相比,都是不足挂齿的。”

    吴江笑了笑,又开口询问。

    “那你最近有什么计划,或者是想进军哪个新领域?”

    “暂时没有这个打算,我准备休息一段时间,因为前段时间太忙了,也没时间陪陪爷爷奶奶和未婚妻。”

    单彻说着,就转头看了看我,眼神温柔,我也冲着他笑了笑,什么都没说。

    “好啊,规划合理,劳逸结合。我还真没有看错人,我年轻的时候,只懂得前进,不懂放慢步子停下来享受生活。看看你们,真是觉得年轻真好啊!”

    吴江感慨,语气也变了些,单彻在一旁,没说什么。

    “对了小单!”吴江突然抬头,看向单彻,眼神严肃,“我有件事想拜托你。”

    他态度突然转变,让我和单彻都没有反应过来,单彻顿了顿,开口道。

    “吴伯伯您说,有什么事我能做的都尽管告诉我。”

    吴江蹙了蹙眉,欲言又止,犹豫了一下,还是抬头看着我们开口。

    “就是我女儿雨涵,她啊,就是对工作太过认真,平日里也不懂得给自己放假,你看这样行不行,你们年轻人有什么娱乐活动的时候,也带上她,你看怎样?”

    如今的吴江,和刚才不同,俨然是一副用心良苦的父亲形象,单彻犹豫了一下,转头看了看我,并没有直接答应。

    吴江也看了看我,似乎是明白了什么。

    “陈珝是吧,我也经常听到雨涵提起你,其实我们家雨涵是个缺乏友情的孩子,如果你能和她做朋友,那最好不过了,我就想你们和朋友出去玩的时候,顺便带上她,并不打扰你和单彻的二人世界,你看可以吗?”

    他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又怎么好意思开口拒绝,再说他的身份,对于单彻的公司和生意都有影响,我若不答应,弄得太僵,到时候为难的是单彻。

    我深吸了一口气,冲着吴江笑道。

    “吴伯伯,您放心,我也是把雨涵当做是朋友的,我们如果有什么活动,一定会叫上雨涵的。”

    听到我这么说,吴江也笑了出来,他看着我,点了点头,然后又看向单彻,开口道。

    “小单,你未婚妻还真是善解人意,讨人喜欢。”

    单彻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之后吴江又和单彻说了几句,就离开了,单彻带着我朝旁边休息区走,陪我到沙发旁坐下之后,他将我搂在怀里,轻声开口。

    “刚才为什么要答应?”

    我明白他想说的是什么,我讨厌吴雨涵他是知道的,可我却答应了吴江的要求,所以他才会这么问我。

    “因为我不想让你为难。”

    我轻声开口,抬头看着单彻。

    他的眉心一皱,搂着我的手又紧了紧,眼里闪过了一丝动容。

    “谢谢理解。”

    我笑了笑,没说话。

    我眼里容不得沙子,更容不得她吴雨涵,我这次答应吴江,其实也有我自己的目的,因为今天吴雨涵说的那些话,已经成为我心头的那根刺,也许从她这里,我能了解到妈妈的情况,也许我正能通过这次契机,找到妈妈。

    甲板那边突然传来一阵欢呼,我知道,应该是烟花放映结束了,已经有不少的人回到大厅,说话声吵闹声也越来越靠近了。

    单彻带我和爷爷奶奶说了几句话之后,就带着我离开,因为疲惫,在回去的路上,我在车上就睡着了。

    直到单彻将我从车上抱了下来,我才醒过来,他抱着我,走进屋子里,又准备抱着我上楼,我想下来,却被他拒绝了。

    他将我放到床上,眼神灼灼地盯着我,勾了勾唇,轻声说道。

    “我明天就不去上班了,在家陪你,有想做的事情吗?”

    我笑了笑,搂紧了他的胳膊,轻声说。

    “去哪里都行,只要有你就好。”

    他笑了笑,停顿了一会儿又开口。

    “那吴雨涵的事怎么办?我们都答应了吴伯伯…”

    单彻显然有些犹豫了,我笑了笑,轻声回答。

    “有没有什么合适的集体活动?到时候叫上樊世杰和温心他们,大家一起。”

    单彻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睡觉之前,我突然想起了妈妈,对于家长的感情,我无权过问或是干预,每个人的都有自己的选择,不管是我妈,还是单彻爸爸,他们都是我和单彻最在意的人,但同时,也是我和单彻婚姻的阻碍。

    可是不管怎样,我都想找到他们。

    我辗转反侧,无法入眠。我原本以为单彻已经睡了,可刚翻了个身,就感觉有人抱住了我。

    “想什么呢?”

    他的声音低哑,显然,他也没有睡着。

    我靠近他,嗅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轻声开口。

    “我突然,有点想妈妈了。”

    在黑暗中,我看不到单彻的表情,但是却明显感觉到他身体一僵,长久没有回答。

    我妈妈和单彻爸爸,永远都是我和他的软肋,如今我这样说,不知道单彻心里会怎么想。

    又停顿了一会儿,他伸手,将我整个人都搂进他的怀里,他轻声开口,声音就在我的耳边响起。

    “别想太多了,睡吧。”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刻意逃避这个话题,但我清楚,这件事也同样是他心头的一根刺。

    黑暗中,我没再说话,但也没有睡着,我一直都在想,如果有天,我妈妈和单彻爸爸突然回来,到时候我们面对的,又是怎样的局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