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09:路途中的插曲
    ,精彩小说免费!

    “女人的事情,你干嘛非要打听。”

    还不等我回答,温心就开口了,语气刺刺的。

    我听得出来,这语气代表着什么。温心这个人,刚开始可能会觉得她难接触,纵然给人的感觉温婉但却不易亲近,可是当你和她真正熟悉了,你会发现她孩子气,任性,淘气地可爱。

    她和樊世杰用这样的口气说话,显然两人已经很熟悉很亲近了。

    “我听听怎么了,怎么说陈珝也是我妹,你别带坏她了。”

    樊世杰也振振有词,语气竟然也不似从前,反而带着一些孩子气。

    我夹在他们两个人中间,觉得很可笑,看着樊世杰,冲他眨了眨眼睛,眼神暧昧。

    他一愣,似乎没明白我的意思。

    “你们两个怎么火气那么大,是发生了什么事?”

    我对于两个人有些异样的氛围表示好奇,转头看向温心时,看到她脸颊一红,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看来,还真是有猫腻。

    我又看向樊世杰,轻声问道。

    “你是不是欺负温心了?”

    听我这么说,樊世杰的脸色也有些异样,他刻意咳嗽了一下。

    “我敢欺负她吗?没有的事。”

    说完之后,他就加快步子,向前走去。

    这两个人,越来越不对劲,我记得原本在烟火晚会的时候,两个人还是好好的,怎么现在见面,感觉有些不同呢?

    看温心闷头也不愿意再说什么,我也没再继续问,而是转头看了看单彻和吴雨涵。

    他们两个依然走在最后面,距离不远不近。

    我回过头,也没说什么,就一直陪着温心继续走。

    刚开始的山路还好,不是特别陡,可是等我们前进了一段之后,路就开始变得陡峭了,我们越来越费力,我和温心明显地走的慢了下来,于然和孟凡走到了我们前面。

    “再坚持一下,等会儿我们到了前面休息一下。”

    孟凡看着我们轻声说,我点了点头。

    等我们爬了一半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腿已经明显地变沉,越走越艰难了,而背上的登山包也变得重了,我们在一块平地停下来,准备休息一会儿。

    单彻走到我身边,拿出一瓶水,拧开了瓶盖递给了我,我接过去喝了两口,然后坐在了一旁的石头上。

    “我们只能休息十分钟,如果再耽误一会儿的话,在天黑之前我们爬不到山顶,到时候就不好办了。”

    单彻开口,语气有些严肃。

    他说的没错,我们刚才吃饭的时候耽误太久,原本上山的时候时间都不太早了,再耽误一下,天都要黑了。

    “这样,等下我们为女孩子分担一下负重,这样的话可能会提高效率。”

    樊世杰建议道,单彻他们都点头,表示赞同。

    我们吃了点东西,喝了水之后,就打算重新出发。

    单彻伸手就将我的登山包拿走,轻声说。

    “我帮你背。”

    我犹豫了一下,没说什么。樊世杰伸手将温心的包拿走,直接背上了,温心看了看他,也没说话。

    接着,所有人的眼神都移到了吴雨涵的身上,孟凡看了看樊世杰,然后转头对她说。

    “我帮你吧。”

    他伸出手,可是吴雨涵却没什么反应,她将包背到了她自己身上,冷冷地开口。

    “不用。”

    顿时,气氛有些尴尬。

    “那美女,我帮你?”

    于然看着她,开口问道,吴雨涵直接摇头,没有说话,她再抬起头,却看向单彻。

    所有的人都心照不宣,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深吸了一口气,伸手将单彻刚背到肩膀上的我的包拿了回来,用半带命令的口气,笑着同他说。

    “单彻,雨涵在这儿就和你最熟,你替她背吧,我的包我让于然和孟凡帮我背。”

    我笑的豁达,根本就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单彻看着我,微怔了怔,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说。

    我看着他笑,并没有其他的意思。然后伸手把自己的包递给了于然。

    “等下谁坚持不了了可以让孟凡帮他分担一下,现在大家快出发吧,以免到时候赶不到了。”

    听到我这么说,大家都开始行动,我迈开步子,率先走到前面。

    一时之间,虽然气氛有些异样,但大家更关心爬山的行程,天色越来越暗,我们也越来越心焦,但每个人都坚持着向上爬。

    走到一个上坡路段,我迈步,跟在樊世杰,于然身后,因为有些陡峭,我迈步,抓着旁边的灌木丛,可是脚下一滑,整个人险些摔倒。

    还好于然眼疾手快,伸手就捞住了我,我的身体被他紧紧地拉住,他一用力,就将我拽到了坡上,因为贯力,我整个人上了坡之后,直接扑进了于然的怀里。

    我虽然连忙站稳,退步,和他保持距离,但他还是不忘开口打趣我。

    “你这…也太主动了吧!”

    我知道他向来喜欢开玩笑,便笑着瞥了他一眼,并没当真。

    “别贫,赶快走吧!”

    他笑了笑,也没说什么,我转身,伸手将在坡下的温心拉了上来,然后吴雨涵也跟了上来,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冲着她伸出了手。

    她犹豫了,看了我一眼,眼神有些复杂。

    我这样做,并没有其他的意思,无非就是大家都急着赶路而已。

    我看她没动,有些尴尬了,在她身后的单彻显然将一切都看进眼里,他二话没说,上了坡,伸手拉住了吴雨涵的手,将她拽了上来。

    那个时候,我心中“咯噔”一声,不知为何,突然有些难受了。

    刚才是我将单彻让给她,让单彻帮她背包,这是我自愿的,所以我并没放在心上。可现在,他做的,似乎太多了,我看在眼里,无意中就觉得不舒服。

    我顿了顿,收回手,表面如常地转身,迈开步子朝前走,什么都没说。

    我们一行人走走停停,登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大家都很累,但还是赶快生火,搭帐篷。

    火升起来了,气氛也活跃了一些,我们围着火堆坐下,分发着食物。

    单彻就坐在我身边,一直都没说话,终于,在樊世杰递过来一瓶水的时候,他伸手过来,将我手中的水瓶拿走,“咔”地将盖子拧开,然后又递给了我。

    他的动作自然流畅,一旁的于然看到了,连忙开口。

    “世杰,你看看人家单彻,多有男友力,你也不赶紧帮温心拧瓶水?”

    他这么一说,我们都笑了,樊世杰白了他一眼,直接将手中的水瓶砸了过去。

    “我看我应该给你拧一瓶!”

    他们相互打趣,不知不觉中,气氛就热络起来。

    我在一旁也跟着笑,时不时插上几句话,可突然,我感觉手一紧,旁边的人伸手握住了我的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