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12:发生意外
    ,精彩小说免费!

    “单彻,陈珝先借我几分钟,我问几句话。”

    他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将手收回去,转身对单彻开口说道。

    单彻皱了皱眉,走到了我身边,一把将我抱住,看着樊世杰轻声说。

    “不借。”

    语气坚决,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樊世杰脸色有些犯难,他看了看我,又开口。

    “是关于温心的事,我就说两句。”

    听他这么一说,我心中才明白了,怪不得他怎么突然有些紧张了呢。

    我抬头看了看单彻,不知道他会有什么举动,他盯着樊世杰,一字一句地说。

    “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当我不存在就行。”

    他冷冷地说了这么一句,樊世杰看着他,也没办法。

    “单彻,你还真是睡一觉就翻脸不认人,昨天晚上我们怎么说的,以后也算是兄弟了不是吗?”

    他一急,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什么?昨天晚上?难道他们两个之间还有什么?

    我揣摩着樊世杰话中的意思,更是诧异好奇。

    “既然把我当兄弟,那应该也不会顾及我吧,有什么话就直说。”

    单彻的态度依然坚决,樊世杰看着他,有些无奈了,停顿了几秒又看向我。

    “昨天温心怎么了?她为什么哭?”

    原来,他想问的是这个。

    我笑了笑,轻声说。

    “她为什么哭你还不知道吗?你欺负了人家还不想负责吗?”

    听我这么说,樊世杰的脸色变了变。

    “你都知道了?那天…我就是喝多了,我跟她道歉了啊,没想到她还一直生气。”

    “那是人家的初吻你知道吗?”

    我白了他一眼,轻声说了这么一句。

    樊世杰不说话了,看着我沉默了,我叹了口气,余光看到温心已经从帐篷里出来了,连忙又低声说了一句。

    “反正不管怎么样,你得对人家负责吧?”

    说完之后,不等他回答,我就拉着单彻往温心那边走了。

    温心迷迷糊糊的,我伸手将手中的湿纸巾递给了她,她接过去,冲我笑了笑。

    于然孟凡还有吴雨涵都在火堆那边,我们都准备的差不多了,就过去,随便吃了几口东西。

    太阳已经露头了,天色也更亮了一些,我们搭帐篷的地方,是一块较为平缓的平地,而看日出最好的视野需要我们登上山尖,我们一行人兴致勃勃,都纷纷上了那个山顶的小山丘,顿时,视野变得开阔起来。

    远方的太阳仿佛和我们同一地平线,散发的光亮就如同一层金纱,笼罩着整个世界,地面上的房屋显得格外渺小,所有的一切,都被这光包围住了。

    包括我们,那一刻,我们站在一起,看着太阳慢慢地冉冉升起,都没说话,周围很静,我们仿佛是再看一个生命的重生,谁都不敢贸然打断。

    就这样,我们站在五华山顶,亲眼目睹了日出的整个过程,樊世杰带了相机,他提议我们一起拍一张,作为留念。

    我们纷纷表示同意,等他把三脚架架好之后,我们都站在一起,准备拍照,单彻拉着我的手,紧紧地,我转头看着他,冲他笑了笑。

    可就在这时,我看到了吴雨涵,站到了单彻的另一边,我心中有些不悦,但还是没说什么。

    拍好照片之后,我们就回了搭帐篷的地方,如今登了山顶,露营一夜,还看了日出,五华山一游也算是到了尾声,等我们休息一下,把东西收拾好,就该下山了。

    不出意外的话,我们下了山之后在酒店那边吃顿饭,就可以返程了,今天晚上就能够到家。

    大家都很开心,樊世杰一直跟着温心,两个人总是吵吵闹闹的,虽然表面上不和谐,但却有着无形的甜蜜,我们大家心中都清楚,他们两个肯定对对方有好感,才会这样的。

    等我们又吃了点东西之后,就开始收帐篷,所有的东西弄好了之后,我们决定下山了。

    “下山的时候,大家都要注意安全,因为下上比上山要难,最有可能发生意外,我们就还沿着昨天我们爬上来的那条路,情况熟悉一些会好一点,不过有些路段也很陡峭,一定要注意。”

    临走之前,单彻吩咐大家,樊世杰也在旁边应和。

    “对,还有那些多余的东西,有的就可以丢下了,每人带一瓶水就够了,多余的我们就不要了,减轻负重。姑娘们都注意脚下的路,有困难大家一起协助。”

    其余的人都表示赞同,樊世杰在最前面,接着是于然,然后是我们三个,孟凡和单彻在后面。

    下山的时候,我们的速度并不快,因为有些地方确实陡峭,只能小心翼翼地来。

    我跟在于然身后,下了一个小坡,温心跟在我后面,也慢慢地下来。

    一路上,我们拉着手,相互帮助,也没什么意外发生,可是等过了半山腰,距离地面更近了的时候,我们遇到了一个陡峭的坡。

    这个地方,昨天我们上来的时候,就花费了不少的时间,如今下山,我看着那个坡度,心里就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

    樊世杰打头,他看了看山坡,将身上比较重的登山包先丢了下去,然后伸手握紧了旁边的植物。

    “你小心点。”

    我看着他,有些紧张,温心握着我的手,也不知不觉地抓紧了。

    樊世杰冲我们笑了笑,慢慢地下了坡,等他安全到了坡下的平地上的时候,我们也跟着松了口气。

    接着于然也学着樊世杰的方式,先把登山包丢了下去,然后也下去了。

    坡下有了两个男生,我自然也放心许多,我拉着植物,准备慢慢下去,一抬头,就看到了在最后的单彻已经走了过来,他看着我,眼神有些紧张。

    我冲他笑了笑,拽着坡体上的植物一点点朝下,脚下虽然滑了一下,但还是没有摔倒,一点一点地到了坡底。

    单彻看着我,显然松了口气。

    接着是温心,然后是吴雨涵。

    我低头,看着自己裤子上有些灰尘,弯下腰就去拍,可刚弯下腰,就听到了一声尖锐的叫声。

    “啊!”

    我连忙抬头,看到吴雨涵整个人从山坡上滑了下来,那一刻,我的心都揪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